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樣的議會不要也罷

2016/7/31 — 0:06

陳浩天(朝雲攝)

陳浩天(朝雲攝)

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正式一如所料被取消參選資格,這是赤裸的政治篩選,開啟了政權以政見為參選立法會設限的第一幕,也為以往可以聊以自慰的「有限度民主」劃上句號。

香港的議會制度設計,本來就充滿不公和箝制:半數的議席由功能組別組成、議員提出法案需經分組點票、議員不能提出涉及政制和公共開支的法案、行政長官有最終否決權等等等等,都是為了壓制反對派、局限他們在立法會所能行使的權力。

盡管如此,以往我們還可以說,香港擁有某程度的民主,因為不管港府和中共有多不悅,只要獲得足夠人民授權,至少在立法會議事堂內,誰都可以各舒己見暢所欲言。

廣告

直到今天為止。

政府宣稱鼓吹港獨違反《基本法》,因此鼓吹或推動港獨的人士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責。

廣告

基本法是憲政文件,規範對象是特區政府,陳浩天到底犯了哪條法律,足以被剝奪參選資格?不知道。鼓吹港獨違反基本法,是誰說了算?不知道。基本法也保障市民的參選權和言論自由,為何基本法的第一條會比其他條文有凌駕性?不知道。

權在我手,我說是就是,這就是政府的態度。只要我認為誰不應/不能/不准進入立法會,誰就連被選舉的資格都沒有。今天可以是港獨,明天可以是本土、自決、結束一黨專政,甚至同志平權、廢除標準工時,或者說ABC,也會違反基本法。

梁振英治下,立法會已經逐步向著橡皮圖章的方向沉淪,政府只要數算著夠票就會硬通過,不商討、不妥協,建制派攏斷議會主席位置,肆意演釋議事規則,反對派連拉布的空間也愈收愈窄。而今天當政權可以隨意篩選阻撓某政見人士參與選舉,這種「有限度民主」,存在價值還剩下多少?

這樣的議會不要也罷。

而當理應可以吸納不同政見光譜,讓其走入建制參與協商的議會制度崩潰,接下來即使玉石俱焚,也是當權者自作的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