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教育、公民教育與維持一國兩制

2017/5/8 — 15: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吳壁堅(通識老師)】

不少人、尤其是建制陣營往往會將通識教育科視為鼓動學生反中亂港的核心所以不少建制中人也認為通識教育科應該徹底修改、甚或取消,又提出將通識教育科變為選修科等等。筆者雖然任教於傳統愛國學校,也是教聯會的一份子,但也絕不認同應當將通識教育科取消或取締其必修地位。事實上,若通識教育施行得宜、課程恰當,不單能增進學生的識見與視野,也對一國兩制的實踐有著積極的意義。

驟眼看,通識教育與公民教育當然有關係,但似乎與一國兩制風馬牛不相及。但是,筆者認為只要能做好通識教育與公民教育,對一國兩制的施行也是大有益處。中央政策組委託中大亞太研究所進行一項研究,以了解香港九十後的公民價值及參與,並於2016年2月公佈研究結果。研究其中一項焦點是受訪者對通識教育科的意見,結果顯示,無論是焦點小組的訪談、或是深度訪談,受訪者均認為通識教育科對其政治立場只有極少的影響。一直以來我們認為通識教育科對學生政治立場的影響,往往是建基於個人觀感、公開試題偏重政治、或是時間上的契合(不少民調指出香港人對中國身分認同的下降是在2008年尾開始,然後急劇下降,而通識教育科作為必修科是在2009年開始),卻沒有實證研究以證明兩者的關係。現在既有研究顯示通識與學生政治立場並無密切的關係,也請所有人、包括泛民與建制不要再將通識教育科扣上政治的帽子。

廣告

通識教育科的宗旨,在課程指引上也清楚列明,是要學生成為有識見的公民。通識教育對公民教育的重要性,筆者也不需多說,這是任教通識科老師的共識。反面筆者希望帶出另一重要的話題,是通識教育對香港的發展、尤其是一國兩制的重要性。相信不少建制中人看到這句,已經不是味兒,明明他們認為通識教育正正就是導致學生出現反國教、佔中、港獨出現的原因,但筆者竟然反過來說這科能令一國兩制更能維持,究竟是何道理?試想想,學生對香港、中國的認識與了解,只會從通識教育科這個單一渠道獲得嗎?顯然不是,中大亞太研究所的研究也指出網絡媒體與傳統大眾媒體是他們接觸資訊的主要渠道。眾所周知,網絡媒體往往充斥負面的言論,而能夠上電視新聞的也往往絕少是好人好事,所以在筆者的經驗裡,當學生在通識堂討論有關中國的議題時,一般都已有既定的立場。若沒有適當的疏解與討論,這種負面觀感可能會愈來愈大。

通識教育科在這個議題上正正是一個竹十分好的平台,讓學生在課堂裡加以討論和分析。作為專業的教師,我們會將不同議題的正反兩面讓學生了解,學生就所知所學加以分析與討論,建立一己的見解,老師亦可在課堂中分析學生的見解是否合乎邏輯、是否建基於證據與事實。試想想,若沒有通識教育科這個平台,學生如何能均衡地獲取不同資訊?如何進行深入的分析與討論?老師又如何從中了解學生的觀點,並加以疏解與補充?單靠傳統課堂或週會等學習場景,實在難以處理上述的問題。有時學生對中國負面觀感的形成、又或者學生對於政府的不滿,很大程度上是因網上單一角度的訊息而來,而通識教育科正正給予學生多角度思考的機會,若學生認識多了,了解政府多了,了解國情多了,就算對中國或香港政府所作所為有不滿或覺得有問題,也是基於理性的分析而來,最後自然會導入解決方法這個建設性方向,而非只是情緒的宣洩和不理性的反抗。正如我們對劉曉波事件的討論,當然有人會將之引導至反中的渲洩上,但同樣可以引導至改善中國法制與民主的積極意義上。若沒有這個平台的討論,學生自然會以其他的方式反映其不滿,更多的佔中、反國教的事件會接踵而來。所以,通識教育對疏解學生的思路也是有積極作用。社會穩定了、對中國的理解加深了,一國兩制的維持也就更加容易實踐。

廣告

當然,全香港有幾千個通識科教師,會不會有鼓吹港獨、反對國教的,筆者不敢說。但是,這不是通識教育這個平台本身的問題,是使用的問題。相信教育局如果能在教材上、教師培訓上或課程優化上能做更多的工夫,這個平台會對香港、對中國更有積極的貢獻。我深信,通識教育作為必修科,地位是不能置疑的。

 

作者個人簡介: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香港電台「通識網」專欄作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