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儂牆瑣記

2019/7/19 — 17:42

青衣連儂牆。相片由作者提供

青衣連儂牆。相片由作者提供

之前一直覺得連儂牆只是「自 high」和「圍爐」,不過昨日在青衣連儂牆的見聞,改變了我的看法。

我不是青衣街坊,昨午去辦點事後,隨人潮由「青衣城 2」走向地鐵站,準備離開。沒想到一出商場,眼前便赫然出現長長的連儂牆。

廣告

這連儂牆或應稱作連儂橋,因它本來是一條行人過路橋,橋身很窄,又位於巨型行車天橋之下,所以燈光頗昏暗。但此橋處於居民必經之路的旁邊,所以很多剛放工回家的人都在橋口佇足觀看。

各種顏色的 memo 紙,一直伸延至橋的盡頭,但盡頭處沒光,暗黑如夜,人們便聚在近地鐵一邊較光亮處「八卦」。我沿著橋走,仔細讀著 memo 留言和各式 A4 size 創意文宣,這時一位在講手機的中年女子從我身旁走過,剛好被我「偷聽」到她說:「原來整斷警察手指果個學生,係畀人挖眼先咁做㗎……」

廣告

看來,女子剛從牆上看到著名的挖眼咬指照片,於是急不及待把「發現」告訴老友。

這一小事,令我頓生覺悟。「新城市大混戰」那天,杜姓大學畢業生被警員挖眼,出於自衛才咬斷對方(送進嘴巴的)手指;這事對我來說不是「新聞」,這是因為我經常泡在臉書,很快接收到這則訊息。然而,很多香港人忙於返工湊仔,根本沒時間「重組案情」。

他們可能在吃飯和睡前從主流媒體隱約得知「有被捕者咬斷警員手指」,卻並不知道咬斷指的前因。社區連儂牆遍地開花,正好方便人們隨時接收「事情另一面」的資訊。

連儂牆不止是種安慰,實在也是重要的社區資訊樁腳。

早上醒來,聽到大埔「連儂隧道」半夜被數百人破壞的新聞。相信不少人因此而感到憤怒心痛。但我認為大可不必。

因為連儂牆的本質就是 temporary (臨時的):它會不斷被覆蓋,有時會被人惡意撕毁,最後還很可能徹底消失於世上。大埔「連儂隧道」被惡意搗亂後,只需再「重建」和「覆蓋」便可。除非礙著指示路牌,我認為根本不用鏟走對家貼的東西,至於「壽終正寢」四個大字,在前面加上「林鄭」二字,也很不錯。

我明白,負責建設「連儂隧道」的朋友或會覺得一番心血被人搞砸,十分憤怒,而且對家貼的東西品味低劣、美感全無。但連儂牆本身,是沒有固定外表的,它的每一層,都是歷史的反映(而歷史充滿 evil thing)。如果我們相信「反送中」才是主流民意,對家貼文很快便會被「淹沒」得一乾二淨,又何必執著於「連儂隧道」一時一刻的「難看」?

回看全球第一幅連儂牆(位於捷克首都布拉格)歷史,比我們經歷的慘多了。那是「人民偷偷的畫」與「共產政權張掦的遮」的不斷循環。但捷克人民沒放棄,最終得勝。我們實在不用因一晚的破壞而耿耿於懷。

再者,「連儂隧道」大搗亂還有好的「作用」。一場如此有組織、有預謀、有錢收的大搗亂行動,正好讓全香港人看清楚:「撐送中」人士背後是有某國勢力在干預,他們是挾「中」自重呀。

公道自在人心,示威者何曾有冷氣巴接送貼 memo?有眼見,全是身水身汗自己行過去, 個別的寫、個別的貼,展現個人的自由意志,而非「收錢做嘢」的集體機械行為。

我甚至有點期望,這幾晚繼續出現類似的有組織連儂牆大搗亂,這樣,本周日的「7.21 民陣大遊行」肯定可以上破三百萬,Telegram 文宣組也可省回很多力。

作者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