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

2017/2/28 — 17:50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25/2 兆基創意書院 《夾邊溝祭事》首映

「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

***

筆者最初在《南方周末》認識何謂夾邊溝。淪為右派的知識份子,被遣往極北的僻壤勞改。時值大躍進,中共無視現實,向各地超額徵糧,偽造豐收假象。糧食短缺,一般人都性命難保,遑論「次等人種」的死活,右派集體餓死。

廣告

猶記得慘例,是他們實在太餓,飢不擇食,忍不住吃無法消化的植物,積在肚腸,無法排便,極盡痛苦地便秘而死。即使挨到得救,還有不少人因久餓暴食,身體受不住撐死。

現在到《南方周末》搜尋「夹边沟」,還會見一系列報道標題,但按進去便是 404,十九被刪除。

廣告

文革時河南潰壩,同屬此例。最初也是從南方報系,知悉真相未明,後來文章都失去蹤影。官方容許說的,只有抗日時花園口決堤,大書蔣介石害死幾多百姓;自家所殺的人,就刪竄掩埋。

但艾曉明執意要挖出來--人骨曝於荒野,根本尚未掩埋。歷史未得公道,焉能蓋棺定論。

《夾邊溝祭事》全片逾六小時。但首映滿座,筆者與十多人一起排隊,良久才等到最前的座位,看到第四節「搶救人命」。

坐在前排看得頸作痛,但全不覺悶。逝者之痛,靠倖存者的生命保存下來,見證留下陣陣餘哀。

片中胡繼繩說:「權力只對權力的來源負責」,在批鬥的恐怖統治下,官僚只敢遵行上意,繳糧自保,犧牲別人。

夾邊溝只是大災難慘烈的縮影。其中一名幹部說,只計酒泉張掖,餓死者已逾七萬,上司要他下調,只好改成三萬。

另一倖存者回過當地,發覺一些右派仍留下工作,就是為罹難者編寫名冊,揑造他們的死亡理由,「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

人命不應化作數字,不應輕率比較。但人骨是殘酷的控訴,控訴著大地另一邊廂,有著如二二八般淒慘,卻為禍更烈,遺害更久的劫難,他們的幽靈仍在中國徘徊。

他們死前的悲慟,必定比共產主義更久,也更難撫平。

無論是夾邊溝,還是二二八,歷史昭昭俱在,若人民被排拒在政治之外,真的會成為魚肉和草芥。

當然,投誠者不在其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