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番廢黜議員 集會人數黯然

2017/7/24 — 21:04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14/7 連番廢黜議員,集會人數黯然

吳靄儀:阻止 DQ 嘅方法,就係佢地再競選嘅時候投票畀佢地,係咁!

韓連山要求總辭,不滿不得發言,朱凱廸攜大聲公繼續集會

廣告

* * *

七月十四日,DQ 2 頓成 DQ 6,民主派臨時於公廣外集會,名義上屬非法。警察循例宣讀警告,但沒誰理會。

廣告

惟時值萬馬齊瘖,與港視抗爭相較,即可見落差之巨。別說昔年公廣開放,依然包圍政總,人滿為患;刻下災難愈大,但人心愈困,約五百支持者,在放工後趕至,盡是熟絡的有心人。

* * *

吳靄儀勸告民眾,不要再以為法律站在港人這邊。

「以為法律企喺我地依邊,我覺得唔正確。因為人大釋法已經掌握左法令,法庭只可以實行。」

「希望喺民間。如果每 DQ 一個議員,都有雙倍票數送返佢入議會,咁 DQ 嚟做咩?咁我地咪贏!如果人民唔支持佢地,我地就冇希望。」

「部分人唔關心梁游上訴終院,剩係關心四個議員--咪全錯囉。當議會同選民受侵犯,都應該反對。唔鍾意梁游就唔睬佢地,由得佢地 DQ;鍾意四個議員先幫佢地,咁樣講唔通。」

「DQ 議員冇反應;一地兩檢冇反應,都唔維護自己,點解人地唔長驅直入呢?阻止 DQ 嘅方法,就係佢地再競選嘅時候投票畀佢地,係咁!」

「你繼續無奈,就繼續唔會有民主。」

 

* * *

集會時韓連山一直爭取發言未果。台上議員吶喊之際,他則與少數民眾呼叫「總辭!」

他批評民主派只讓程翔、吳靄儀等上台,厚此薄彼,並不公道。正式集會後,朱凱廸拿大聲公落場,讓各方市民發言,韓連山等力主總辭。茲略陳正反意見。

* * *

支持總辭:

泛民面對 DQ 困境一事無成,不想辭職,只是戀棧權位和錢。

傳統議會路線已失效,無論留下與否,惡法終究都會通過。

總辭是打破困局的唯一辦法,反觀泛民根本無其他出路,反對總辭者須提出更好對策。

總辭非為補選鋪路,而是要震撼社會,喚醒市民。辭職後各議員將每日落區,號召市民抗爭。

* * *

保留/反對總辭:

在現行選舉制度下,總辭後即使積極補選,也會喪失大量議席。

放棄議會將重蹈臨立會覆轍,建制輕鬆通過一切惡法,予取予攜。

總辭相當於焦土,未能確定成效,但肯定代價極大,不宜輕舉妄動。

現時民主派的議席,加上陳沛然、鄭松泰(24 席),仍可阻止政府的政改方案。

澳門民主派形格勢禁,在議會僅有極少議席。但不見得澳門人民因此更加積極。建制的壟斷只會加強惡性循環,政權愈來愈強,反抗愈來愈弱。

議會路線牽涉眾多層面,包括政策研究、地區資源和選舉運動等。如橫額、辦事處、回應傳媒、質詢政府和席上演說,它們都是門檻最低,最能入屋,吸納民眾的民主運動,難輕言放棄,背後未必出於私利。

民心凋敝的根本原因,是傘運過後,人民心底都明白,即使再有機會搞到傘運咁,搞到旺角咁,都改變不到政權,因而失去希望和動力。在此大環境下,即使總辭也扭轉不到癥結,人民不會因總辭就能重拾熱誠。

民主派真正欠缺的,是團結各派的理念,沒有統一的理念鼓動民眾怎樣行動。現時理念百花齊放,但互不服氣。應先求共享的目標,才能找到手段付諸實踐。

(最後兩點主要來自朱凱廸)

* * *

後記

經過當晚集會,筆者覺得我們最大的缺失,是忘記效法傘運,只要有人願意拿大聲公下來,讓大家各抒己見,即使談不上什麼遠大目標,起碼能夠消弭猜疑。

但必須留意,當晚論壇相較傘運,仍有進步之處。傘運中不少論壇自成一國,很容易變得近朱者赤,別派發言恍若「踢館」,往往遭到「圍屌」,從此言論傾向同質,少眾或不敢揚聲,或另投別處,那就失卻論壇的意義。

好的論壇須有好的主持,有公信力地予人安心,即使提出異見亦可保無虞,方敢暢所欲言。儘管朱凱廸也有立場,對總辭有保留,但他盡責地排解紛爭,避免任何一方受圍攻而失語。

我們往往因敵意和定見,少有動力接觸對方觀點。公正的論壇能讓大家面對面直言,減少不必要的攻訐。

儘管筆者對總辭也甚遲疑,但聽過支持者發言,便知他們絕不是「鬼」,也別無其他機心,當中不少還是老泛民。

他們的激進是出於憤慨,深憤政權打壓而大眾無奈,覺得苦無出路,才會想望置諸死地而後生。

暫時到此為止,愚見與區家麟等多數無異。然而若 DQ 繼續,超過十名議員被罷黜,總辭不總辭,又有何分別?

找不到出路,是我們的共同責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