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6/26 - 20:37

連登仔女集氣,巡遊全港領事館反送中

朝雲 攝

朝雲 攝

中學生感慨:盧偉聰係我哋師兄…

陳女士特地在口罩寫上號碼,以茲識別。

「警方話啲速龍冇位寫 number,我唔係好理解。所以喺口罩大大隻字寫上警員編號,依個係實驗結果。」

廣告

陳女士

陳女士

多名中六學生結伴參與遊行,其中兩位特地在背囊掛上選民登記的宣傳。

「警方嘅行為其實會惹嚟外國不滿。我哋希望國際更多人留意依件事,睇到香港政權漠視民意,推卸責任,支持香港人。」

他們解釋為何在背脊貼上呼籲。「可能有啲人覺得投票冇用,但我哋反而覺得做選民係基本。好多人漠視依個方法,所以我哋想提醒番。」

雨傘運動後各派分崩離析,搆恨挾怨。當年他們只是中二生,雖曾響應罷課但未曾投身,沒有身陷傾軋,反而目光更遠。

「唔好驚唔知有冇用,做得幾多乜都要做。雨傘運動係反抗嘅開始,得到第一次經驗。當時大家各持己見,未太識得點做。」

「而家我哋學習咗進步咗,意識到唔剩係一種方法推倒政權。要透過唔同方法,各自付出自己所長,結果會更有效。只要有咁嘅意識,就唔會係咁割席,話邊個啱邊個錯。」

其中一位學生交代姓盧。眾同學忍不住笑,筆者不知何故。他們解釋原委,原來不止同姓,盧偉聰和他們同校畢業。

這位先生澄清他手持的不是阿根廷國旗,而是耶路撒冷市旗,希望上主保佑香港一如眷顧聖城。

郝女士(左)和連登妹(右)曾學習日文和韓文,自行製作日韓雙語標語,向日韓兩國解釋港人訴求。

日文標語:「我們想守護香港自由,唔該你。」

韓文標語:「請救救香港人,反對送中。」

郝女士(左)和連登妹(右)

郝女士(左)和連登妹(右)

黃先生自製標語,欲提醒港人香港素有一定主權。「香港人唔清楚擁有依啲權利,而且值得保衛。」

黃先生

黃先生

陸錦城太太曾在 6.12 規勸警察收手,遭警察報復而廣為人知,她亦身在隊伍之列。

「依件事唔止喺香港嘅事,已經係一件國際事件,世界各國都應該參與。」

陸錦城(朝雲 攝)

陸錦城(朝雲 攝)

伍先生刻意穿上梁凌杰生前穿著的雨衣,希望代他陪港人繼續行未走完的路。

而在背景右方,數名葵青街坊「毒仔」、「AF」、Jemmy 則自製「香港病了」的標語。原來他們早於昨晚自發在社區開設街站,呼籲市民參與今早遊行、今晚集會。

伍先生

伍先生

壓軸的焦點可謂德國領事館。民眾俱欽佩德國領事館每周一字,抽水仗義。當領事館職員到場接信,群眾相率歡呼,臨時學用德文喊「多謝」。現場更有年輕人通曉德語,直接朗讀聲明。

阿柏負笈德國佛萊堡大學,修讀環境及地球科學。近至 6.12 她仍在澳洲當交換生,全因反送中運動在幾日前提早回港,隨即獻力報答家鄉。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有公民責任,面對咁不公義嘅條例,完全無視市民訴求,我都覺得好憤怒。政府要做嘅唔單止撤回咁簡單,警察嘅暴力都應該循法律追究。歸根究底一切嘅問題係冇民主制度。我哋要由下而上推動民主改革,香港人先可以唔再咁辛苦。」

「我知我哋有時會阻住其他人返工搵食。我希望其他香港人理解,我哋為嘅唔止係我哋。我哋都係想為下一代,想為依個城市努力。我哋愛依個城市,唔想依個城市受傷。」

「希望反對我哋嘅人明白 — 我哋唔出嚟唔等於社會唔亂,只係視而不見。令問題浮上水面更加重要,要香港政府同國際社會知道問題喺邊。」

圖中標語正由阿柏手寫,意即「撤回逃犯引渡條例修訂」。

遊行路線途徑梁凌杰的殉身之地,現場仍擺滿白花。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