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登動員.上】專訪「我要攬炒」真身:香港人未放棄,我們也不放棄

2019/7/19 — 13:00

反送中運動一直被認定為「無大台」、「無領袖」,常常有人會問,群眾如何發起行動?其中一個公認答案,是「連登討論區」。

雖然「連登仔」否認這點,並不時「曲線」稱,對這場運動有主要貢獻的論壇是「香港討論區」和「Baby Kingdom」(俱為立場較保守的網民聚集之地),但一連串的文宣、眾籌、G20 登報和各種行動,終令這個以往被認定屬於「毒 J」的論壇,浮上社會關注的層面。

他們發起的行動,頻頻讓香港市民嘖嘖稱奇:「原來連登仔咁勁」、「連登真係卧虎藏龍!」

廣告

7.7 九龍區反修例大遊行

7.7 九龍區反修例大遊行

廣告

連登效應甚至引起外媒關注。美國《時代》周刊日前選出 25 位最具影響力互聯網人物,其中包括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示威者。報道指出,示威者透過網絡平台,例如連登、Telegram,組織外國駐港領事館、包圍警總等行動。

當師奶、中年也上連登;行會成員說自己有上連登了解民情;陳方安生和泛民議員在電台節目感謝「連登仔」;日前有報道引述警方工會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面時,亦提到建議取締連登網站……連登早已在這場運動中,扮演重要且關鍵的角色。

究竟「連登仔」是怎樣做到的?作為一個網上討論區,連登為何及如何會在反送中運動中扮演吃重角色? 

要了解「連登仔」,必先知道誰是「連登仔」。要註冊連登賬號當然不難(只要有 ISP 電郵地址就可),但總有些「連登仔」較其他人更「出眾」。例如以「我要攬炒」為網名的帳號,就多次發起行動,引起網民一呼百應,更曾以「連登仔」(及港女)名義,於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

《立場新聞》訪問了 Finn(化名),連登「我要攬炒」帳號的真身。「從來都冇諗過自己行得咁前。」他坦言。

*   *   *

「攬炒巴」的誕生

連登巴打、絲打通常稱「我要攬炒」為「攬炒巴」。連登仔常常在他的帖子中,回覆電影《饑餓遊戲》中主角對白的 GIF 圖:「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意思很直接:攬炒。

Finn 說,6 月 9 日 103 萬人遊行後,政府卻回應將於 6 月 12 日如期進行《逃犯條例》修訂的二讀,令他覺得很無力。其後連登有人「拋磚」,提議要求各領事館取消官員及其親屬的外國護照,「當時個個都話好,但未有人肯 lead 這件事,既然如此,不如我試下去做。」

6 月 10 日清晨,逾百示威者由立法會被驅散至舊灣仔警署外,後被警察圍堵、搜身、攝錄後獲放行。當日早上近 7 時,「我要攬炒」第一次在連登出 post,題為「【招兵買馬】 召集所有未放棄既連登仔,認真分工,幫港共官員同建制派取消外國護照」,文中第一句是「今晚好多義士被捕,前途未卜。但係我地唔可以懷憂喪志,因為我地仍然有方法反勝。」

就這樣,6 月 11 日「我要攬炒」推出第一波行動,他們去信到英國、美國、澳洲政府、議會和前港督彭定康,要求褫奪一眾建制派和政府官員現有的外國護照及重發的機會,甚至凍結他們所有外地資產。Finn 說行動目標清晰,他要動搖部份容易改變立場的建制派,在 6 月 12 日的二讀中,投下反對票。

他形容,香港政府有個很嚴重的問題,高官和他們的家人都有外國護照,即使任公職期間主動放棄外國國籍,離職後官員可以再申請。他們對香港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負責和考慮後果,「拍拍籮柚就走咗去,我想斷佢哋後路,令他們推送中條例時有顧忌。」帖文中,「我要攬炒」用紅色粗體寫道:「要幫香港政府高官同保皇黨一世共享大灣區榮耀。」

「當時我相信,這是一個突破的空間和機會。」Finn 回憶。

*   *   *

「攬炒巴 u are our hero」

「我要攬炒」刊於 6 月 11 日下午 4 時,題為「【突發】正式開火!第一批信已發出!我地香港人要幫政府官員、保皇黨取消外國護照!」的帖文,獲得近萬七個正評。有連登仔留言,「賣港賣得咁開心,抵啦」。對他們而言,「我要攬炒」的第一波攻勢似乎打開了缺口,終於有行動能切身影響高官、建制派議員的利益。

第一波攻勢後,「我要攬炒」陸續有新行動,例如就 612 警方清場行為涉嫌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去信國際組織、某幾波行動中針對狙擊鄭若驊、去信歐盟要求對香港實施武器禁運等。

每一波行動都在連登引起頗大的反應,帖文全都至少有七千個正評。「我要攬炒」因而成為了連登討論區的名人,不少連登仔對他「神咁拜」:

「100000% 相信並且支持攬炒巴及團隊」

「攬炒巴 u are our hero」

「MVP 攬抄巴 保重呀 唔推唔係人」

「巴打 我真係覺得你今次對個抗爭好重要」

「你嘅發文等同士氣,我必須推到你上置頂」

同一時間,也愈來愈多人對「攬炒巴」的真正身分感到好奇。除了展開各種針對高官、建制派的攻勢,「我要攬炒」又用「連登仔、港女」的名義在英國大報《 Financial Times》投稿,甚至起草《香港己亥宣言》的中文、英文、日文版本……不少人開始想像,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團隊,既懂法律條文,又懂各國語言?

「我要攬炒」製圖

「我要攬炒」製圖

團隊如何運作

連登的帖文中,「我要攬炒」的行文、語氣,看起來熱烈激昂,但在電話訪問中,話筒另一端的 Finn 是一把沉穩的聲音。他告訴記者,「我要攬炒」是一群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當中有不同專業人士。出於保護團隊成員的考慮,他沒公開更多成員背景。當日申請「我要攬炒」帳號後,Finn 首先「招兵買馬」,廣納人才,負責法律條文、起底、撰文。攬炒巴指,當時有 200 至 300 人申請加入,「第一次開 post,睡醒的時候已經推爆了post。」他慢慢和申請者在 telegram 聊天,合適的就將他加入群組,逐漸形成了一個團隊。

Finn 透露,行動內容大部份來自他的構想,「你當六成是我想出來,其餘是他們想的。」大家有想法的時候,就拋出來,討論「咁樣可唔可以做」。他表示,大家可以將「我要攬炒」視為眾團隊成員的集體意志,例如雖然很多連登仔不明白為何行動多次針對鄭若驊,但團隊成員都同意律政司司長有權力撤控,是事件中是非常關鍵的人物,所以他們決定絕對要向鄭若驊施壓。

Finn 眼中,「我要攬炒」至今最有力的一波攻勢,是第二波去信聯合國,要求他們徹查警方在 6 月 12 日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行為。他形容,團隊一致不想再見到有人像 6.12 衝突般被布袋彈、橡膠子彈、催淚彈射、被警棍毆,由於認為警權是過大的,大家當下立刻認為「要做啲嘢阻止」。因此「我要攬炒」馬上寫信去聯合國、國際特赦組織等,甚至其他國家,希望透過國際輿論壓力,介入事件。

國際特赦組織約一星期後發表報告,證實香港警察當日行動違反國際人權法。Finn 指,雖然國際特赦組織沒直接回覆他們,但從其發表的報告格式和內容來看,與他們所撰寫的信件幾乎一模一樣。他視此為「我要攬炒」最大的成就。

「當時有 team 人研究法律,不只普通法,還會看國際文件,甚至其他不同國家的法例。他們會從中組織理據,再撰寫信件。」寫好的信件就會在內部群組中互傳,刪減和修改。同時,有成員負責蒐集資料,收集新聞直播的片段和照片,有用的就放上群組,讓寫信的人使用。最後他們又邀請所有連登仔一同廣傳信件和去信國際組織,全民參與,加大行動的影響力。

至今發起共八波的攻勢,其實是 Finn 本人的意料之外,「我本身諗住做一兩波就算。」他笑笑。攻勢持續,一來因為反應超出預期,團隊都沒想到迴響如此大。另一方面,香港的情況至今仍未告一段落,他直言自己多次想過不再發起新行動,其中一次在 6.21(第一次圍警總)的時候,他覺得「好攰喇,應該 OK 啦掛。」但隔數日後又發覺「好似唔係幾對路喎,仲未完咁嘅。」到 6.27、6.28,他再萌生結束的念頭,但香港政局仍膠著,他只得再放棄此想法。

事到如今,Finn 已不再有計劃會何時完結他的工作,「香港人未放棄的話,我哋都唔會放棄!」

安全要緊 謹慎行事

樹大自然招風。連登不時有巴絲打出 post,叫「我要攬炒」定時上水、報平安。他們擔心「我要攬炒」正在做的事,隨時會招致被拘捕和綁架。Finn 表示,即使團隊所做的只是查證高官的護照和國藉,實際上理應合法,但難保政府會找不同理由作控告,就如同 6.12 前被捕的 Telegram 公海群組管理員。

Finn 透露,團隊中有海外成員甚至會擔心「可能返唔到香港,返香港可能會被人拉。」而他本人,6月初甚麼都未做,連登都未出名,所以當時感覺仍安全。但當他作出了第一波網上攻勢,就開始變得非常謹慎,「現時很 high risk,security 會是群組中的 top priority。」

記者和 Finn 聯絡,通訊是用 Telegram 的「secret chat」功能,訊息會進行點對點加密,不需要經中央 server。用戶可以設定訊息閱讀時限(self-destruct timer),逾時後訊息就會自動消失。聯絡上 Finn 之初,他將對話的閱讀時限設定為 30 秒,到確實記者身份後,才將時限延長到一星期;他又給記者一個電郵地址作聯絡,似乎是一個 6 月 9 日後才開的電郵帳號。

至今 Finn 雖然未遇過警方查問,但有遇過奇怪的事,例如有新開的連登帳號,叫「我要攬炒」聯絡他們的 Facebook page,而那個 page 只有 4 個 like。他說,當下感覺覺得是想「trap 我哋」,就算對方未必懷有惡意,但他遇到可疑的事,都選擇一律不回應。

Finn 亦怕「我要攬炒」團隊有內鬼,所以不活躍的群組成員,他會直接移除和封鎖。即使過去出過力,其後不再活躍的成員,團隊都會先移除,到對方可再幫手,才重新將成員加入群組。而一起共事的團隊成員,隨著合作時間逾長,都更清楚互相的背景,但大家都有共識:「即使信大家,都儘量不要講太多自己的身份細節。」 

忍耐後 大反撲

現時「我要攬炒」專注就《中英聯合聲明》眾籌在英國登報的行動上。他們在 7 月 12 日晚發起眾籌,用 12 小時就成功籌得 300 萬,完成眾籌目標。Finn 說,這個行動完全跳出自己 comfort zone — 因為他不懂眾籌,也不懂登報流程細節。過程他感到很大壓力、非常辛苦,但他所想的是,如果今次不嘗試更多,可能以後都再無機會將《中英聯合聲明》的討論,帶返國際舞台。

「其實坦白講,依家機會都好渺茫,但以前可能是 0.1%,依家去到 1%,個可能性都係 10 倍增長,咁咪試吓做囉。反正過去一個月,個個人都係:『唔知啊,做到幾多都盡做嫁啦。』所以就豁出去試試。」

Finn 回想,由 2009 年國民教育爭議(當年政府推行「薪火相傳國民教育平台」),到 2014 年傘運,2016 年 DQ 梁天琦、褫奪游蕙禎等人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到去年取締香港民族黨,「香港人都忍咗咁多年…其實真係好離譜,忍咗咁耐啦,才會一下子爆發出來。」

多日來,建制派陣營為阻撓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出盡方法。圖為梁頌恆、游蕙禎。

多日來,建制派陣營為阻撓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出盡方法。圖為梁頌恆、游蕙禎。

他形容,雨傘運動時自己曾感到很有希望,到後期大家都放棄、氣餒,他仍會出去金鐘坐坐,「我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太願意放棄的人。」之後有段時間他覺得香港已是一潭死水,現在他反覺得香港好像有希望,多了一些可能性。他「找到位置可以和全香港一齊大反撲,想大家一同做好件事。」

也有朋友問他,為何要如此上心?他回答,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可能我係一個死唔認輸嘅人。」Finn 有預感,這場抗爭是香港唯一的希望,「幫到香港幾多咪幾多,如果唔幫香港嘅,其實香港真係玩完。」

留名待續

「連登仔」當然不止「我要攬炒」一個。

大眾對連登的疑問,還有許多:為甚麼「連登仔」會透過「連登討論區」這個平台發起眾多行動?這個討論區又安全嗎?透過網絡平台動員和發起行動有㢢處嗎?當大家形容這場運動不斷進化,「連登討論區」又如何回應這些變化?「連登動員」專題下篇,我們嘗試繼續從多名「連登仔」口中,探討這些問題。

請各位留名追 post,稍後觀看。

 

實習記者/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