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登動員.下】不分化不割席 連登巴絲做到嗎?

2019/8/23 — 14:43

「不分化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這兩句口號,稱得上這場運動中的最大天條。這個共識代表著,抗爭中他人可能在過程做出你不認同的事情,但大家仍會本著同一陣線的信條,不譴責、不割席、不篤灰,勇武與和理非互相配合,將矛頭一致地指向政權。

在連登,有連登仔誇張地形容「放核彈都唔割!」,也有人笑稱「錫春袋都唔割」。總而言之,他們說,無論手足做任何事,也要秉持這場運動「不割席」的大原則。(「錫春袋」一說源於在連登討論區,一名回覆帖文的連登仔錯把「大大力踢人春袋」打成「大大力錫人春袋」。)

是次運動沒有大台,只有平台。但在網上討論區這個平台上,大家一人一個帳號,不公開的帳號身份讓人發言時無後顧之憂;回覆留言也不一定要直接回應帖文,可以只是純粹的情緒發洩、一大堆粗口,也可以只貼出一個「腦魔」、「連登豬」的 icon。再不然,更多人只偷偷地留下一個正、負評,作為一種在連登討論區上的表態。

廣告

既然留言如此自由,那麼面對這場運動中行動的分歧,連登仔如何嘗試做到「不分化、不割席」?《立場新聞》記者透過訪問多名「連登仔」,及整理討論區的帖文內容,呈現連登仔如何開始投身這場運動,後續又怎樣進行討論、批評和檢討。所謂「不分化、不割席」的規條和風氣,過去數月在「連登」平台中,又有何變化呢?

2019年5月30日,網上討論區連登於九龍灣擺設街站,呼籲市民反送中

2019年5月30日,網上討論區連登於九龍灣擺設街站,呼籲市民反送中

廣告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引用連登仔很喜歡使用的截圖,《機動戰士 Z 高達》中主角阿寶說了一句「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早在反送中運動之初,連登已有各類帖文,例如 5 月 30 日,就有連登仔以「6 月 9 號前回顧雨傘運動嘅敗筆」為題開 post,呼籲大家回顧傘運的失敗,別重蹈覆轍,不要輕易被五毛帶風向、不要互相指責,「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的宗旨也應運而生。

五年前,傘運佔領的 79 天期間,前線行動派與大台、泛民分歧日益漸大,在應否佔領龍和道、「衝與唔衝」、如何退場等的事件上,爭持不下。前者稱要「拆大台」、後者認為行動要「和平、理性、非暴力」。當時仍然為主流的網上討論區「高登」,網友互相標籤「熱狗」、「左膠」。當中的指責有抗爭者真心的不滿,也有些是打手、五毛的煽動和分化。

傘運最終以清場作結,「我要真普選」的訴求無法實現。傘運後 5 年,整個香港進入社運低潮,泛民、本土互不相干,政治光譜變得四散。

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We Connect 大和解

直到這場「反送中」風波,連登仔不時「稱讚」林鄭月娥,終於兌現 2017 年競選特首時的口號「同行 We-Connect」,成功團結港人。回顧這場運動之初,先和連登仔connect的,是一眾泛民議員。

將時間回轉到 4 月中,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進行首次會議,由最資深議員、即民主黨涂謹申,主持會議。召開兩次會議後,由於仍未選出主席,建制派不滿涂謹申主持手法,去信內會要求發出指引,改由建制派最資深議員石禮謙主持。但另一邊廂民主派堅持涂謹申為法定主持,並繼續召開會議《逃犯條例》修訂委員會逐鬧出「雙胞胎」風波。此時起,修例爭議終於浮上連登熱門頁面,有連登仔開 post,大讚「涂謹申今鋪真係玩得好掂」。5 月 11 日的泛民、建制同時開會,又有留言指「今日泛民好波呀」、「有生之年第一次見到泛民衝,今屆要含淚了」。

涂謹申

涂謹申

26 歲的阿平形容自己是資深連登仔,會員編號是 #1XXX,相當早期。他說自己是「波台手足」,平日較多留連在吹水台和成人台。關於《逃犯條例》修訂的議題,他稱,自己是直到 5 月涂謹申任委員會主席,才開始緊貼「反送中」的新聞。

據阿平的觀察,5 月起連登多了很多關於「反送中」的帖文,不少連登仔甚至湧入「時事台」以外的版面宣傳運動。他笑言,以前如有類似情況,「一定被人屌到仆街」,覺得很騷擾,但這次情況不同,在「成人台」宣傳「反送中」都不會有人怪責,「開始好多連登仔喺其他 post 過黎推 post,竟然冇被人屌,仲要大家幫手推,然後留言有好多正評。」

阿平說整件事「涂謹申搶做主席,玩到班建制派陀陀令」,他覺得很「爽皮」。以往他覺得「泛民好廢,尤其係民主黨,民陣廢,割席好戇尻,我都會屌『小麗老母』。」但這個時間他原諒泛民,他強調自己的原諒不是無緣無故,「而是泛民終於做到啲好嘢、識做咗、醒水咗。」

一些以往在連登被痛罵的泛民議員,例如在今屆立法會初期放棄主持選主席會議的梁耀忠、不時被嘲「關鍵缺席」的楊岳橋,這場運動之初的表現,都獲得認可。阿平認為,這種和解是基於「大家都願意合作做同一件事」。

5 月 11 日,立法會《逃犯條例》委員會,民主派與建制派議員爆發衝突。

5 月 11 日,立法會《逃犯條例》委員會,民主派與建制派議員爆發衝突。

而「大和解」不單在泛民議員身上發生。這場運動,連登還 connect 了一群「本來身份在連登是原罪」的人:港女、00 後、耶撚、泡菜、台灣人⋯⋯當連登發現一直批評的港女,原來不少都會在運動現場抗爭;一直被誤以為只會北上吃喝玩樂、玩抖音的00後,年輕的身影出現在抗爭現場;一直被稱不問世事、「離地」的基督徒,用「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方式參與運動。

在連登討論區,一直有人形容這場運動,好比《復仇者聯盟》的 end game,是香港的「終局之戰」,經歷過五年前的傘運,以及打後的社運氣氛低迷,很多連登仔認同香港人早已沒有割席、再輸的餘地。

撤與不撤 「去警總班人係咪傻 X 咗」

運動發展至六月中後期,都未見有重大分歧,直到 6.26 的晚上。在大阪G20峰會前夕,民陣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G20 Free Hong Kong集會」,有網民發起在集會後「三路攻頂」的行動,起初文宣似乎劍指地勢較高的禮賓府,但輾轉間行動卻變成包圍警總。深夜警方清場,最後有60名示威者在修頓球場外的位置被警方包圍,逐一被記錄身份證資料。

當晚連登討論區有很多帖文,批評「而家去警總果班人係咪傻 X 咗」、「完全唔知今晚做緊咩」。有人留言說這是警方的「陷阱」、有人質疑呼籲行動的梁頌恆、楊逸朗等人是「鬼」、有人不明白在清場期間,為何明知被包圍仍要送頭?

Sam 是當晚其中一位被警方抄牌的示威者。他說自己被防暴警察重重包圍,坐在修頓球場外才有時間用電話,一上連登,「就見到連登仔指責自己依班人『點解唔四散』、『點解咁蠢』」,他覺得受傷害、無被明白。

6 月 26 日,第二次包圍警總後,示威者於灣仔修頓球場外被圍堵

6 月 26 日,第二次包圍警總後,示威者於灣仔修頓球場外被圍堵

他說,為了獲得正評、帖文不要沉底,連登的言論「一直都講到好 mean」,他覺得對現場的人來說都是種傷害。因為這些言論背後,正是指責「在場的人係被煽動,佢哋唔識諗嘢。」他不明白這場運動中,大家互相依靠,為何「攻擊對方嘅時候可以咁狠毒?」

Sam 說,現場根本沒有時間看手機,更不用說在人多的時候,網絡速度完全不容許現場的人瀏覽連登。當現場的人上不到連登,他很自然地聯想到開 post 的人都是「嘆住冷氣、睇住個 Mon」的冷氣軍師,「無端端被告知『共識已達』,夠鐘散水喇」,他覺得很反感,因為抗爭現場其實還有很多示威者,「你唔係現場又咁多意見,明明現場又真係有人傾。」

連登上還經常有些策略性的帖文。Sam 舉例,當警方開始清場,示威者退到駱克道與分域街交界,當時示威者已經開始被包圍,肯定沒有時間看連登,事後他才看到連登有人鬧「警察都圍緊,點解仲唔四散?」,「連登仔不在現場,看不到『full picture』」,當時情況已經夠複雜,「前線鬧交、有人要匿埋、被包圍仲要搵路走。」

事後,因為氣憤,Sam 有兩、三天沒有再上連登。他也不知道,原來由 6 月 27 日清晨起,連登的帖文大多為他們平反,有連登仔未必同意這次行動,但他們提醒要「尊重現場決定」、「大家可以不同意,但記得不譴責!」,連登上有幅圖片,指出勇武、和理非、議員三方互不割席。

6.26 第二次圍警總,只是連登分歧的一例。事實上,其後的地鐵不合作運動、機場集會,8.18 遊行後留守金鐘等都同樣引起不少爭議。與 6.26 一樣,連登都會有帖文指責行動者蠢、「拖累整個運動」。但互相指責後,總有人放上「不分化、不割席」的大原則,開 post 希望大家停止內耗。

626包圍警總

626包圍警總

有連登仔相信,連登或是今場運動的群眾本身,有自己的「調整機制」。

阿平認為,當愈來愈多人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就會在帖文中留言,反過來指出指責人的用户的不是。他形容,甚至在達成共識後,有人會再另開帖文呼籲大家「千萬不要割席,佢哋點都要保手足。」他回想 7.1 衝擊立法會當日,連登的人態度是「我不認同你做的事,但你做甚麼我都會在背後支持你。」

抗爭者的矛盾可以憑「不分化不割席」的原則化解,但網絡打手的分化又可以如何提防呢?

黑色三毛警告

過去在連登,經常試過一夜間連登熱門頁面的內容全換,大量內容類近的帖文獲得異常多的正評,例如試過一夜間出現大量帖文,指「不應製作連儂牆」、「針對警察會失焦」等。有連登仔質疑,背後有大量打手帶風向、造輿論。

連登討論區的特色之一是其正負評系統 — 你同意這個 post、你覺得內容有用、過癮就可以正評;反之不喜歡就負評。在這場「無大台」的運動下,不少人同意應該做的事、舉辦的活動,可以透過正負評機制反映出來,促成事件的發生。

但同時,這個系統不具名,也不限表態次數,容易成為打手帶風向的方式。

這些帶風向的帖文,大多空有實質內容,多是互相指責,例如散播失敗主義、分化「和理非」和「勇武」,連登仔直指這正是共産黨「拉一派,打一派」的一貫手法。

現在當連登有人認為正有打手在帶風向、製造輿論時,有人會以「黑色三毛警告」作提示。過去也有不少巴打、絲打開 post,提示網民要有獨立思考,不要見到標題就輕輕留下正負評,也應多推具資訊性、有道理的帖文,避免回應疑為打手帶風向的帖文,因為這變相幫助推 post。

阿平認為,最重要是連登仔要開始培育一種思考能力,「大家懂得理性分析,去 judge 他人說得對不對,不會因人廢言」,「連登最可貴是當中的人都會思考發生甚麼事,不好的提議會屌柒佢,好直接,好的則會附和,大家推推推,慢慢凝造到共識。」

半個大台

運動發生至今,有人說連登這個平台在當中已經好比「半個大台」。

兩個多月以來,連登這個平台也出現很多變化。開發者「連尼住」6月中為提供一個更穩定的討論平台,停止連登中的所有廣告;部份重要的 post 解鎖 1001 的回覆上限;增加「P 牌」系統,辨識新註冊的帳户。

面對不少打手帶風向的問題,「連尼住」亦制訂不少措拖,例如 P 牌用户不可以正負評、又設立「不推文回覆」(你的留言不會讓該帖文推上最新版面)、所有的帖文在發表之初不會顯示正負評數量等。目的是希望不會再因正負評的數量,左右大家對帖文內容好壞、有用與否的判斷。

不少連登仔認為,連登這個平台正緊隨這場運動一同進化。而連登開發者不斷正視民意,改進這個平台,亦是為「德政」。

連登官方帳號「LIHKG」

連登官方帳號「LIHKG」

一場反送中運動,讓連登冒出頭來。樹大招風,不少人曾揚言要求取締連登討論區,連登仔既關注連登是否「頂得住」,這討論區的安全性也漸受關注。

連登討論區的帳號需透過 ISP 電郵註冊(ISP 涉及申請者的真實個人資料),只要掌握用户的 ISP 電郵,變相要「起底」和了解連登用户的真實身份非常容易。過往就曾有討論區按警方或法庭要求,交出用户的個人資料。

受訪的連登仔則普遍認為,連登仍是個安全的地方,也相信「連尼住」能企硬,不向警方交出用戶的 ISP 電郵資料。「佢哋好保護每一位手足,做好多嘢都保障到大家,保護大家唔好出事。」阿平說。

派膠到抗爭 「幾時有返歡樂的連登?」

過去兩個月,大眾見識到連登仔創意無限、卧虎藏龍的一面。有受訪的連登仔形容,創意其實大家一直都有,「只係現在大家將那份能量放在城市上,而連登、高登不嬲都有好多高人,你搵咩人都搵到。」以往風平浪靜,連登就是有空派下膠,改下圖、分享下潮文,直至踏入 6 月過後,所有連登仔的心神都放在香港現實的政局,吹水台版面討論的,搖身一變全都關乎政治和抗爭。

滂沱大雨下的 8.18 民陣遊行結束後,連登討論區有人發起「(無懼風雨 繼續抗爭)第一屆香港人巢皮腳大賽」,各自分享自己浸到變皺的腳掌,又有巴打做「找數真漢子」,到維園兌現裸跑的承諾,這些都反映連登在抗爭中不遺餘力,同時也懂得苦中作樂。

不過也有連登仔懷念以前玩膠的連登討論區,例如七月底便有人開 post,感慨「以前嘅連登真係好多歡樂」,獲得逾 2 千正評:

有巴打留言回應:「好掛住d 膠post,希望香港有成功既一日,大家一齊返黎玩膠。」

或許到有日抗爭成功,連登仔的心神才可以再輕輕鬆鬆「玩膠」。

 

文/實習記者 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