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犯法」與「執法」也搞錯的「一哥」

2018/1/7 — 21:59

朱經緯、盧偉聰

朱經緯、盧偉聰

混淆「執法」與「犯法」,這算是那一門子的「執法者」?香港竟然就有這樣水平的警隊一哥!警察聲望如江河日下,夫復何言!

必須搞清楚,他的同事,即是應該由他負責管理的下屬,不是因為「執法」而得到咁嘅結果。而是因為「犯法」才會得到咁嘅結果。

或者可以説,是因為在履行他們受薪的、受到社會授權的、得到社會交托的「執法」職務時「犯法」才會得到咁嘅結果。

廣告

一哥咁講,是否表示以後只要打著「執法」這個理由,便可以成為「犯法」的免死金牌?香港三萬名警務人員,每天當值的時候又有幾多不是隨時都在準備要履行「執法」的職責?似乎再沒有必要講「天職」這樣崇高了!警務人員是得到社會付出報酬去負責「執法」工作的,不是受薪去「犯法」的。

「面對壓力」不是犯法的理由。香港人有幾多個不是經常面對壓力?如果得到社會授權擁有合法武備的警務人員可以用「面對壓力」為濫用公權力、為「執法」時「犯法」、為作為「執法者」「知法犯法」開脫,香港市民豈不是很危險?

廣告

他們是因為「知法犯法」才會得到咁嘅結果。作為「執法者」的警務人員知法犯法,是不是應該罪加一等?

作為警隊一哥,是非不分,連甚麼是「執法」,甚麼是「犯法」也搞不清楚,還要包庇下屬?

有個別警務人員的行為及言論越來越過份,有部分警務人員組織及工會的態度越來越傲慢及不知所謂,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的水平的也可以做到一哥。

他的下屬「犯法」,他作為一哥是不是也應該承擔責任?

法庭一有判決,他便應該代表警隊向公眾道歉,並承諾加強管理,保證以後不會有同樣的事件發生。

他不代表警隊向公眾道歉,已經是有負眾望。這樣的反應,反而只會令警隊的管理更鬆馳,以後發生同類事件的可能性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

香港人及香港社會應該對此加倍戒心,作出充分的心理準備。

有這樣的一個一哥,標誌着香港警隊的沉淪,真是十分令人失望,也是香港社會的不幸,要感到難過的應該是香港人。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