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週日兩可投 投完再戰鬥

2016/9/1 — 14:51

首先要問:對民主派來說,這次選舉最重要的目標是什麼?保持三分一議席的否決權?這個目標,首先已經被泛民自己破壞了。泛民政黨之間,立場一樣,卻分裂成九流十家,互相競爭。更甚者,五六年來,面對政局丕變,束手無策,把重新整合陣營的機會,拱手相送排外極右。傘運之後,居然還停留在「重啟政改」的主張上,更幫助了排外極右吸票。總之,在混戰下,配票是配無可配。要得三分一議席,誰也沒有把握。它仍是目標,但已經不是很現實的目標了。

一可投,票投民主自決派

廣告

何況,香港自治保衛戰,戰場早已不限議會了,因為中共在過渡期早就暗渡陳倉,在枱底下組織黑暗力量,如今已到收割期。泛民即使保留否決權,阻擋到23條立法,實際上,卻仍然無法阻止中共用黑暗力量消滅港人自治,連政治上力壓排外極右也無能。周永勤退選,以及排外極右選情不錯,都是很好證據。

面對強敵,民主派群眾要票投新生力量,使相對主流泛民較願面對劇變的新生力量能夠浮上檯面。從傘運到這次選舉,暴露了泛民問題之餘,也促進了一個可以稱之為民主自決派的產生。《選民起義》(面書群組)昨日發表了政黨評分,乃根據各黨派在主要政經及環保綱領,及其實踐經驗而評。讀者不難從中發現,有四個政團高度相似:人力/社民連,朱凱迪,小麗民主教室和眾志,都不同程度主張民主自決。

廣告

仔細閱讀四個政團的政綱,可以了解到,他們的政治論述還有弱點。然而,至少他們對於大局變化比較敏感,知道民運要有新思維。同時,他們在勞工/環保/保育/社區等主張上,也偏向普羅大眾利益,值得支持。有人說,後三個經驗很淺。但他們即令有不足,可在以後的學習和發展中提高。議會中有這個新興力量,也可以刺激一下那些早已遲鈍的主流泛民。

至於人社聯盟,值得略談一下。陳偉業在聯合時曾表示,人力為中間偏左,意謂與社記立場差不多。其實蕭若元2008年曾寫一文《建立真正民主右派》,鮮明提出反對工會,因為工會「破壞了自由議價」。所以,在政治光譜上,人力從前是中間偏右,不是偏左。更早些,社民連三子創建組織時,更加混雜,難以分類。不過,再過幾年,原有組織一分為三,而人力一方面在極右攻擊下,另一方面,自己也經歷更多分裂,陳偉業淡出,氣勢轉弱,在這個情況下,也可能會被迫轉變立場。何況,人社聯盟,社記較強,或可拉住人力,不使其右轉。當然難言將來不會變,但一切都是相對的。相對於束手無策的主流泛民,人社聯盟至少表現出一點朝氣。

如果人社能與其餘三個政團早些結盟,齊心爭勝,而非互相競爭,效果會更好。這只好有待於選後了。

以上是一可投。

二可投,票投勞工泛民派

二可投,是票投有組織的勞工泛民派(organised labor pan-democrats)。

有謂民主派碎片化。這不過是香港人的普遍弱點的反映而已。高度的個人競爭,使組織化特難。傘運如何偉大,亦不能掩蓋一個重大弱點,就是高度非組織化,以致無法抵擋流氓熱狗拆大台。民主運動要成功,沒有普羅大眾的參與不行,沒有組織更不行。工黨(職工盟)和街工,其領導人在政治上不很合格,思維定格於二十年前,是重大的弱點。但民主派要懂得區分組織及其領導者,是有分別的。兩個勞工組織的成員和幹事,長期組織工會,幹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而又長遠來說非常重要的工作,這點亦不可不記。《選民起義》的評分也反映這點。民主自決派的政治分比勞工泛民派高,但後者在勞工政綱及實踐的分數,反過來也比前者高很多。

有些泛民現在也懂得叫「必要時罷工罷市罷課」,知道罷工的威力,然而,平時不努力組織工會,甚至如蕭若元公開與工會為敵,只知在危機時召喚工會罷工---你以為普羅大眾是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奴僕?要投,就票投有組織的勞工泛民,而不是從來都瞧不起勞工的上流中產泛民。

這是二可投。

上述兩大派,各有千秋。民主自決派在政治上較可取,卻無工會基礎;勞工泛民派有工會(不強但都有),卻缺乏政治識見。兩者將來如果互相學習,可以高度互補。但這又需要克服那種高度個人競爭的主流風氣。

《選民起義》的評分,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就是即使是排頭三位的政團,其實得分也只有滿分的一半,反映即使較好的政團,也有大不足。舊民運雖死,新民運卻未生,而強敵已加緊進攻。民主派群眾只能且戰且進,票投新生力量之後,立即預備更大的抗爭,並在抗爭中,力促健康力量的誕生。

 

(關於筆者其他論選舉文章,可參考《九月三不投》)

2016年9月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