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擊議會!世代革新!

2015/10/12 — 12:12

作者製圖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page)

作者製圖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page)

香港政壇生態並不健康,立法會議員平均年齡高達57歲,老化問題引人咎病,而本應對政治最有理想與熱情的年輕人,卻紛紛對議會政治失去信心,將熱血與激情拋灑在街頭運動之上,選民登記數目亦未如人意。老人政治的根本原因並非議員年紀老邁,而是在於身處議會因循守舊的在野勢力;參與不合作運動的議員寥寥可數,未能呈現新世代的反抗聲音。年輕人原寄望替社會未來把關的代議士,有著全面抵抗掌權者的決心,代儀士卻未有足夠抗爭意志,難免能人扼腕長嘆。新世代民主運動強調全面抵抗,抗爭到底,從運動中孕育出來的抗爭者,此刻只能團結自救。

活在追捧投機炒賣金融投資、消滅社區記憶和本土文化的國際大都會,本應追求「生活」的年輕人,當下也只能拼命找尋「生存」的空間。小圈子特首選舉和功能組別的不公不義,固然是年輕人面對工時過長、工資偏低以及上樓置業無了期等問題的根源。然而,年輕人不但難以信任掌權者,對立法會議員亦感無奈。早前泛民傳出與建制協議防止流會,傳統代議士在佔領落幕後的抗爭手法仍舊不變,拉布仍是主流禁忌避而不談。面對隱含區域融合的發展計劃,以及有利政治分贓的官僚體系撥款,議員只願口頭讉責和投下反對票,卻沒有更進取的反抗行徑,履行監督政府、議會抗爭之責。

議員在不民主議會裡的「假戲真做」、「儀式性反對」,只能成為穩固建制的共謀,無法撼動政權。傳統泛民代議士在議會內的保守,使年輕人對於議會政治完全失去信心。時至今天,香港25歲以下的登記選民,數字上不及51至60歲的選民的一半。即使代議政制無法徹底解決我們所面對的社會問題,但年輕人也不應離棄議會政治,而只留守街頭。反之,我們要透過更全面的參與革新議會,縱未能扭轉議會少數的劣勢,但至少嘗試把反抗運動導回正軌,實踐更進取的議會抗爭,從體制內爭取變革。

青年世代求變,竭力更新議會舊有思潮。大多政黨選擇「民主回歸」、以商議協調為主的保守路線,在人大落閘後仍寄望單靠重啟政改換來普選,我輩難以認同。新世代只能走進議會,在政壇掀出中港議程的最終底牌 —— 正視一國兩制在32年後大限將至,以「公投修憲自決前途」回應在2047年以後相繼失效的《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務求進取地回應中方壓迫,喚醒港人主體意識。

正如學聯的《雨傘運動一週年聲明》提及「港人有必要重新檢討基本法,港人命運自主,確立港人自治,透過全民公投自決前程」,可見學子主張不同於現存政黨,只因一國兩制保障香港民主自治的神話已經破滅,五十年後的香港會否淪為一國一制,引致司法獨立與港人治港消亡,至今無人知曉。粗略推算,若中英兩國在1982年開始討論1997年的主權移交,那香港將在2030年左右面對2047年一國兩制限期屆滿的問題,換言之港人只有15年時間作好準備,迎接跟中共在二次前途問題上的角力與談判。

既然在議會苦尋盟友處處碰壁,即使再次發動佔領等非常態群眾運動,也不能立即處理前途問題,那我們就應該整合公民社會力量進入議會,把修憲和自決的訴求從民間帶到政壇,在未來15年建立常態的政治勢力,倡議在大限前夕透過全民投票決定香港2047年後的新憲法和政治地位,保障香港在32年後實現普選的一線生機,不欲民主自治在中港全面融合以後,淪為遙不可及的空中樓閣。

總而言之,新世代進入議會為了改變議會保守的政治文化,繼而增加議會不合作運動的影響力,把二次前途問題從民間帶進議會,推動「公投修憲自決前途」,我已委托黃文傑資深大律師和梁允信大律師,正式申請司法覆核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參選年齡限制,爭取法庭頒令把參選門檻從21歲下調至18歲,給予所有年滿18歲的成年人獲得參選權利。現時選舉條例阻礙18至20歲的年輕人擁有平等的投票權與被選舉權,阻礙我們取得人權法和基本法列明的權利,故此我希望透過司法覆核衝擊現有制度,喚醒更多年輕人全面參與政治,扭轉社會對於我們的壓制,拓展年輕人的參政空間。 

黃之鋒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廣告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廣告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學民思潮圖片

作者按:以上為司法覆核參選年齡聲明全文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