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遇怪魔ㅤ學生即刻變大個

2019/8/30 — 16:06

8 月 25 日荃灣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8 月 25 日荃灣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文:辛雋霖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局那份對教師充滿戒心的文件中,至少有兩處提醒教師要制止學生參與違法活動:

「如有學生提交家長信,為子女申請放假以參加罷課或示威等抗爭行動,學校應與家長溝通,表明學校的立場,然後按學校處理學生放假的一貫做法處理,並作合適的跟進。學校亦應提醒家長當中可能涉及潛在危險,甚至違法活動,勸喻家長切勿讓子女參與。學校亦應就有關勸喻保存相關紀錄。」

「如懷疑或發現有學生打算參加涉嫌違法活動,教師應立即制止及加以輔導,包括指出最近的遊行、示威往往引發激烈衝擊,不但危害人身安全,更有機會因參與違法活動而被捕,抱憾終身。」

廣告

教育局似乎藉此兩則指引界定校方責任範圍,只要校方能出示相關勸喻紀錄,一旦有學生被發現參與違法示威及被捕,就不會追究校方。我希望當有社會人士開動輿論機器攻擊被捕學生就讀的學校時,教育局必須站出來保護學校。

不過教師可以想像,學生(甚至可能是家長)當聽到教師「照本宣科」勸喻他們時,他們很可能會反駁教師,為甚麼對更大的不義絕口不提。

廣告

我想起教育局又提醒教師要引導學生「多角度反思」、「採用多元化資料和從不同角度分析」。其實很多學生都懂這些,更可能反過來指責教師被教育局「洗腦」。

學生對法治有深刻體會

同工們從閱讀學生在社交媒體的留言與帖文、與學生平等分享觀點時,知道他們在這三個月裡急速長大,例如對法治有深刻體會。

他們質疑若警員證供可信度成疑,會影響法庭審訊。他們認為要靠記者及市民拍攝的片段證明被捕者無辜是荒謬 — 為何香港會變成一個要求市民自證無罪的社會?他們擔憂對警方拘捕後濫用私刑的指控,都無法達至「毫無合理疑點」,因為不相信警方會說出真相,也不相信警方會盡力搜證。他們知道警方選擇性執法、遲到執法等等行為對法治構成嚴重傷害。

更認真思考的學生,會反思蒙面武力示威、攻擊警察是否正當。另一方面,政府為了急於在不滿足所有訴求下「止亂制暴」,選擇(暫時?)放任警方在較少顧慮及制約下使用武力、「果斷拘捕」控制秩序,又是否正當?但是,若把示威者與警方的違法行為平等並列,會忽略掌握公權力與合法武力一方理應受到更大的權力制約,也會忽略事情脈絡(例如政府所作所為)的重要性。當權者掌握強大的公權力也不能平亂,不問責罪己,卻要動用輿論機器宣揚偏頗信息、耍小手段甚至法外武力時,市民還有義務守法嗎?

更有學生質疑公民抗命的定義:如果只有違法行為才可有望成功達至公義,那為甚麼要承擔刑責?當權者躲在警權後逃避責任,卻是法律所容許?為甚麼還要重蹈透過流血暴力衝突、抗爭者被關入監牢才可改正當權者錯誤的覆轍?

可能這些就是局方容許教師答「不知道」的「難以解答的問題」吧!

徒法不能自行

我最近讀到陳弘毅教授寫於回歸前的〈九七回歸的法學反思〉,提到法律條文需要整個完善法制配合才可彰顯法治精神,值得完整抄錄有關段落:

「徒法不能自行,紙上的法律條文只是法制的其中一個環節,這個法制是否能健康地運作,並發揮它保障權益、伸張正義和防止政府濫權的功能,還要看法制中的其他部分能否有力地扮演他們應有的角色;這些其他部分包括法院、律師、政府的法律諮詢和刑事檢控部門(在香港是律政署)、政府各行政和執法機關(包括香港的警方、廉政公署等)、以至法學教育和研究機構等。在現代法治社會中,法院的角色尤其具關鍵性。在處理訴訟、作出裁決時,法院把抽象的法律規範轉化為對當事人有巨大影響的具體決定,這個決定不但有強制性、拘束性,而且需要有道德層次的正當性、合法性(Legitimacy)。公道自在人心,法是否能大公無私、不偏不倚、司法獨立。堅守法的原則和精神以主持公道,便是法治社會是否存在的其中一個基本指標。」

— 這不正是學生所想嗎?他們在網上的貼文,想法散亂、偏激、充斥仇恨,用詞或會粗鄙、情緒化;但只需經過一番整理後,他們提出不少發人深省、曾困擾不少哲學家的問題。教師理解他們的想法後,可鼓勵他們接觸適合他們程度的文章、影片。他們讀過看過,或許因為得不到「標準答案」而有點失望,但會知道我們現在身處的時局、心中的困惑,在歷史上其實並不孤單。

教師如何發揮專長

雖然學生們被無恥政府捲入政治旋渦,但是同工們無論怎樣對前景悲觀,都不能只著眼於他們心靈受傷害的一面。

這個暑假,學生身處怪魔當道的不一樣「課室」— 它提供了一次又一次思想衝擊的「學習經歷」。他們的確學到很多東西,但太多太複雜,一時未能消化,很需要願意信任的人協助他們梳理被顛覆的價值觀。

平日教師在課堂離地空談「法治是核心價值」,教材充斥官方美好願景,學生當然不屑一顧。不過,如果今學年教師談法治,肯定得到學生們的共鳴與投入。

不要被他們的年齡與外表蒙蔽,也不要被別有用心的趨炎附勢者矮化他們,認為他們只會被煽動、被欺騙、沒有自主性。教師必須經常警惕自己,不可為學生設限。因時制宜、因材施教、因勢利導,不正是我們的專長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