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行有 13 萬人,又如何?

2019/4/30 — 18:13

2019年4月28日逃犯條例遊行

2019年4月28日逃犯條例遊行

上禮拜日,泛民搞了一場反逃犯條例遊行,民陣話有 13 萬人上街,警方則話只有 2.28 萬人。一如既往,遊行過後必定陷入數字之爭,黃絲話警方報細數,藍絲則話民陣報大數。今次有趣的地方,是泛民今次遊行人數雖然多了,但卻惹來了部份本土派的嘲諷。究其原因,是大家心裡都明白,即使遊行人數再多,都係無實用。客觀事實擺在眼前:建制派在立法會佔多數議席,遊行人數影響不到逃犯條例的通過。

唯一能夠影響修例的因素,一定不是泛民。泛民連同鄭松泰全部投反對票,也不過是 25 席。有人把希望放在自由黨,因為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以及黨魁鍾國斌都反對修例,但是田北俊在議會無票,鍾國斌得一票,現任的自由黨主席張宇人,則是行會成員。即使張宇人退出行會改投反對票,整個自由黨也只得四票,加起來也只有 29 票。由此可見,只有手握 7 席的經民聯,才可影響修例,但他們會反對嗎?大家心照。

說到這裡,肯定會有人話嘲諷遊行無用的人,不過是在講風涼話,散播所謂的「犬儒主義」和失敗主義。事實是這樣嗎?不是,人家只是說遊行沒有實用而已,根本沒說所有行動都沒實用,更沒叫你什麼都不做的意思,哪算什麼失敗主義呢?好明顯,話批評者失敗主義的人,只不過是偷換概念,藉此轉移視線而已。遊行改變影響不了政局的客觀事實,依舊掩飾不了。

廣告

當然,你以為舉辦遊行的民陣,他們又會不知道,這種禮拜日出來行一行,行完回家睡大覺,明天繼續乖乖返工返學的所謂遊行,其實跟公益金百萬行一樣,一點實用也沒有嗎?肯定不是。難道他們又會不明白,取笑遊行無實用的人,其實質意思是叫泛民要將行動升級嗎?也不是,否則他們便不會在遊行之後,話要圍堵立法會。

問題的核心關鍵是,所謂圍堵立法會,不過是在立法會外大呼小叫一番,會議不還是照樣的舉行?拿一個沒實用的行動,取代另一個沒實用的行動,結果不還是一點實用都沒有嗎?這樣的所謂「行動升級」,只是說出來好聽,讓人感覺好像很厲害而已。你說這樣自欺欺人,又有什麼意思呢?

廣告

那麼,究竟怎麼樣的行動,才能真正的撼動建制呢?這個問題,大家其實都知道怎麼做,只是泛民不肯面對,亦不敢說出來而已。當然,香港經歷過傘運和旺角騷亂失敗,一大批人被拉被鎖之後,泛民或許被政府嚇怕了,從此變得畏首畏尾,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即使你怕死,不想被人告「煽惑」,也不代表你可以把沒意義的事,包裝成所謂的「抗爭」,被人踢爆之後,則老屈對方散播失敗主義吧?

更重要的是,有些行動升級,根本不會違反法例,只看泛民願不願意做,或者有沒有動員能力。舉個簡單例子:為何泛民每次搞遊行,都要選在假日時間搞呢?是否有人擔心平日搞遊行,會影響財閥們的生意,影響他們的員工上下班,才把遊行刻意挑在假日舉行?還是有人認為,搵食才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沒有人會肯請假去遊行呢?可以說,若是泛民不在假期搞遊行,便沒人肯去的話,便不要再講什麼抗爭了!

你們不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