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行 or not 遊行,that's NOT the question - 與王維基數人頭

2015/2/4 — 10:16

我會說,王維基先生,你錯了。

一直以來,參加人數的多寡,都是用來衡量每年7.1遊行(或因個別重要議題而發起的大型遊行)的“成功”的指標,原因很可能是因為第一次的7.1有超過50萬人出來(僅次於八九年六四之後),並“成功”地阻止了23條的立法,甚至間接導致了董建華的腳痛下台。自此以後,數目便成了我們對遊行最關注的事情。

由數字而衍生出來的爭論 — 警方的和主辦者民陣各自公佈的“官方”數字、港大民調及其他民間團體用抽樣推算出來的數字 — 自此也未停止過。

廣告

但隨著一年復一年的行完又行,變成指定動作般的遊藝會式的終場安排,遊行這個溫柔的表達形式,其實已經不能滿足市民的訴求,在現實政治裡也產生不到什麼效果,特別是689上台、堅決採取強硬管治手段之後。

廣告

經歷過浩浩蕩盪、警民多番正面衝突的雨傘運動之後,遊行更加顯得蒼白而無力。

作為主辦者,民陣這些年來再三地落後於民情的表現,也是不爭的事實(可能只有他們自己不以為意)。

2月1號的遊行是因為取消了元旦遊行而另外發起的。其實取消了就取消吧,真的沒有必要為了一份obligation而勉力再辦.

都說這次遊行宣傳不足,其實反映的正正是主辦者的half-baked心態。那句「不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選」的口號,不湯不水、漏漏bulbul,已經注定吸引不到參與者。

雨傘運動之後,我們有的是更多的壓抑、更多的憤怒,已不是在平靜的遊行中高呼大喊一兩句口號可以發洩得了的。

遊行前夕,我在一個whatsapp group與其他組員討論著要不要參加。有人用「扶靈」來形容每次遊行,主辦者一眾成員拉住一面大旗熾的動作,都教我們莞爾了。想真啲,係幾好笑,但其實好苦澀。

這所以我覺得有13,000人,其實已經滿了不起的。

而有趣的是,向來各方都有爭議的人數統計數字,今年竟差別不大,罕有地沒有互相質疑。這是否說明了其實大家都意識到這個數字遊戲已經在沒什麼意義了?

更有可能的,是我們都在找尋中,找尋各種更具體、更能持久、更有效的抗爭/抗衡方法,那怕是僅僅用一根粉筆在任何一面公共的牆上,畫上一個大大的字母和數字,一副漫畫,一句粗口,也比隱身在13,000人中、喊著無力的口號,要來得visible。

因數字減少而藉口退縮、考慮妥協、放棄堅持,是更糟糕的心態。可能我敏感,但我的確在王先生的文章和語氣中有這樣的感受。我希望我是太敏感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