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運動中情緒自救方法

2019/8/6 — 13:34

8 月 3 日晚上,黃大仙警民衝突

8 月 3 日晚上,黃大仙警民衝突

現在是一個資源爆炸的時代。你避開信息,信息都會自然找到你。在運動中,我看見有二種狀態,無力感及被排斥。我覺得可以針對這二點去講。

無力感是來自於公權力及警員,乃至於某些建制人士,以網絡媒體途徑回應示威者時的態度,充滿冷漠,欠缺同理心及真正的聆聽,是青年感受到無助感的根源。無助感是指他們用盡一切可能的方式,去表示他們的訴求及願望,希望具權力及資源者可以在能力範圍內實現,卻遲遲不果,示威者認為,做的尚不夠多,因此政府仍然不願回應,就出現了「做幾多都不夠好,好無用」的感嘆。而當中,表達訴求者的希望與具公權力者的表現相距甚遠,就陷入了抑鬱的狀態。順著情勢的惡劣的發展,打壓及不回應,示威者感到受困擾,並且有理性的信念,乃至感到世界對自己的拒絕,以及對世界的拒絕 (absolute denial of the world)。生起自毀的行為。

充權感及互相幫助,組織情緒的互助團體,是克服不受回應的無力感的應對方式。通常,我們都會找專業人士,不過,其實去找一個具承托力的社群,最好係面對面的形式,才會有互助的效果。

廣告

另外,我在此介紹一下,「聽到」及「聆聽」的分別。我們會聽到人家的斥責而覺得討厭,聽到家人的言語相向而不能夠忍受,公權力的人聽到而冷漠,是因為這些都不是聆聽。聆聽在聽的時候會設身處地,有時會作出有建設性的回應。一般朋友聽到負情緒,就會覺得不知如何回應,因為我們都未必可以完全感受到他或他們的絕望。不過,其實聆聽都係好簡單的,一個聆聽者的條件,是可以讓人感覺到,你是此時此刻,即係 HEAR AND NOW 的代入他人及理解他人。我們甚至在回應時,承認我並不完全明白你的感受,但是我想提醒你,你就在我身邊,我陪伴你。

排斥恐怕是大部分家庭會發生的事,持不同意見的家人對你的觀點的否定及咒罵,是常見的困擾,也好難與他們建立有建設性的溝通。不過,我們可以劃一個中立區給自己。平時我們對於政府機構,警察機構,都會定義你同佢之間的關係,不過,你每日都要回家,你如何定義家對你的象徵意義?我們的意見是這樣的﹕如果你們可以做到的話,在家庭的飯廳,或是你們家人會聚在一起的地方,或是在一些時候,不要直接回應你家人對於運動的感受及意見。你在這些場景中,應該設下中立區或中立時刻,讓你可以休息。在中立區內,你需要做的是,面對不可以溝通的場景,不要回應,令自己受更大壓力。而你如果逃不了家,可以在互助群體,或公園之類的地方,做放空。這都是可以令自己回氣的時刻。這場運動需要更多精神健康的朋友,去堅持走下去。

廣告

最後,希望每一次見到比你細的朋友仔,都可以問一句,你今日情緒點?可以對他說﹕如果你不開心,我就算是一個陌生人,都好願意聽。

希望大家可以健康,各位努力,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