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去我們享有不少「特權」,未來讓我們一起承擔苦難

2015/9/1 — 13:44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文:陳敬慈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

地鐵香港大學站去年開幕,那條長長的走廊,記載了百年港大歷史的輝煌。交通方便了,最近半年,我回港大的次數,多於過去10年。回想1996年至2000年,港大曾經是我的家。四年我都住沙宣道宿舍,那間海景房,遠眺南丫島,是我至今未有經濟能力重回的住宅環境。可是,那四年,無數的夜晚,我又選擇不回沙宣道,在黃克競平臺、在學生會大樓、在學苑工作室通宵留宿,在寧靜中思考人生和社會。

因參與學生會,我停學一年,而我的成績還是僅僅足以畢業。很多功課沒有交,很多課沒有上。可是我的價值、信念和視角,都是在港大的那些日子形成的,那也是我學術生涯的重要基礎。2004年去英國讀書之前,我申請政府獎學金,我呈給遴選委員參考的是,不是亮麗的成績表,而是就讀港大的時期,來自大字報的評論文章。而幫我寫推獎信的老師,我僅僅上了他的一節課,其他課都走堂。在推獎信中,他說,他以我編輯的民間雜誌做教材。這些都是不少校友會回憶的,就學時期的叛逆和港大校風的自由。

廣告

今天,港大校方據說可能對學生採取紀律和法律行動,又令我想起兩個往事。1997年6月4日晚上,在大學道校長宿舍門口發生警民衝突之後,鄭耀宗從海外趕回來,和學生會開會後與會長王振星召開記者招待會,他說,那麽多有爭議性的事件發生在港大,說明港大是培養領袖的地方。1999年的5月,學生會向傳媒放出風聲,會在6月4日深夜在校園永久樹立國殤之柱。傳媒報告消息的同時也引述當時的外務處處長陳均潤說,學生必須向校方申請,否則可能紀律處分的話云云。報道一出,我還未有向校方寫信抗議,陳處長就來信解釋,說這不是他的願意。

社會學家,必然會反省和批判精英教育,就像英國對香港150年的殖民統治,也不是光彩的歷史。我們在港大所享有的自由,學生活動的空間、校政的民主化、教授的開放包容,都不是所有的大學都擁有,更不是所有的年輕人都可以接受大學教育。可是,我們曾擁有的那麼一點「特權」,也正在遺失之中。目前的港大和香港,都舉步艱難。

廣告

政制的民主化,遙遙無期;相對自由的社會,那一點點可以令人呼吸的空間,也正在迅速消失。那香港還剩下什麼?作為精英教育的得益者,過去我們享有不少的「特權」。假如社會繼續腐化下去,我們要在黑暗中,一起承擔苦難。捍衛社會的陣地戰,才剛剛開始。只有更多的人在一起,我們才能更有力量,去延續我們大學時期的理想、去爭取更加平等和開放的社會。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時任教育局局長王永平來港大演講,學生佔領講台反對教育商品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