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火的暴力.膚淺的譴責

2016/2/11 — 8:04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發生騷亂,西洋菜南街一帶有多個火頭。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發生騷亂,西洋菜南街一帶有多個火頭。

在鬧市縱火的確極為危險。向已經倒在地上毫無反抗能力的警察繼續猛烈攻擊,也不容置疑是非常錯誤的。即使戰時,這也屬戰爭罪行。這應該不必討論了。

但這就代表我們要一竹篙譴責所有在場的市民嗎?

我們要向不合理/反人道的暴力行為說不。無論政見如何,尊重生命皆為最基本人道原則。但如果不問就裡,就無差別地譴責所有在場的人和事,然後搶佔道德高地,未免有失公允。起碼到了今日,我依然選擇相信,昨晚上街的,大部分並不是暴民,而是和我們一樣感到絕望,無奈奮起反抗的香港人。

廣告

我無意為犯罪者開脫。鬧市縱火者,向倒地不起的警察繼續猛烈攻擊的人,絕對值得譴責。我亦相信在現行法制下,他們必會面臨法律制裁。但現下公民社會同樣重要的任務,是協助香港把焦點重新放好在問題的根源,亦即梁振英政府倒行逆施,不能理順民憤,反而不斷主動製造矛盾,才有今日民怨爆發的悪果。

廣告

其實情況就像在醫院的日常工作裡,醫生不時會面對來自病人及其家屬的無理指責,甚至語言或者肢體暴力。即使理虧的可能是對方,一個成熟、專業的醫生不會只專注怪責病人,而是會認真思考對方憤怒和失控的原因,自我反省,檢討不足,思考如何避免出現下次相同事件。

如果揪著一堆縱火的人,就批鬥整個本土陣營都是壞人,然後拒絕與他們溝通,毋視他們的訴求,立刻割蓆;那就和揪著一個李私煙,就說整個建制陣營都是白痴,所有支持政府的人都是無賴,一樣膚淺、一樣無補於事、一樣自欺欺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