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賴喇嘛轉世干黨屁事

2015/3/16 — 11:15

3月9日,在人大會議期間,西藏代表團舉行全體會議。全國人大代表、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白瑪赤林表示:中央政府對達賴喇嘛「溝通」大門一直都敞開,與達賴喇嘛談甚麼、怎麼談、談到甚麼程度,「完全取決於」達賴喇嘛。針對達賴喇嘛去年底曾經表示「可能終止轉世制度」,白瑪赤林表示「我個人觀點就是,達賴喇嘛發表上述言論其實是在褻瀆藏傳佛教」,「一會兒說在境外轉世,一會兒說不轉世了,這都是不符合程序的」,「達賴喇嘛轉世與不轉世,必須尊重歷史、尊重宗教儀軌,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說了算的」,「達賴的轉世是有嚴格程序的,也需要中央政府的制定」,「不論美國總統還是甚麼人見達賴,都是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同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繼續指責達賴喇嘛「長期打着宗教旗號,實際上一直在國際上從事分裂中國、破壞中國民族團結的活動」。11日,全國政協常委兼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表示:達賴喇嘛「可能終結轉世制度」是一種「雙重背叛」,又指14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不再轉世是一場「陰謀」,重申達賴的「轉世決定權在中國中央政府」。

「轉世決定權在中共」一說,畢竟不是新聞。為了控制宗教,中共早已於2007年頒佈《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嚴格控制「活佛轉世」,規定所有「轉世」都必須取得政府批准,否則非法或無效,而且「活佛轉世應當遵循維護國家統一、維護民族團結」,「不受境外任何組織、個人的干涉和支配」。轉世申請必須提交縣級政府宗教事務部門,逐級上報,由省級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審批;視乎重要性與轉世影響,申請可能會被要求提交至更高級的省級政府宗教事務部門、省級政府、國家宗教事務局或國務院審批。

廣告

如果活佛轉世,需要由黨批准,那麼按此道理,一個人死後去輪迴投胎、做殭屍、變厲鬼、升天堂、入煉獄、落地獄,通通都要由黨批准。中國共產黨可真是比佛陀、上帝、阿拉「更有權力」,成為「宇宙最強」!這根本是十足腦殘的謊言和邪教!共產黨既信奉無神論,又要對於死後世界說三道四,自稱有「活佛轉世決定權」。如果你反對中共這種自相矛盾的說法,你就會被中共指責為褻瀆藏傳佛教,損害國家統一,破壞民族團結,說穿了,就是反對「宇宙最強」的共產黨。畢竟自古以來,藏傳佛教有哪部經書、哪套儀軌指出「中共獨享轉世決定權」?如有,這個肯定是邪教,全是「黨教」,不是「佛教」;如無,中共本身就是意圖凌駕所有宗教的邪教。事實上,即使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也不會自稱擁有「升天堂決定權」,只聲稱有「升天堂指引權」。毫無宗教意識的共產黨的說法簡直連屁都不如。況且無神論共產黨最矛盾的地方,在於自稱擁有「達賴喇嘛活佛轉世決定權」。這樣不但變相公開承認了有「活佛」存在,而且還承認了被它稱為「披著羊皮的狼」的達賴喇嘛就是「活佛」。自相矛盾,莫此為甚。

難道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會認同「活佛轉世」的信念嗎?當然不會。既不認同,又要認證,堪稱精神錯亂。根據藏傳佛教,如要承認轉世認證制度,必先承認前後世的存在,亦即「無有間斷的前後今生」。根據佛教信仰,人類與其他動物死後都會「再生」。「前世」沒有開端,當煩惱被斷除而遠離輪迴束縛時,由煩惱所帶來的「後世」將會停止,惟意識續流仍會持續。在今世身軀壞滅之後,無間斷的意識將會結生到後世身軀,總共可分為兩種情形:「由煩惱力結生」和「由悲願力結生」。前者如同水車輪轉,凡夫們不能自主地輾轉於生死之間,反覆輪迴,趨善惡道,隨業投生,因果循環,今生之苦樂比例取決於前生與今生的善惡行為。後者已獲菩提道,成就涅槃,不再輪迴,而在涅槃境界中又有不同層次的覺悟,最高層次是無上正等正覺,亦即成佛。佛陀之所以轉世,本於成佛的助人本願,為了幫助眾生達到涅槃,唯利他人,投身娑婆,乘願而來,終究不脫涅槃境界。達賴喇嘛在《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中對這種境界打了個比喻:「這就像月亮的倒影,在適當的條件下,當湖海平靜無波的時候,月亮的倒影就會映在水面上,而月亮本身仍在天空運行。根據同樣的寓意,月亮可能映照在不同的地方,佛也可以同時轉世在不同的身體」,「這些轉世可以根據自己的願力選擇再生的地點和時間,而且在每次轉世後,他們前世的記憶會保持一段時間,好讓人們認出他們」。如此轉世者,通稱「朱古」,亦即「化身」,「活佛」固在其中,達賴喇嘛就是其中之一。同時,大地菩薩可以在同一時間化現千百身相,亦即「未終朱古」。無論如何,達賴喇嘛不是唯一的「朱古」。

廣告

既有「轉世」,即有「認證」問題。自13世紀以來,尋訪及認證方法包括:前世臨終前的遺囑、指示、特殊跡象、轉世靈童準確無誤地講出前世生活點滴,而且能夠辨認前世遺物及侍從等。除此之外,還有祈請聖者占卜、祈求世俗護法神諭、觀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護法之魂湖等方法。如果出現多數靈童候選人而難以斷定,也有在佛像聖物前「食團問卜」決定的慣例。從歷史上考察,上述「轉世認證」方法,在濁世衰微時代曾經被人因政治需要欺騙造假。滿清帝國就是以《29條章程》規定以「金瓶掣簽」方法認定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及其他呼圖克圖的轉世。「金瓶掣簽」規則,只是滿清利用其與西藏之間「供施關係」的強橫表現,而非藏人傳統信賴的宗教儀軌,但畢竟規則如能公正實施,也可視作類似傳統的「食團問卜」方法。即使如此,9、10、13、14世達賴均未通過「金瓶掣簽」方法認定,12世達賴在「金瓶掣簽」前已獲獨立認證確立,只有11世達賴才是真正通過「金瓶掣簽」方法確立。同樣,在班禪喇嘛的傳世系統中,只有8世和9世班禪通過「金瓶掣簽」確立。這就是滿清帝國時代的「活佛轉世認證干預」。雖然違反傳統,但是勉強靠譜,干預也不徹底,乏實際強制力,更加沒有「轉世決定權在滿清皇帝」等痞子土霸式說法和做法。

滿清倒台,民國成立。1912年後,西藏(圖博)驅逐滿清殘餘軍隊,取得了事實上真正的獨立,不介入軍閥及國共內戰,不介入中日戰爭,西姆拉條約因無中國代表簽字而無法確立中國是宗主國的法律地位。13世達賴喇嘛在1933年遺囑中已經明言:「本人沒有經過金瓶掣簽,而依據預言、占卜等相同的結果,確立為達賴喇嘛的轉世,並舉行坐床典禮。」及至當今14世達賴喇嘛出生,當時已無滿清皇帝,他是由西藏攝政和民眾大會,按照聖者及護法的預言,以及拉姆拉措湖的兆象等尋訪行動,在1939年獲得認證,其中根本沒有中國政府干涉。當時青海省主席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馬步芳,其下屬曾經趁機勒索財富,但是中國官員根本從未認證達賴喇嘛轉世化身。及至中共建政,毛魔自1950年起大肆侵略和破壞西藏土地、人民、宗教、文化,罪行史無前例,達賴喇嘛《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一書已經公佈這些血腥真相,大家不妨細讀。但是無論如何,中共從未認證達賴喇嘛轉世,而且達賴轉世認證從來跟任何世俗政權無關,後者無權審查、批准、豁免宗教領袖轉世。黨棍白瑪赤林最近謊稱達賴喇嘛當年成為轉世靈童時經過中國中央政府批准,根本是公然坑騙,捏造歷史。

然而,當今14世達賴喇嘛已經79歲,中共摩拳擦掌,有意等待其圓寂,預謀私定將來15世達賴喇嘛人選,然後謊稱是當今14世的轉世,藉以欺瞞藏人、藏傳佛教信眾及國際社會,粉碎整個藏傳佛教根基。14世達賴喇嘛深悟中共陽謀,於是在2011年9月24日發表公開聲明,指出:一、轉世皆由轉世者本人的力量,或最終的業、福報以及發願等力量所形成。因此,轉世何處?怎樣轉世?如何認證等,是轉世者自己唯有的不共因緣,絕非由他人強制壓迫,或者為所欲為的情況下產生。二、對前後世蓄意否定的中共領導人,以權力干涉轉世認證,與自己政治理論背道而馳,邪惡虛偽,因此他呼籲藏傳佛教信眾堅決拒斥。三、當他到了1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齡(83歲)時,亦即2018年6月,將會諮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檢討並決定是否延續達賴喇嘛的轉世。如果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必須保留,並且需要認證15世達賴喇嘛靈童的時候,尋找轉世的重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負責,由他們請示藏傳佛教各宗派領袖,以及與歷代達賴喇嘛如影隨形般的護法眾,按照歷史傳統尋訪和認證,而他也會留下明確指導文字,確保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共領導人)如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轉世靈童,誰也不要認可和信仰。還記得在1995年,一名西藏男孩曾被獨立認證為前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可是中共卻立即把那個男孩軟禁起來,另找一名替代者,導致這位由中共認定的班禪喇嘛缺乏認受性。這正是前車之鑑。換言之,14世達賴喇嘛決定:是否轉世,依照民意;如要轉世,如何認證,依照傳統,拒斥中共。這正是達賴喇嘛最近表示「可能終止轉世」、「何不讓這一古老傳統終結在一個備受歡迎的達賴喇嘛手中」背後的真正計畫,完全公開透明。

此外,14世達賴喇嘛早已史無前例地完成「政教分離」或「僧俗分離」的制度改革。2011年3月10日,在西藏流亡政府即將舉行新任總理(噶倫赤巴)選舉的前夕,達賴喇嘛宣佈準備辭去流亡政府政治領袖身分,但仍會以宗教領袖角色繼續推動宗教使命。達賴此舉可讓新總理在追求西藏自治過程中擁有更大發揮空間,也導致中國政府更難繞過他來影響藏傳佛教信仰。達賴喇嘛表示:「2011年我完全卸了政治責任,這不僅是我退休,還代表著400多年來,達賴喇嘛要同時擔當宮廟及心靈領袖(政教合一)的傳統畫下句點。我自願地、快樂地、自豪地終止了長達4世紀的達賴喇嘛兼任政教領袖的制度。」這種不戀棧俗世政治權力的高風亮節,敢於推陳出新變革制度的開創精神,實在令人由衷敬佩。

另一方面,時至今日,中共黨員依然毫無信仰,冥頑不靈,眼前只有利益、好處,金錢、權力。中共講來講去,就是中央政府「優惠」西藏,今年又要打造「南亞大通道」,對接「一帶一路」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虛張「環喜馬拉雅經濟合作帶」,炮製「青藏鐵路擴能改造」、「川藏、滇藏、新藏鐵路以及日喀則至吉隆(或樟木)口岸鐵路」云云。全國人大代表、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洛桑江村竟然公開表示:「歡迎各種經濟參與到西藏基礎建設中來。我們相信,企業家在西藏一定能夠發財。」這類「恭喜發財」式態度、官話和行動,正是破壞西藏宗教、文化、土地、環境、生活、心靈的始作俑者。佛陀轉世,黨要管;權貴發財,黨也要管。敢問:1954年毛澤東對年青達賴喇嘛耳邊這段悄悄話,黨今天要如何管:「宗教是毒藥。它有兩個缺點:一是導致民族衰落,二是妨礙國家進步。西藏和蒙古都為其所害。」放眼今天,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竟然宣稱「只有共產黨才能認證活佛轉世」,形同獨家批准和認證「毒藥」再生產,所以套用毛魔說法,結論就是: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正是「導致民族衰落、妨礙國家進步」的犯罪集團,因此肢解和粉碎今天的中共專政集團才是救國救民的必要手段。真正的無神論者,能不反共嗎?真正的有神論者,又能不反共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