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違法抗爭與刑罰 — 從 DSE 經濟學看

2019/10/16 — 18: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經濟學的應用範圍涵蓋大部分可觀察的人類行為,遠超商品與金錢。

違法抗爭是血汗之舉,當然與商品判然有別,但牽涉可觀察的選擇行為,學理上仍可分析,與刑罰的關係可表述如 demand curve。下文嘗試從經濟學角度看違法抗爭與刑罰,當中只涉及簡易的經濟學理論,屬 DSE 程度。

現時情況,違法抗爭是不少人的所欲之物(good),其量表達於橫軸。

廣告

刑罰(正式及非正式、合法及不合法,包括承受的警方武力,折減以風險,下同)是抗爭代價,表達於縱軸。

依需求定律,設其他因素不變(現實情況,當然不會「其他因素不變」,見下文分析),抗爭量與刑罰輕重成反比。

廣告

政府所謂「嚴正執法」,務求「止暴制亂」,就是希望增加抗爭代價(刑罰),以減少抗爭量,可表述如下圖:

政府緊急頒行禁蒙面法,加重刑責,三番四次表明要起阻嚇作用,正是出於以上考慮。

然則政府似乎視抗爭的需求曲線為大致固定不變,忽略以下兩個因素,可引致反效果:

(一)違法抗爭的需求彈性可能頗低(inelastic),條curve偏直;而禁蒙面法會令它的需求彈性更低。

(二)禁蒙面法或令整條曲線右移。

因此就效果而言,可能是錯誤決定。這兩點後文分析。

違法抗爭的代用品與需求彈性

所欲之物,相應於價格的需求彈性(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表示加價會令需求量減低多少,減價會令需求量增加多少。影響需求彈性的因素包括:

(一)有多必要
所欲之物是必需品,需求就傾向inelastic,較不受價格影響。

(二)有多少效用相近的代替品
設其他因素不變,代用品(substitute goods)的多寡與需求彈性成正比。

Elastic goods 的例子:某牌子的「燒烤味薯片」,不是必需品,並且市場上有大量近似代替品,其需求量就很受價格影響。一包加幾蚊,也會令人改食另一款薯片,或另一款零食,其需求彈性甚高(elastic)。

Inelastic goods 的例子:反之,水、電、煤氣,是必需品,欠缺代替品,人們總得使用,價格上落,對需求量影響較低(inelastic)。

違法抗爭不是必需品,但不少人認為借此爭取的妥善管治,是必需品。

昔日,違法抗爭的兩個代用品:
(一)選舉中投票給理念相符的代言人,影響政府施政。
(二)合法的和理非示威,表達訴求,施壓影響政府施政。

然而,今時今日,這些往日的代用品逐一失去:

(一)選舉投票的失效 — 九七後的立法會制度下,民選議員影響政府立法的權力本已頗低;更兼代表不少年輕人聲音的自決、港獨陣營候選人被DQ。要令政府施政接近自己意願,選舉投票的效用越來越微。

(二)合法抗議的失效 — 百萬人上街,政府仍可聽而不聞,幾乎寸步不讓,顯得效用甚微。更兼近月和理非示威陸續遭禁。

違法抗爭的代用品越來越少,於是需求彈性降低 [1],如下圖。

嚴刑峻法的殘酷

這情況下,嚴刑峻法的後果是殘酷的:

暴動罪最重可判十年。公民廣場案,上訴庭頒布指引,要對武力抗爭作阻嚇刑罰。林鄭說要「嚴正執法」,表現於增強武具火力,濫打濫捕,目的亦包括阻嚇,提高違法抗爭的代價,藉以減少其需求量。

政府的如意算盤要打響,最理想的情況,是條 demand curve 趨近打橫,非常 elastic。稍加刑罰,即全部人放棄,無人再違法抗爭。這情況下,抗爭者的總受刑量最少。

問題是,香港現實情況,似乎恰與此相反。違法抗爭缺乏代用品而越加 inelastic,還要加重刑罰,後果是殘酷的,如下:

若需求曲線偏直,增加刑罰對總刑罰量的增減見於上圖:政府務以嚴刑峻法阻嚇市民,令市民不敢反抗,卻忽視了缺乏代用品的情況下,條 curve 可以偏直,結果政府失計之餘,因這措施變動而多受的刑罰,遠遠多於因此而避免了的刑罰。社會上的總受刑量增加,於此就是殘酷。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之謂歟?

禁蒙面法的盲點:汲汲於增加違法抗爭代價,不理將 demand curve 繼續推右

6.12 之前,合法示威仍是主流。

幾個月之間,何以違法抗爭升級再升級?何以由擲鐵枝到擲汽油彈,由「加油」到「反抗」?當然不是因為違法抗爭代價有任何降低 — 相反,代價可包括捱警棍、中子彈、長年繫獄,可人民依然挺身而出,為的是不滿香港有這樣一個政府:立法不公,縱警濫暴,盤剝民權。幾個月之間,政府一次又一次向人民施以橫暴,就是將違法抗爭的 demand curve 推右再推右;然則警暴加劇,縱軸上增加違法抗爭代價,令同一條 curve 上的需求量稍減,可得不償失的是,抗爭理由因之而多了,需求大了,條 curve 本身右移,結果就是一直以來抗爭不斷,甚至越演越烈。見下圖。

政府的對策,彷彿將違法抗爭的 demand curve 當作釘死了一般,汲汲於增加縱軸上的抗爭代價,卻忽視了條 curve 可能偏直,對代價增加根本 inelastic,何況這樣粗暴鎮壓,激起民憤,正正將整條 curve 右移再右移。

日前林鄭還繞過立法會頒行禁蒙面法,說是為了「阻嚇年輕人出來」,是「必須的」,真是飲鳩止渴。觀乎以上分析,就知此舉如何荒誕。禁蒙面法的效果:

(一)減少代用品,令條 curve 更直
和理非遊行,也不得幪面,則人們有的為了避免一時給拍下照片,被公司處分、開除,或要到內地時過關受阻,只得連和理非遊行也避忌出來。結果「參與和理非遊行」這個代用品再一步減少,只令條 curve 更直,提升刑責更不奏效。

(二)將 demand curve 再推右
條 demand curve 這幾個月來右推至今時今日的地步,正因為市民看見政府粗暴立法,斲削自由,這點政府是否意識到呢?現在變本加厲,草草立禁蒙面法,難道就不會吸取幾個月來的經驗,不知道倉促立法削弱民權可令條 curve 再次右移?

違法抗爭似乎對刑責 inelastic,政府偏偏一味在縱軸上打主意,埋首如何一次又一次提升代價,捨本逐末。真要減少違法抗爭,該想想如何平息民憤:改革政制,制約警力,特赦抗爭者,用人、施政力求公允服眾 — 從而使違法抗爭的整條需求曲線倒移向左,才是釜底抽薪解決問題。

 

 [1] 本文只能說違法抗爭的需求可能 inelastic;所以說可能,是因為(一)畢竟未有實證數據;(二)雖然有上述傾向 inelastic 的因素,但另一方面亦有傾向 elastic 的因素,包括政府善治屬 public good,受管治者可做 free rider 而不親身爭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