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遭叉頸拘捕 方仲賢:擬起訴涉事警 批休班警搜異見人士 如納粹秘密警察

2019/8/16 — 18:06

方仲賢、圖片素材:網上片段截圖

方仲賢、圖片素材:網上片段截圖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獲釋後,首度舉行記者會交代事情始末。他強烈譴責警方濫捕, 「以休班名義係鬧市入面埋伏搜刮異見人士」,斥責警方「選擇性嘅執法絕對係赤裸裸嘅政治打壓」,並形容手段「與德國納粹時期惡貫海盈嘅秘密國家警察無異」。他將會保留法律追究嘅權利,並積極查詢律師意見,計劃向無理拘捕警員作出起訴。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聯同外務副會長梁兆玉、教育大學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梁耀霆及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彭家浩,今日舉行記者會交代被捕一事,並公開其後一連串恐嚇事件。(另見稿

包圍警員展示無樣貌疑似委任證

廣告

方仲賢憶述當日大約 7 點在深水埗購買觀星筆後,突然一個黑衣人衝上前「箍住我搏頭同頸」,聲稱是便衣探員進行截查,及後快速展示「沒有顯示樣貌嘅委任證」的證件。他解釋,「被陌生人近距離接觸,並試圖強行使用武力想將我制服之下」,他感到生命同財產受到威脅,更一度誤以為遭到搶劫,於是「自然地嘗試掙開控制」,但不果,「隨即就被3名聲稱係警員嘅黑衣人包圍,將我壓係牆邊」。遭警員包圍後,他被其中一名編號U14827的警員夏偉基「叉頸」,其後一班熱心市民圍住警員理論。警員夏偉基更於他耳邊細語,說:「最好唔好搞大件事,宜家搞到咁,係你(指方仲賢)造成,搞到咁對大家無好處」,及後更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將其拘捕,並強調拘捕期間全無反抗。

被捕一事引發連串聲援行動,方仲賢表示感激,「拘留期間有人喺外面支持,聲援自己,係心靈上唯一得到平靜同安慰嘅一刻」。有浸大同樣就讀歐洲研究的同學更在聲援活動中,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令他「感到好難過」,學生會「絕對願意為當日受警方拘捕的義士提供援助」。

廣告

以「休班」之名義搜刮異己 有如德國納粹秘密警察

觀星筆觸發拘捕一事,方仲賢認為反映政權「試圖製造白色恐怖令全港市民噤聲」。他強調,「觀星筆」(同稱「雷射筆(Laser Pointer)」)絕非警方記招所宣稱的「鐳射槍(Laser gun)」。他解釋,雷射筆大學課堂簡報的常用文具,而持有雷射筆在香港法律之下是「絕對合法」,感嘆「從雨傘革命至今,只係短短五年間警察對攻擊性武器的定義,已經由雨傘變成只18厘米長的觀星筆」。作為當事人,他批評,香港警察以「休班」名義於鬧市入面埋伏,並搜刮異見人士,鎖定目標後伺機進行威逼恐嚇,「以莫須有之罪名意圖強行無理扣留異見者,手段與德國納粹時期嘅秘密國家警察無異」。藉著誣告罪名清除政敵,他憂慮香港警察早已淪為「國家機器,政治工具,與中國黨衛軍———解放軍根本無任何分別」。

方仲賢又特別提到 721 元朗恐襲一事,質疑隨機攻擊的「白衫暴徒」,「到今日未被正式起訴,反之對於手無寸鐵嘅我卻要先使用武力制服,再無理拘捕」,形容自己被捕一事正是「選擇性嘅執法」,而且「絕對係赤裸裸嘅政治打壓」。他要求向他施暴的警員夏偉基及有份包圍的警員,「出席警方 4 點的定期記者招待會,親身回應和道歉」。他亦將會保留法律追究嘅權利,並積極查詢律師意見,計劃向無理拘捕警員作出起訴,「問了好多律師的意見,起訴成功機率頗大,但詳情要再與律師溝通才有定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