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遮打革命」一週年

2015/9/23 — 11:45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香港政府於去年9.28向示威者發放共87枚催淚彈,繼而引發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

【文:何德漢】

很快又一年了。「遮打革命」一年後的今天,香港的社會環境及氣氛有沒有改變?

運動過後的迷失

廣告

幾個月前建制派在立法會的「蝦碌」投票,為我們帶來了一點黑色幽默。然而笑過之後2017政改只是一切如舊。衝擊過後一切似乎已回復「正常運作」,務實的香港人仍要努力地生活下去。但是內心卻不時浮現一個問題:我們可以繼續為香港的民主做甚麼?

面對香港的未來,似乎只徘徊於一份無望的心情。有人說「遮打革命」以後特區政府已失卻了這一代的年青人:他們的政治訴求未被正視及回應,卻換來更強硬的打壓。有牧者甚至分享有基督徒不想再回教會,香港人未來的民主之路如何再走下去?

廣告

寄望2047:再等三十年?

爭取了三十年,我們這一代已經開始步入中年,年青的一代恐怕再沒有這份耐性。他們不想再玩五年一度爭取普選特首的政治遊戲,況且中共已在去年8.31落閘:香港只可以有「剩餘選擇下的普選」。較有遠見的政客提出「2047的願景」:爭取《基本法》沒有提及2047年以後更大的可能性,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落實真普選。當然長期的準備是需要的,但是短期呢?香港人要再等多三十年?別開玩笑了,那可能只是我們再次一廂情願的寄望。

既然被拒於門外,或許只有遠離政治的迷失、也不想承擔經濟及生活的重擔,不甘於為了小小蝸居而成為地產商的樓奴。一些年青一代選擇離開這個生於斯的地方,尋找其他發展的空間和出路。有能力的年青人離開了,也為香港帶來更嚴峻的人口老化問題。缺少了活力、創意及可持續發展潛力的洋紫荊,殘留的只是一朵黯淡無光的紫荊花。到底香港未來的困局,也是因為中共專權的政治操控、特區政府不能有效應對香港本土社會的問題而促成。

就是一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沒有忘記79日佔領行動中曾經出現的一些片段。

雨傘重現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2014年9月28日黃昏開始,香港警察面對大量不能驅散的示威群眾,卻作出了一個極不智的決定:整晚在中環及金鐘的九個地點合共發放了87枚催淚彈。面對全副裝備的警察,香港人沒有以牙還牙,沒有仿效外國的示威者掟石頭、燒車軚,我們只是手拿著雨傘、身穿雨衣、戴眼罩、或者配備安全帽,真正手無寸鐵繼續抗爭下去,向全世界展示了極和平的抗爭行動。

我不是社會運動的活躍分子,當日黃昏身在夏愨道的我更是人生中第一次「嚐過」催淚彈的滋味,當刻想起的是同行年青人的安危,加上遠處聽聞有重武裝的警察出現,結果我們撒退到附近的香港堂。但是催淚彈卻喚醒了更多的香港人到金鐘增援。當催淚煙消散了,一度被驅散的示威群眾卻又再次回來,正是那股堅持不退的精神。

今天「雨傘」已經成為香港人一個獨特的標記:那本來只是平日使用的東西,只為保護我們不被強權打壓,背後卻代表著香港人和平地爭取民主。

重寫獅子山精神

2014年10月23日中午,一群登山愛好者在獅子山掛上了一幅「我要真普選」的直蟠。這是一次沒有實質衝擊的行動,卻振奮了許多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堅持下去。上一代的獅子山精神在於人窮志不窮、只要彼此守望相助、繼續在營營役役的環境中努力,我們也能開創美好的明天。

不過那只是殖民地時代發奮成功的故事,主權移交後的今天,香港人面對政治的壓迫及經濟上的妥協,表面上年青人看似有多方面的出路,實質上只能在既有制度和大財團壓迫下存活。能在極陡峭的獅子山掛上直幡,非有專業的爬山技術不可。這次壯舉重寫了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縱然面對重重困難,甚至沒有成功的把握,但我們只要繼續迎向挑戰、不放棄,那怕是愚公移山,我們也有完成壯舉的一天。

走向激進之路?

一直中共不放心讓香港人當家作主,也無視「一國兩制」的原則,不斷地「搬龍門」限制真普選的落實,也將「遮打革命」解讀為破壞和諧、衝擊法治、亂搞分裂,甚至是支持港獨的極端分子。然而香港人從來沒有推翻中共政權的意圖,只求中央遵照《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河水不犯井水。事實上中國地方之大香港也無法干預,頂多只有不斷的聲援,但那會構成對中共有任何威脅嗎?

沒有人想過大型的抗爭行動會在熙來攘往的馬路中上演,當日參與者以身犯險,面對警察的打壓。是誰令到一向理性務實的香港人在民主的進程中走投無路,被逼挺而走險?中共說香港人常常強調「兩制」,卻又不理自己把持著「一國」專制政權的思維,不斷進擊香港固有的制度及健全法制。從來大部份的香港人也是理性、務實、渴望和平、重視核心價值,卻存有仍未泯滅的良知。難道中共及思歪真的要將香港人逼上梁山?

一幕幕悲壯的場面,為政者肆意將示威群眾與執法人員置於對立的處境,並且不時加鹽加醋兼撥火,只為自己成為整場運動的得益者。如今結果卻又如何?日後思歪能否連任,將會成為中共對「遮打革命」的終極定調,甚至是未來治港路線的考慮。

胎死腹中的「和平佔中」

由最初籌備經年的「和平佔中」,到最後演變成「遮打革命」,佔中三子最初的想法和部署沒有被落實,他們和學聯及學民思潮的想法和策略也有差異,時局的變化更令局勢沒有按原定的軌跡前行。當日雙學試圖以「激烈」的方式持續地爭取下去,只是思歪政府看準了佔領行動不能無止境地繼續下去。當佔領時間拖得越長,行動帶來的不便將會為社會帶來更大的反響,建制的一方卻是越發有利。

最後雙學發動最後一擊,包圍政總的行動失敗了。然後旺角、金鐘清場行動陸續完成。79日佔領行動的結束,一場「遮打革命」似乎只是無功而還。

看不見香港的未來?

回望今天香港的政治形勢,夏韶聲的《說不出的未來》正代表了我內心的呼喊。似乎香港人只能活在中共不斷的進擊中,我們已再沒有任何優勢可以爭取下去。但是我們真的甘心被人「睇死」嗎?

突然想起兩、三個星期前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隊對著實力強橫的中國隊取得「抗戰勝利」;之後面對更厲害的卡塔爾在兩分鐘內連入兩球。或許靠著我們那僅有的一股氣(心中的良知),那就是香港人可以改寫自己歷史的最大機會,並且將會在我們的人生賦予更大的意義。

 

雷暴雖吼叫 蒼海呼嘯 能共祢翱翔 未畏急風

洪濤氾濫時 祢掌王權 我要安靜 以祢為神

 

作者簡介:人民公僕,生命有信,在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甚麼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經濟學家,卻以實證推論解釋我們的行為。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