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遮羞布一塊塊扯下,就快圖窮見匕首?

2015/6/25 — 13:46

圖窮見匕首,資料圖片

圖窮見匕首,資料圖片

【文:一語】

建制派甩轆,演了一星期,還沒演完,反而越演越烈。遮羞布一塊塊扯下,西環治港就快「圖窮見匕首」、從遮遮掩掩到直接走到前台。

本來,這種政界「黑天鵝」事件,在任何有獨立思考、個人意志和尊重選民的代議制中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幾十個人同時中了「蠱惑」而齊齊在最後十幾秒作出種種「殭屍」行為,只是在邪教或集體中毒的誘因下才會看見,現在演繹成真,就當是政界「黑天鵝」玩了建制派一鋪吧。

廣告

可是,但是,玩完之後,你們有沒有一點點智力不要讓中共羞家羞到這麼低B的程度?有沒有一點點良知不要讓香港陪你們丟架丟到這麼PK的地步?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算是「一國一制、中共治港」的遮羞布,中央還掛著,你們急急腳去請罪、拿拿聲報平安、濕濕眼求安慰、再誠惶誠恐等著今晚的夜宴負荊請罪,點都要扯埋這塊遮羞布落來,想做什麼?莫非真是要做陳永仁?

廣告

笑建制派的這幾天過足戲癮,比看大話西遊、拍案驚奇還要驚奇搞笑。但今天,我笑不出來了。連貌似公正的曾鈺成,都在議事廳當場既當裁判又做教練而被捉了痛腳;西環邀約擺明搞分化、連統戰的表面功夫都懶得做;梁振英更是無遮無攔黨國之上、戰鬥到底的架勢,套大陸作家王朔一句話,「我是流氓我怕誰」。再這樣下去,是否很快就是「圖窮見匕首」的一日?

昨天公務員要真普選的宣言「我們勢必歸來」,讀來悲壯。前天湯大狀辭職退黨,令人唏噓。明天呢?我們是不是已經被逼到角落,懷著卑微希望,企望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 不要真的變成遮羞布、更不要被隨便扯下,只求「活在真實中」, 「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所幸仍有莘莘學子,願意從研究基本法重新上路。黃之鋒說,「香港未來最核心的問題不是政改爭議,而是從今天起我們便要回應五十年不變,然後呢?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偏偏不是普選為主軸的民主運動能夠處理」。

這個小孩(我兒子也只不過比他小三歲)看得很清楚:「不論爭取普選、修憲或港獨,其實爭取的對象也是中共。不論你的訴求是什麼,在憲政改革的戰場也是要與中共奮力一拼,所以與共產黨的角力基本上是不會完結,只盼在認清與威權政府的角力不是單靠一兩次運動便能變天後,我們能沉着應對,把視野放到香港前途,好讓我們準備面臨二○四七年的終極大限。」

中年的我們,犬儒又好、沮喪無力又好、愧對下一代又好,如果不知接下來除了「活在真實中」還有什麼可選擇,不如支持我們的下一代。

還是黃之鋒的說話:「當我們對中港關係的評估已有所不同,視野便不能停留在未來數屆選舉的議席增減遊戲,我想「五十年不變,然後呢?」才是每個香港人才要真正思考的問題,但願在未來醞釀自決意識和公投修憲討論的數年裏,我們能清晰地呈現港人決議我城前途的願景。」

傘下這一代,不願在 「五十年不變」之後的歷史議程中缺席,他們要「回歸原點,面對着十多年後重新面對香港前途問題」,提醒港人「如果我們對香港實踐民主的想象只有普選,卻不包括自決權利,則意味着港人現時尚且擁有的半民主制度以及謹有的自由,在半世紀後(其實只有三十年了,筆者)不單汲汲可危,甚至是形同虛設。」並敦促“港人必須認清目標,準備爭取在二○三○年以後實踐「香港前途 公投自決」,透過全民投票決定香港未來,促使二○四七年後不管出路如何,也能得到香港人的民意認受。」

對那些害怕提出修改基本法而導致「一蟹不如一蟹」的人們,黃之鋒一針見血:「今天懼怕政權反感而迴避自決訴求,他朝也會被政權在二○四七年後剝奪我們所淨無幾的民主自由,香港前途問題縱使我們避不談,中共也會在二○三○年後自行處理,「香港前途自決與否」是港人與政權終有一日要面對的問題。」

我們,該腳踏實地的思考和討論 「命運自決」的議題。 與其停留於政改永劫,不如重新上路,齊齊 「為大限將至的我城尋覓出路」。

By the way, 黃之鋒6月20日寫的這篇文章,值得再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