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戰策略回顧分析:全錯的Agenda、鄺俊宇 vs 周浩鼎

2016/9/13 — 14:46

資料圖片:鄺俊宇、周浩鼎(Facebook圖片)

資料圖片:鄺俊宇、周浩鼎(Facebook圖片)

【文:允悅】

香港人對梁振英和周浩鼎的仇恨,成就了香港選舉歷史上得票最高的最強民意領袖 - 鄺俊宇。鄺俊宇得票接近50萬,比2012年的票王涂謹申大幅高出55%。同時,香港人竭斯底里無視配票,使涂謹申僅僅倖免於落敗。泛民日後理應避免過份分票,相信特首普選出現前,都不會有人打破鄺俊宇的得票記錄。

廣告

鄺俊宇選舉策略的核心就是「鄺俊宇 vs 周浩鼎(梁振英)」這個Agenda。議題表面上符合民調的結果,但早在民調開始前,鄺俊宇準備參選時就不斷鋪天蓋地洗腦式反覆強調這個議題,無論媒體訪問抑或選舉論壇,他都花費大量的時間針對周浩鼎,尤其是多番質問對方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

梁振英在選舉後表示,明顯反對他連任的議員都落選,顯然是沒有將鄺俊宇的大勝放在眼內。相比王維基及田北俊,鄺俊宇的政綱更加單薄,更加依賴梁振英連任的議題。撇開梁振英和周浩鼎,鄺俊宇的政見不可謂不缺善足陳,當民協的何啟明於香港電台的論壇上抽中向鄺俊宇提問,討論香港的前途問題,他便顯得顧左右而言他,比他口中的周浩鼎更加「Hang機」。

廣告

說好的「鄺俊宇 vs 周浩鼎」呢

然而,「鄺俊宇 vs 周浩鼎」這個Agenda根本從來都不存在。超區的對決是非常壁壘分明的泛民對建制,相較地方選區而言,陣營歸屬凌駕於候選人的個人特質,不可能分拆出鄺俊宇對周浩鼎﹑梁耀忠對李慧琼﹑涂謹申對王國興的對決,誰也不能保證鄺與周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對。更重要的是,即使鄺俊宇告急,亦不可能搶到民建聯或工聯會的所謂鐵票。故此,他的對手從來都不是周浩鼎或者任何一個建制派,告急只能調動其他泛民的票源轉投自己。結果證明,泛民的最後一席固然並非鄺俊宇,建制的最後一位也不是周浩鼎。

這個根本性的錯誤,在選戰中一直沒有暴露出來。轉捩點是公民黨陳琬琛﹑新民主同盟關永業及民協何啟明「被棄選」,三人的支持度合共約一成,即使鄺俊宇只是吸納到當中的兩三個百分點,已經足以保證他壓過周浩鼎。當泛民建制的比較回復至三對三時,而泛民深信總得票是五成半或以上,其實並不需要玩弄任何田忌賽馬的配票,只要平均分配選票就可以穩操勝劵。

泛民候選人棄選背後手影重重

回說選戰策略,雖然鄺俊宇坐擁網絡平台﹑知名度,又有龐大的競選資源,但是Agenda setting在初期作用仍然有限,他只是徘徊於當選與出局兩可之間。最後促成票王誕生的關鍵是迫退其他泛民候選人,使鄺俊宇成為擊敗周浩鼎的唯一希望,而且要在短時間內廣傳棄保策略,兩者都並非鄺俊宇乃至民主黨單獨能夠達成的。

超區的選舉工程動輒數百萬,陳琬琛動用了太太畢生工作的退休金,而關永業則一度考慮抵押房產作注碼。在泛民之中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及江湖地位主持棄保策略的人不多。更甚,關永業指出,多名泛民候選人棄選,是民調機構﹑傳媒及政黨有組織地進行一個棄保工程。更可疑的是,當周永勤被迫棄選時,媒體紛紛呼天搶地;但何啟明及關永業先後暗示被迫棄選後,媒體卻是一遍「大局為重」及"respect"的聲音。

三位泛民候選人棄選後,泛民仍然全力催谷鄺俊宇,包括選舉日《蘋果日報》的頭版全版廣告,以及黎智英親自赤膊上陣拍片加持,還有雷動計劃再次重申棄保議題引導選民,成為點燃「泛民 vs 建制」﹑「鄺俊宇 vs 周浩鼎(梁振英)」的致命一擊。

策略的目標明顯不止於簡單地當選,而是要鄺俊宇壓倒性大勝。誠如先前所說,告急永遠都不會搶到建制派的鐵票,只會誘使選民由其他泛民候選人轉投自己,結果原先大熱的涂謹申選情跌入冰點。他投票時間結束後不久,就將Facebook頭像轉成全黑,在電視台訪問中更按奈不住埋怨,險勝當選後又表示「市民比任何人更可信」。

黎智英及《蘋果日報》重奪泛民舵手地位

選戰中扮演關鍵角度的黎智英及《蘋果日報》,在雨傘革命中失去對社會運動及泛民的主導權;但經立會選舉一役,終於再次有力地證明他們的影響力。而且,社會早對政治老人失望,泛民媒體必須樹立新的代言人。更進一步而言,鄺俊宇活躍網絡,懂得網絡語言,能夠與網民互動,當選後無人「追數」下自編自導自演「找數」跳舞;正正是配合主打政治的傳統媒體轉型網絡之最佳人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