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戰:捷克斯洛伐克 1948 之啟示

2019/10/7 — 13:04

Demise nekomunistických ministrů, záběr z amerického filmového týdeníku "The March of Time". Public Domain

Demise nekomunistických ministrů, záběr z amerického filmového týdeníku "The March of Time". Public Domain

【文:傅行者】

我城局勢發展之快讓很多人跟不上來,當日的事還未消化明日的事又已將其掩蓋,不過,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們在應付每日之事同時,也要想想將來。不久以後就有選舉了,情況將會如何,大家心照,山雨欲來,我們應該如何認識和應對在如此環境下舉行的選舉?

情況最接近的,是捷克斯洛伐克在1948年落入共產統治前於1946和1948年舉行的兩次國會選舉,其中一些情節與我城何等相似,一些情節何等荒謬,值得我們了解深思。

廣告

二戰在1945年結束時,蘇聯已跟英國和美國達成戰後布置各自勢力範圍的協議,東歐被劃入蘇聯的勢力範圍,由蘇聯自行決定納粹德軍撤退後東歐各國復國後的政治形態和組織架構,雖然各國原先根據二戰前設定恢復其政府,但蘇聯扶植的各國共產黨當然佔盡優勢,如波蘭、匈牙利等,不消一兩年就脅迫還未站穩陣腳的政府落入牢不可破的共產統治之中。當中的異數是捷克斯洛伐克,竟經歷了兩次選舉才最後被共產黨奪取政府內的所有領導位置,讓我們看看這兩次選舉的情況。

1946年那次選舉,雖然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簡稱捷共)已從蘇聯人事和資源的大力支持下茁壯成長,但傳統的政黨 ── 在捷克斯洛伐克從奧地利帝國1918一戰戰敗後立國以前已成立的 ── 如國民社會黨、人民黨和社會民主黨仍能正常運作,是東歐二戰後少數較為公平和順暢的選舉。選舉結果為捷共取得最多議席(國會全部300席中的93席),較其他傳統政黨高(國民社會黨55席、人民黨46席、社會民主黨37席),但未能產生單一大黨,結果由捷共組成聯合政府執政,總理(政府首腦)由捷共人擔任,總統(國家元首)則由國民社會黨人擔任,26個內閣成員中只有9個是捷共人,三個傳統政黨在國會和內閣均佔多數,政府似乎不會如此容易落入捷共手中。

廣告

選舉前捷共當然將自己描繪為比傳統政黨更乾淨、更進步,不過,捷共聯合政府組成後出自捷共手筆的政策,如農業集體化、工業生產指標計畫等,在短短兩年間使國民由對捷共充滿期望變成非常反感。更有甚之,內閣的內政部部長由捷共人擔任,內政部分管國家安全,捷共聯合政府執政兩年間警權不斷擴大並以各種非法的威嚇手段行動,並有序將警隊換血以充斥捷共人士,在政府裡排斥非捷共人士,在社會中侵擾普通市民,導致朝野民怨沸騰。國內外普遍認為,捷共將於下次選舉中慘敗,並從捷克斯洛伐克消失。

就在1948年二月,內閣的非捷共成員對那個捷共內政部部長終於忍無可忍,要求其停止一切有關國家安全的非法手段,當那部長理所當然的拒絕以後,其中12位非捷共內閣成員做了一個影響深遠的決定 ── 總辭。不論當初他們抱著甚麼心態,懷著甚麼計算,但他們希望發生的事情 ── 總統拒絕接受請辭,由此向捷共施加壓力,迫使內政部部長停止非法行為 ── 卻沒有發生。那邊廂,捷共發動全國支持者示威,支持內政部部長的行動,並要求總統儘快接受非捷共內閣成員的請辭。至於其餘大多數的捷克斯洛伐克國民,他們有甚麼反應,影子也不太見到。結果,總統礙於恐懼蘇聯強鄰而被迫同意請辭,內閣失去了大部分非捷共成員(17位中有12位已辭任),總統被迫授權總理重新組閣,內閣結果被捷共完全控制,其後同年五月的國會選舉被捷共操縱,非捷共或捷共認可政黨無法參選,國民受到捷共在社會上的軟性恐嚇,且只能投給捷共或投白票,在不計名投票下捷共得到近九成選票,國會亦給捷共完全控制,至此所有對捷共的反抗經已無法改變捷克斯洛伐克成為共產國家的現實。

悲乎?跟波蘭、匈牙利不同,捷共在1948年二月前在捷克斯洛伐克其實並沒有壓倒性的優勢,蘇聯也只想捷克斯洛伐克成為其勢力範圍,不一定要變成蘇式共產國家。當然蘇聯樂於見到東歐國家變成蘇式共產國家,但也不因此會用額外力量強成其事(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是非蘇式共產國家的例子),可以想像,沒有1948年二月的事,捷克斯洛伐克的情況會與那些部分主要政治力量受強鄰(蘇聯之於捷克斯洛伐克)控制的地方相似,在捷共和傳統三大政黨之間的拉鋸和聯合執政度過,直至史太林去世、赫魯曉夫上台解凍,捷克斯洛伐克可能獲得蘇聯認可的某程度自決,可能逃過成為蘇式共產國家的命運,可能不至滑落成為警察社會(詳見〈當警察社會來臨前〉)和道德淪亡的絕望社會(詳見〈凜冬將至:提防荒謬正常化〉)。

當然,只是可能。歷史沒有如果,如果非捷共內閣成員沒有意氣總辭而是堅守陣地負隅頑抗,如果大多數國民在捷共支持者被發動出來時也一起挺身而出支持非捷共的內閣成員,如果大多數國民在1948年的國會選舉投下白票而不是不知為何投了票給捷共,那後事將又如何?

若我們身處有如捷克斯洛伐克1948年初的情況,準備面對一場接一場對自己、對社會、對未來均影響深遠的選舉,大家又會如何選擇,如何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