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老頂 ─ 影視政治,諷刺每一個香港人

2016/4/6 — 15:21

【文:張子房】

《選老頂》的宣傳攻勢太強大,期望過高,看完電影難免有點落差。但這部電影戲裡戲外所反映的社會現實,卻值得全香港人反思,何解類似的、影射現實政治的電影那麼少。

先彈後讚。電影裡熟悉的情懷、橋段、場面太多,一看就看得出來。黑社會撕殺、角逐話事人,出自杜琪峰的《黑社會》;家庭關係、荒誕性愛,分別來自《低俗喜 劇》、《豪情》;豺狼與徐SIR天台密會,是《無間道》;六寶和女兒的橋段則來自許多江湖片的鐵漢柔情,例如較近期的劉青雲古天樂《掃毒》;浴池打飛機講 政治理論,令人聯想到《大賣空》。主要角色的下場,亦離不開港產片常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有六寶一個不用死於砍殺,而警察最惡劣,也只是就手旁 觀之過──劇中唯一正義的角色鄭重地安排了給一位PC。

廣告

故事脈絡的着色明顯與主角有關,或許《選老頂》是度身訂造給杜文澤,剛好借了黑社會和政治為題材而已。不同電影裡的杜文澤,有意無思穿插在幫會糾紛之間。難免令人覺得主角阿七,神神化化、一時詼諧、一時正經。,便是杜文澤本人,同時是香港人現今的寫照。

主角阿七是狠角色,學歷低,憑着勇武,當上字頭大佬。可惜這位「好打得」的大佬難逃法網,一時運氣不濟,坐了牢。獄中無事,他學人讀書。讀後在獄中成了政治明星,滿心以為出獄後會一洗勇武之姿,轉身成智慧型罪犯。沒想到還是打打殺殺,江湖氣重,使得事業家庭雙雙陷入困境。

廣告

這 一點非常奇怪。他關了五年,理應讀書甚多,氣質該有改變。為何習性依舊?對老婆、孩子粗聲粗氣,不懂表達。選老頂過程中,唯一「和理非非」的手段,只有煽 動幫會中人投票半次。其他諸如爭場合、走私iphone,採取的還是老辦法──暴力。沒有政治理論,沒有他在獄中聯合的情志,他也沒有看報紙。到劇終,他 死後,觀眾們終於解開疑團──阿七在獄中只讀一本書,從頭到尾是那一本,灰底紅字。

反觀豺狼才是「食腦」之人。他拓展生意,不只傳統的 舞廳骨場,還借貸給警察、社團叔父。懂得聯合警察,打壓對手。咖啡死後,他不承認也不否認,製造令對手疑惑的空間,令人摸不着頭腦。對社團內部,他採取懷 柔政策,摸通了各有票之人的脾性喜好,遂一擊破。劇中交待,他警方是臥底,而且讀過大學。

學歷和學問是兩回事,我不認為學歷決定了豺狼 和阿七的成敗。我覺得戲中想表達的是,像阿七那樣的「爛仔」,見識少,讀了一本書,學了一句理論,在獄中的小圈子裡行得通,到外面的世界就行不通了。他爭 取在獄中購入「古惑仔」和Playboy,贏到不少掌聲,出獄後投靠的,只有一個少不更事的「死𡃁仔」。基本上這種「死𡃁仔」第一次聽到甚麼,就會相 信甚麼。這一段,明顯是諷刺某些大肆宣揚自己「成功爭取馬路多一盞紅綠燈」的政治人物,小恩小惠,一到大場面就不夠新潮流對抗。

阿七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以為自己在月球,走了一小步已是地球一大步,創造了歷史。竟沒意識到,自己身在香港,給一股龐大的舊勢力操控着。學到一點就以為超越同儕,實則意識和方法還是舊時代的,無可避免落入神爺設下的局──即使放手給你們一人一票,也絕對不會不開片。

針 對豺狼,《選老頂》也沒多少正面平價。理應,以他的智力,該不會不曉得「安內攘外」的理論。這一點,《黑社會》的樂少就比他聰明得多,知道大D是老粗一 個,聯合他擺平外人再將他殺死。豺狼選擇與阿七硬碰硬,一來是首次投票,沒放他在眼內,到了第二次就很奇怪,既然局勢不同,怎麼不「和理非非」?兩個字, 自大。

決定一人一票選老坐,豺狼好像失蹤,他只用小恩小惠,即俗稱的「蛇齋餅糉」向幫眾搶票,再配合與叔父們送禮的西環拉票,以為萬無 一失。的確,面對蛇齋餅糉,阿七用另一項蛇齋餅糉──「送打飛機」,得啖笑。到最後豺狼和阿七死於對方刀下,這是諷刺,無論你讀過多少書,學過多少理論, 古惑仔,始終是古惑仔。只要是古惑仔,就不會聯結,不會和平解決,逃不過神爺的算計。神爺是這行最老的古惑,他同樣擺脫不了古惑仔的類型,即使自己將死, 都只會為自己利益計算,置社團利益於不顧。這,難道不就是現實的香港人嗎?

三個主要角色,無疑影視香港政治環境下不同派別。並非徑渭分別,而是混雜的,同時在同一角色身上看見泛民與建制,黨國與本土。無論何方,在《選老頂》裡面,全是一丘之貉。唯一正義的化身,是一位PC,佔了正義聯盟的極少數,可惜遭正邪雙方打壓,孤立無援,不能伸張。

以 戲論戲,《選老頂》說不上頂級,議題探索的深刻程度不如《黑社會》,政治角力不及《紙牌屋》。然而我覺得《選老頂》為了紀錄近兩年的香港時事,盡了最大的 努力。翻閱歷史,便知道歷史資料最大的來源,無非是政府檔案、新聞媒體以及當時出版物。諷刺的是,這些可信的材料,其實非常容易被銷毀。只需一道命令,就 會被消失,真相永遠埋葬。

按照目前香港的政治生態和社會環境,對官方不利的資料和新聞媒道,極可能在一定年期後,消失在官方檔案中,連媒體自身也不會再重視資料保存和報導。曾經哄動一時的社會事件,極可能變成禁語,隨時間消失。若干要後要尋找證據,只可能去看《選老頂》和《十年》了。

與《十年》精準的想像預測有異,《選老頂》對政治和社會現實,等於「搬字過紙」。耳熟能暢的對白如「倒抽了一口涼氣」、「不要問正興可以為你啲乜,要問你可以為正興做啲乜」;豺狼要「呃神爺個like」暗喻西環拉票;阿七洗街派傳單,模仿議會選舉⋯⋯

阿 七離開豺狼場口一段尤其鮮活,一個小混混行街講粗口,立即被警察圍住。導演沒有美化,沒有煽動的特寫,採取遠鏡廣角,其他人訓練有素地安靜在警員之間走 過,唯有一個小角落發生騷動,只有現場爭吵,沒有後續跟進。我們都是那些安靜走過的路人吧。 導演和編劇用了一個詼諧的形式來包裝《選老頂》,各種現實政治的無奈和黑暗,穿插着一個小混混的「自瀆」日記。《選老頂》不是另一套《教父》,黑社會也做 不成政客。香港人就是那批各個字頭裡面的選民,充滿理想的熱血少年滿心以為找到一個可托終生的大佬,結果一出道就給犧牲了。

 

作者部落格:Ooparts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