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主任辛苦了!

2018/1/30 — 11:42

2018年1月28日,周庭、姚松炎等出席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2018年1月28日,周庭、姚松炎等出席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你現在知道為甚麼選舉主任遲遲未能作出決定。因為她要翻查候選人十年的臉書紀錄,我恐怕連自己也沒有這個耐性去看自己的十年詳盡歷史。你參加過甚麼活動,說過哪一句話,她都比你還要清楚。這就是管治人民的最新形式。

這種回溯過去的DQ決定是極其荒謬的。為甚麼呢?就像有人在婚禮宣誓,要對對方忠誠。然後政府過來插手,說「已找到你曾經不忠的證據」,判你宣誓無效。有終身剝奪政治權利,就有終身剝奪結婚權利。另一例子是法庭宣誓要誠實,然後有人找出你曾說謊,於是你又被終身剝奪辯護權利。事實上,一個人宣誓怎樣怎樣,本來就是對以後的行為作出保證,而不是以前。

所以假如世上有合理的DQ,也只可能在宣誓之後,而非之前。選舉主任不能只建基於過往的資訊,她必須讓候選人申辯,問他你以前這樣做,以後還會這樣嗎?以決定他日的誓辭是否有效。選舉主任甚至根本不須作出這種決定。因為一個人宣誓效忠《基本法》後,就表示這是他的最新立場,取代其昔日取態,就如結婚和法庭的誓辭一樣。除非他日這人言行不一,那才需要追究。

廣告

我肯定這種回帶的做法,必定會令選舉主任越來越忙,乃至不可持續。再下一屆選舉,主任又要多看四年臉書。候選人如想對主任報復,真是大可在臉書每天大書特書,貼上十個百個帖子。而假如連區議員也可以DQ,那則更要請千軍萬馬來做資訊審查。社會的生產力或公帑,就是浪費在這種沉悶工夫──雖然大陸政府的確一樣請了無數的人去審視網民帖子。現在想打份政府工來為民請命,的確是越來越難了。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