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偷步」一直都在枱面

2018/8/27 — 9:47

陳凱欣於紅磡嘉麗閣外牆廣告

陳凱欣於紅磡嘉麗閣外牆廣告

在九龍社團聯會整一幅巨型掛牆廣告,為他們的「健康大使」陳凱欣宣傳的問題上,立場博客徐少驊認為對方是「偷步」,又聲稱:「選舉偷步這回事,人人不多不少都有做。不過,『健康大使』的問題是做得太揚,驚死你唔知」,再用男人公然「偷腥」作為比喻。

徐少驊既然用上了「偷」一字,是否暗示對方違反了法例呢?日常語境裡的「偷」, 是指有人違反了《盜竊罪條例》。徐少驊口中的「偷腥」,法律定義上是「通姦 ((Adultery)) 」,台灣屬刑事罪行,香港則可用作證明「婚姻已破裂至無法挽救」的證據,作為提出單方面離婚的理由。然而,所謂「健康大使」,究竟違反了《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哪一條?還是這是僭建,違反了《建築物條例》?

講來講去,徐少驊都沒講出犯了什麼法。既然沒有違法,便不算是法律定義上的「偷」,做得張揚還是不張揚,究竟又有何問題?對方可以掛一張大型掛牆廣告,泛民也可以這樣做,藉此力谷未宣佈參選的新人啊?為何不去做?不做真的是因為這樣做「太揚」,還是泛民無錢做?如果是因為無錢,你又能怪哪個呢?怪建制派?還是大孖沙們太現實,大部分都是趨炎附勢之徒,所以不敢捐錢給你們?

廣告

相反,有些人公然在街上擺放易拉架,如沒事先申請許可證的話,則是違反《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A (1) 條。一件不抵觸任何現行法例的行為,你便說成是「偷步」,一件明顯涉嫌觸犯法例的行為,你卻不敢說成是「偷雞」,為什麼呢?因為自己所撑的人也有份「偷雞」,所以刻意避而不談?

退一步來說,假定徐少驊的「偷步」之說成立,會弄到「選舉經費限制形同虛設」,即是現在的法律存在漏洞啦?為何不主張修例?是因為「人人不多不少都有做」,只是泛民做得比較鬼鬼祟祟?若是港府跑去修例的話,泛民會受其拖累,從此也不能「偷步」?

廣告

更可笑的是,自己明明也在「偷步」,還「偷用」了公家資源,又或者「偷雞」掛易拉架,轉過頭竟然怪責對手「偷步太揚」,這是什麼邏輯?是一群臭男人「偷腥」去跳茶舞,然後埋怨老友把「偷腥」照片放上網,最終弄到自己的「偷腥」行為被老婆發現的概念?這個問題,或許徐少驊比較清楚。

再退一步來說,假定徐少驊的「偷步」之說成立,其他人真的做得很鬼祟嘛?他們是趁人沒注意,三更半夜跑出來擺街站?還是把一些自己跟其他議員合照的街板,放在不當眼的位置了?不是啊﹗那些街站,明明是在人流最多時搞的啊?那些易拉架,明明是當街當巷的擺放啊?那些合照的街板,明明是掛在彌敦道啊?這又算不算「太揚」?還是他們也很張揚,但是一街都係,大家習以為常,多到沒有人理睬?

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拿錢說事,然後話街板所耗費用,比掛牆廣告少。可是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都知道,公共空間不是真的免費,只是政府不收錢,讓大眾免費使用。一個人沒有議席,靠著跟其他議員合照,換得懸掛街板的位置,其實是挪用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公家資源。說得白一點,若是所有街板位、易拉架所佔用的地方,政府也去收取市值租金的話,過百塊街板加起來的租金,分分鐘高過一幅外牆廣告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