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委員會的階級歧視

2016/11/20 — 15:55

【文:蒙兆達(香港職工會聯盟總幹事)】

幾名滿身污垢的建築工人,不識時務,膽敢出入衣香檳影的高級餐廳,尊貴賓客看見大感掃興,紛紛投以厭惡目光,經理更急召保安到場驅趕。4名參選選委會工程界的建築工人,被選舉主任指與工程界無關,DQ參選資格,也不過是反映了選委會由始至終的階級屬性。

每日在地盤爬高擒低的前線工人,他們雖不是專冊工程師,也不是建築公司老闆,但城中一磚一瓦,沒有他們的辛勞和汗水,那有可能建成?不過,我們對於選舉主任的判斷,也無須過於驚訝。因為這不是一個人的偏見,而是整個選舉委員會制度的階級歧視。在各行各業僱員之中,只有專業界別人士可以成為選委會的選民,例如工程師、律師、醫生、會計師、社工等,全是高收入高學歷的註冊專業人士;至於來自基層及前線的工作人員,則無緣於自己界別內投票。例如,校工和書記在教育界不會有投票權;起居照顧員、福利工作員等在社會福利界也沒有投票權,這顯示不同職業等級的差別對待。

廣告

當然,進一步來看,即使是手上有票的專業人士,也不過是整個選委會的陪襯。今屆選委會選民數目共246,440人,當中專業界別的選民已佔逾20萬,高達83%,但在選委會只有300席,其餘三個界別選民人數只有約4萬人,卻瓜分了餘下900個席位。第一界別300席已專為商界而設,而其他界別也被不少商界背景人士以團體票或公司票把持。香港現時的情況,猶如停留在十九世紀初期英國的選舉制度,限定擁有一定財產和收入的人士,才可享有投票權和參選權,充斥著對勞工及窮人的歧視。

選委會的組成刻意排斥窮人,反映了中央政府拉攏資本家建立管治同盟的治港方針。梁振英於雨傘運動期間便曾向外媒坦言,不能開放特首提名權予公眾,因這會讓收入低於14,000元的基層控制選舉過程。而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更曾不只一次公開表示,商界納稅最多、對GDP貢獻亦最大,維持選委會現有的組成才能保證他們的利益不會受損。

廣告

有些人或會認為,建築工人被DQ純因他們反對梁振英連任,卻忽略了隱藏在更深層次的階級問題。很清楚,擺在香港人面前的,除了是不民主的選舉以外,亦是以財富、職業及教育程度的差異來劃分選舉權的階級政治。

曾幾何時,有人天真地以為,民主會隨著資本主義發展而早晚到來,香港資本主義50年不變的承諾亦曾被視作港人的定心丸,但歷史卻告訴我們,只要是有利於企業擴大利潤,資本家不在乎民主或專制,都樂意拉攏和支持。傻瓜,這是政治,也是階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