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操控 迫在眉睫

2015/11/11 — 21: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鄺英豪(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哲學碩士)】

繼早前被踢爆,有選民以「停車場」、「酒店房」,作選民登記之用;近日,再有傳媒揭發,88名活躍政治的建制社團或組織成員,卻報稱獨立或無政治聯繫,參與區議會選舉。

近年來,一系列「操控選舉」的詞彙:「蛇齋餅糉」、「幽靈選民」、「扮獨立,真建制」等,已經與香港大大小小的選舉,扯上關係。

廣告

選舉專制政體 非一日之寒

廣告

自2003年開始,北京決心走向「天朝主義」,以強硬路線治港,無論事無大小,由早前的免費電視發牌,到近期的大學副校任命,都不難發現,北京插手干預的痕跡。本月中的區議會選舉,視為佔領運動後第一場選戰,一直有指,北京已經開盡「國家機器」,用盡各種「政治操控」(Authoritarian control)的手段,誓將泛民打到潰不成軍,連根拔起。

近期,有不同的論者先後指出,香港正被逐步推向「選舉專制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 regime),意指政體雖然容許「多黨選舉」的安排,但掌權者要操控政治過程,確保於競爭的情況下,繼續壟斷權力【註1】。換言之,即是一種「有競爭,但不公平的選舉」(Competitive but unfair elections)。俄羅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方,都是典型例子。

事實上,環顧海外經驗,「選舉專制政體」中,慣用以操控選舉結果的方法,的確見諸於香港,觀乎最近的事態發展,此趨勢亦續步浮面。當中包括「資源超限戰」(Unequal resources competition)、「創造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製造假選擇」(Manipulation of choice)。

資源超限戰

先說資源超限戰,對北京來說,如果要加強操控,最直接的方法,便是灌入豐厚的財政資源,務求「以本傷人」,在選戰中打敗反對派。以建制及泛民兩大黨最近的籌款晚會為例,單單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輕踏台板,獻唱一曲,再加一幅書法,吸引大批中港富豪,爭相捐款,已經為民建聯籌得2,480萬;相反,民主黨使盡渾身解數,整晚只籌得338萬元。

有如此驚人的吸金能力,民建聯及民主黨收入當然大不同。在2014年,民建聯的總收入為9,032萬元,支出為8,971萬元;而民主黨收入只有約1,554萬元,支出為1,193萬元。民建聯的收入大概為後者6陪,開支則為7.5倍。結果,建制派政黨在地區,以數倍至數以十倍於泛民的資源,開設更多辦事處,聘請更多社區主任及職員,派餅派米派飯盒派福袋派電器,大搞各種廉價旅行團,親近選民。

再者,於今次選舉開支上,建制派再次佔盡優勢。出手最重的又是民建聯,他們向每名候選人資助五成開支,表明若敗選就毋須償還,當選則歸還部份,自由黨亦資助開支上限約一半。相比之下,泛民資源相當緊絀,區選大戶如民主黨及民協,只能設債款機制或提供部份宣傳物資。在如此龐大的財政優勢之下,建制派參選人亦無後顧之休,專注選舉工程和造勢活動,自然能搞得更為浩大。

創造幽靈選民

由於區選選區面積小,些微票數足以決定勝負,選民登記人數增減,直接影響選情。這便連結到在「選舉專制政體」中,操控選舉的第二種方法:「創造幽靈選民」。2011年區議會選舉後,爆發大規模種票風暴,懷疑種票個案多達1,600宗,最終近百人被檢控,多人被定罪及判監。其中,廣東省茂名市政協在美孚的一個單位,被揭發「一屋七姓十三票」,最為人熟悉。建制派在上屆區選大勝,亦被懷疑與種票有關。

各大政黨、傳媒今屆自然重點監察,有否同樣疑似種票的情況。結果,又發現一連串懷疑種票事件。如有同鄉會高層兼市政協,以酒店房作為選民登記地址;更有部份安老院院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登記」做選民,而該安老院的老闆正是親建制的地區社團人士。這樣的情況下,難免令人懷疑,這些是否「幽靈選民」,無聲無色地協助建制派選舉。

製造假選擇

最後一種操控選舉的手法,則為「製造假選擇」。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已有建制中人以獨立名義參選。以上屆為例,有報導指,報稱「獨立人士」的黃春平獲建制社團支持,並當選北區區議員。選舉過後,即被揭發,曾擔任中聯辦九龍工作部宣教處副處長,及九龍社團聯會副秘書長,事件引起社會嘩然。

今屆更被爆出88名報稱「獨立」,或索性不申報政治聯繫的候選人,他們實際與建制組織,如新界社團聯會、九龍社團聯會等,有或多或少的關係。經過佔領運動,參選人若被判斷有政治聯繫,容易被標籤歸類。情況驅使更多建制中人,隱藏身份,塑造一個「無黨無派」、「政治中立」的形象,無疑只是「選舉專制政體」的技倆,誤導選民。

距離選舉日尚有數星期,不知道會否再爆出更多,奇形怪狀的技倆;但可以肯定的是,「選舉操控」的攻勢,已經近在咫尺,迫在眉睫。

當國家機器步步進逼,籠罩我城,民主派必須作出抵抗,在社會各界發動「在地抗爭」,合力調查、揭發、抵抗及清除各種各類的「政治操控」,抵禦「天朝中國」的入侵,在地捍衛香港廉潔、公平選舉的核心價值。

【註1】 〈普選之外,更需在地抵抗政治操控─選舉專制下的新本土運動〉,周日東,雷浩昌(2015);收方志恒(編)《香港革新論》,頁97-107。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香 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本文章原刊於《信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信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