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過後 常人的生活

2016/9/9 — 11:56

朱凱廸表示自己不會屈服於惡勢力。(圖:朝雲)

朱凱廸表示自己不會屈服於惡勢力。(圖:朝雲)

我們這類寫手,每天處理的文字無上萬都有幾千。小至一個FACEBOOK POST,到機構年報,內容翻炒再翻炒,寫到手仔軟。偶而玩弄文字苦中作樂,特別係FACEBOOK抽下時事水,就,當然唔係個個老細都鍾意。

「寫野都係小心啲,政治水唔好抽咁多,你估中聯辦唔知個POST係你寫既﹖」

寫字為生的人最討厭的是什麼﹖咪係不食人間煙火的離地老細BAN你個POST,仲要搬埋啲古靈精怪既理由出黎囉。

廣告

話說回頭,中聯辦如果得閒到連我地呢類小寫手都咁睇得咁實,就真係榮幸之至。之但係,「中間人」的食飯灌水對象,點止政治人物或者傳媒朋友,NGO都係食飯收風對象。我就聽過,有從事推動社區議題的朋友,多年前被邀約食個中午飯,食魚翅開紅酒係等閒之事,朋友就話食到一步一驚心,背脊背落。

食個飯都咁辛苦,朱凱迪現在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朱指恐嚇他的是本地人)。

廣告

知道他決定參選,我們呢類隔離區既選民,除了實在地捐錢,就只能送上遙遠的祝福。雖然知道他一定是某些人的眼中釘,但更擔心的其實是他的小女兒。我常打趣說,朱凱迪當選的話,小女孩就慘啦。特別是看到朱凱迪團隊製作的父親節宣傳短片,小女孩一隻拖鞋「車」落爸爸臉上,簡直笑中有淚  ﹣﹣﹣ 爸爸,咪成日攞我黎玩啦。

與朱凱迪素未謀面,但可以肯定他是認真勤奮的人。加入立法會這團泥漿後,他只會忙上加忙。那小女孩將會有一個怎樣的童年﹖只能在電視機見到嘶聲力歇卻長期缺席的爸爸,還是活在不安惶恐中﹖

這些擔憂常在我心頭縈繞。 朱凱迪是一個政治人物,也是一位爸爸。但願他們一家平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