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中間派一個公道

2018/1/24 — 16:02

資料圖片:方國珊,圖片來源:方國珊facebook page

資料圖片:方國珊,圖片來源:方國珊facebook page

【文:唯讀】

方國珊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以千餘票之差飲恨,由長毛奪得末席。選舉後方國珊曾一度說不再挑戰立法會。只是誰都沒料到港共不顧顏面DQ 6名議員,造成立法會任期去到一半再起變數。四度參選高票惜敗的方國珊,2016年立法會選舉拉票時曾豪言「輸咗唔再選」,但誰說五字頭便不能追夢,於是今天再次毅然報名參選,就算今次很可能只是陪跑,最起碼要讓將軍澳的居民有個「投得落」的候選人。

廣告

香港中間派從來不乏市場,近年的民調無取向或中間派的比例節節上升,歸根究底就是黃藍角力的政治氛圍叫選民窒息,對立場鮮明的傳統派別感到抗拒,造就中間派選民群體在民調中佔比可達20-40%,於選戰已經足以左右大局。太多人看到中間派選民的潛力,過往有黃成智的親思維、湯家驊的民主思路試圖爭奪這班選民,但落得兩面不討好的境地,論效果都遠不如持續落區的方國珊來得成功。

強調務實與民生先行是中間派的一大特色,也許方國珊是最能找住這群選民需要的人。中立持平、理性溝通與修補撕裂都不是這班人關心的,他們不是會在最後一秒鐘歸邊的遊離選民,亦非政治冷感只關心經濟賺錢,而是一班在過去幾年已經被香港政治環境折騰得心力交瘁的選民。對他們來說政治碰不得,聽到就覺得頭疼,更不想和誰溝通、修補甚麼撕裂。

廣告

中間派選民在各大陣營眼中都是一大片藍海,事實上「中間」二字本身已經是一塊未動筷的肥肉,沒有人能有效的下定義,引來大班牛鬼蛇神,由溫和轉為騎牆再自命是「中間路線」,試圖迷惑選民。但選民看形勢總是很透徹,反正建制抑或泛民甚或本土進入議會,都是捉一尾小魚進魚缸,翻不出甚麼大風浪。方國珊於多年於將軍澳營營役役的做地區工作故然是賣點,但最重要的是她提供了一個避風港給心累了的港人,不用再糾纏於甚麼法治與公義、無日無之的漫罵攻擊,投給方國珊的選民一半是出於她做實事,更多是一種厭倦現時政治環境的逃避心理。

過往選舉中打著中間路線旗幟的大多有商界背景,當中隱約見到想借助溫和理性,帶出回歸安穩的營商環境,借此吸納商界票源。不過以上思路以經過選舉證實行不通,商界寧願擁抱傳統建制,更能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可能因為中間派選民本身已經政治冷感,所以這份民意一直無力反映在議席數量上,即便方國珊取得三萬多票都未能爭得,議會中始終只有醫學界陳沛然無法歸邊,可稱為中間派。再想深一層,中間派選民在議會中沒有代表聲音,或許正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代表,對參與議會運作不感興趣,自然而然讓路予其他兩派。

方國珊與其說是中間派,不如說是務實派。沒有既定政治立場不代表是在黃藍光譜的中央,更貼切的想法是所謂中間派的選民是在光譜以外的另一個維度,厭倦政治,竭力在滿頭子彈橫飛的戰場上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好得耳根清淨。這年頭抱怨一聲「我討厭政治」很容易招來亂箭,但這的確從是中間派、無取向者的心聲。方國珊算盤打得好,看準一班討厭「立場至上」的選民,以實幹地區工作為招牌,卻算漏了這班人很多根本聞「政」色變,連投票這種參與都不想,並非找不到能代表他們的人,而是無意找代表,又怎會動心思送她進立法會。

每個人都有討厭政治的自由,動輒攻擊他們為沉默的幫凶容易嚇跑人,更可以無限演繹下去投白票廢票是幫凶,不顧全大局含淚投最有勝算的人又被打成幫凶,劃一條誰也說不準的線沒有意義。事實上是香港的政治語境容不下深刻的討論與思想,公民的話語權與政治參與都偏低,有質素的公民立於十字路口,迎來四面八方的洪洪人流,沒有人願意停下腳步與他作有深度的交流,他不免腳底打滑,隨著人流倒向其中一個方向。

香港的政治現實只容得下現實政治,每天的泥漿摔角叫人生厭,每個論點論據都出於立場,任何探討理想政治的應然(to be )嘗試都要付極高成本。於是曾經有思想的人退化成各個派系中一個面譜,不是建制就是非建制,埋首實幹又或是徹底抽離。不再關心亦無力碰政治,落入公共選擇理論中「理性的無知」,只因這個選擇最符合成本效益,隨便外判立場比鑽研每個議題省時得多,何況大家只關心你站在哪邊,從不過問背後理據。

所以於中間派來說,當務之急是重塑香港的政治想像,提供一個低成本的空間讓公民思辯香港將來的社會格局。更要謝絕自稱中間路線,實則騎牆的投機人士,中間派公民不需要亦不在乎佔幾個議席,當下值得投資的事務都在議會之外,重建公民議政的力量,一個不容單純選邊站的地方。方國珊過去十年的表現固然出色,今天香港的大環境下,憑地區工作實打實累積三萬多鐵票殊不簡單,只是地區工作走到盡頭時,便發現最大阻力始終源自政治。口口聲聲說不理政治只論民生的,其實最後終需回歸到政治解決。一個不肯落實源頭減廢的政府,又怎可能不擴建堆填區呢?

新界東已報名參選人包括陳玉娥、鄧家彪、范國威、陳國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