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有三十年 政改新出路

2017/4/28 — 18:10

作者指,修補撕裂是林鄭月娥首位女特首的主要政綱之一,然而只是治標。要治本,政改問題避不了。

作者指,修補撕裂是林鄭月娥首位女特首的主要政綱之一,然而只是治標。要治本,政改問題避不了。

【文:蔡承軒】

修補撕裂是香港第一位女特首的主要政綱之一。然而,這只是治標,根本的問題在於在現行政制中各持分者的分庭抗禮。要治本,政改問題避不了。經歷雨傘運動、人大釋法,香港需要一個受廣泛認同的政改方案以融合各方的摩擦,從根本層面上修補社會撕裂。若政改的問題不盡快解決,香港只會繼續不斷內耗及被赤化,逐漸失去多年建立起來的國際地位與「品牌」。

筆者認為政改的關鍵是中央與香港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協調讓步。因此,若您堅定不移覺得「港獨」是唯一出路,筆者建議您可以不用讀下去;但如果您只是因為現在香港社會的現況而較傾向「親中」(求穩)或「港獨」(求變)的做法,請您不妨繼續閱讀下去。

廣告

現在香港最大的政制問題是特首一人包攬特區及政府首長,掌握整個香港的命脈。以完全民主選舉方式選出特首,中央必然不放心。尤其是香港這個在共產一黨專政國家下的特區,身份頗為尷尬,中央不會冒這個影響國家穩定的險。要在這框架下實行普選,幾乎不可能。

因此,本人建議仿傚瑞士,以「行政委員會」取代行政長官政府首長的角色,分拆行政長官的權力。「行政委員會」應由7人組成,各委員權力平等,政府政策由委員會內部決議。各委員兼任各司司長,分掌兩個決策局,各自提名轄下局長,因此現行的三司十三局也將改革成七司十四局。委員會內部應選出一位「行政長官」主持會議,一年一任,在這之外職權與其他委員無異。7名委員中,6名由立法會(完全民選)以比例代表制選出;最後一名委員則由中央政府直接任命(或由中央授意的方式選出),掌管內地及政制事務,該委員在委員會內部的職權與其餘6位無異。立法會應與行政委員會同年換屆。

廣告

這樣,中央政府屬意的政治派別能在「行政委員會」中佔有主導優勢(1席必然委員),顧及了中央的感情;但同時保留了大部分的民主部分(其餘6席),真真正正達致的「高度自治」,而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像現在的小圈子選舉。此方案也能拉近行政立法關係,提先管治效率之餘也兼顧了建制泛民兩方在政改上一定程度的訴求。

而「特區首長」則由行政委員會行政長官兼任,一年一任。「特首」為香港最高虛位代表,沒有實質行政權力,主要處理禮儀性的工作,代表整個特區。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直接接向特首(虛位元首)負責。特首的角色應同時為中央在香港的最高代表,處理中港關係。「特區首長」與「行政長官」的角色雖由同一人兼任,但絕不能混為一體。

重申一點,筆者建議的絕對不是完全民主的方案。但相比現在的小圈子、之前被否決的政改方案,絕對是香港民主進程的一大步,也是筆者認為最適合香港現況及未來發展的方案。

懶人包

方案:

以7人組成的「行政委員會」取代行政長官的職能。7委員中,1名由中央直接委任,其餘6位由民選立法會以比例代表制選出,真正達致高度自治。各委員兼任各司司長,分掌兩個決策局,各自提名轄下局長,因此現行的三司十三局也將改革成七司十四局。

對中央:

1.雖然不是以往的小圈子欽點,但中央屬意的政治力量依然在行政委員會內部表決時佔有優勢(1席必然行政委員)。

2.開放香港區內的高度民主有利中央在國際的形象,真正兌現中英聯合聲名中對香港民主進程的承諾。對兩岸關係進程也有幫助。

3.有效改善中港關係,減低香港人對中央的負面情緒。

4.中港矛盾得到改善後,中央屬意的政治力量將在香港選舉中獲得更多支持。

5.中央依然有理據(以那1席中央直接委任的委員)向內地人民「強調」中央對香港的管治,使香港政改不會影響內地政治穩定,也顧及了中央的感情。

對香港:

1.雖然不是完全民主,但立法及行政將會真正由香港人以高度自治的方式主導。

2.所有黨派將有機會擔任政府最高層官員(行政委員暨各司司長),委任屬下的局長,分享由建制派多年主導的政府管治權。

3.香港選民真真正正能以選票監察政府。

4.以虛位元首「特區首長」位處香港架構頂端有效推行權力分立的運作,防止現在作為雙首長的行政長官運用自身權力干預其他分立的權力。

5.分拆行政長官的權力有效防止「一言堂」的問題,政府的決定必須由委員會內部討論並達成共識,政策將更全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