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有沒有「疑犯」這回事

2019/9/4 — 16:31

824 觀塘遊行

824 觀塘遊行

香港的警權水腫發脹,腫脹到已忘記了有「疑犯」這回事。

警員在前線執法,可以作合理拘捕,必要時可以使用最低武力,而最終目的是拘捕「疑犯」,而不是按個人喜好以私刑懲罰「疑犯」。「疑犯」到底有沒有罪,不是前線警員說了算,而是要經法院作公平公開公正的審理。在事發現場被拘捕的人,在文明法治社會中都是「疑犯」而不是「罪犯」。「疑犯」和「罪犯」不同,依無罪推定的原則,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疑犯」是無罪的。

打從警方每天四點鐘公開把激進示威者稱為「暴徒」後,概念就給偷換了。「暴徒」一詞主觀色彩濃厚,大有「未審先判」的意味,而每天由執法的警員通過傳媒天天公然傳播,非常危險。警方要執法,就一定要先依法。警方在拘捕「疑犯」過程中,倚恃特權,刻意地又失控地使用過度甚或不必要的武力,倘未經定罪的「疑犯」遭警員毒打而致殘廢或死亡,警方到底要為傷亡事件負上多大的責任?

廣告

警方只需要「公正」執法便可以了,任何附加的舉措都不必要 — 這就是專業。這幾天看前線警員的執法行為,可以說是近乎失控瀆職。打爆頭扭斷手司空見慣,連救護人員到場向「疑犯」施救都給阻撓,完完全全牴觸法例、人權、人道以及警例。

9 月 3 日大律師公會就警方處理公眾示威的手法發表聲明,譴責任何警隊或警務人員濫用權力的情况。公會強調,無論在面對市民大眾或示威者時,都不能使用過分及不必要的武力。套用近日常常聽到的一句話:無論理想有多崇高,都應該以合法、合情、合理的方法來爭取。那麼,警方執法,為甚麼就可以不合法、不合情、不合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