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票於民」倒不如動員抗爭

2016/10/14 — 18:07

作者說,試想在有限度的選擇下,如果多數選民選擇葉劉淑儀(右)之流,或者更不幸的是,梁振英(左)仍是最多人的選擇,各個界別的選委是否仍然義無反顧,投票給這些候選人呢?

作者說,試想在有限度的選擇下,如果多數選民選擇葉劉淑儀(右)之流,或者更不幸的是,梁振英(左)仍是最多人的選擇,各個界別的選委是否仍然義無反顧,投票給這些候選人呢?

特首選舉開鑼在即,來自不同界別的民主派人士紛紛磨拳擦掌,準備參加選舉。大家明知無法左右大局,也要躋身由1200人組成的特首選舉團,當中有不少為的是要「還票於民」,意思是他們決定投誰一票時,只會完全依從民意調查或民間公投的結果。

這樣的選舉委員只按全港民意行事,沒有妥協餘地,也沒有自由發揮的空間,目的是杜絕黑箱作業和枱底交易,並且彰顯民意,貫徹民主原則。用他們的說話,這是近乎美國總統選舉中選舉人的角色,即嚴格依循每個州份投票結果,投下自己手上的一票。

不過,諷刺的是,由選舉委員表達民意,其實與民主派去年否決的政制改革方案,實際上分別不大。該方案規定,特首參選人必須取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成員提名,而該委員會的組成,是沿襲小圈子產生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方法。換言之,過去確保北京能夠控制選舉結果的選舉委員會,變身成為提名機器,確保候選人只限於北京屬意的,才交由香港選民投票決定,當選人從而取得在現制下特首所欠缺的民意支持。

廣告

同樣,今次選舉若只有北京屬意的人物出選,而民主派選委又以民調或民間公投結果決定投票取向,表面上是代市民發聲,但實際上跟假普選的方案一樣,因為沒有民主派候選人出選,談不上有真正的選擇,而就此所作的民調或公投,無異於製造假象,為北京屬意的候選人送上認受性。

試想,在有限度的選擇下,多數選民若揀了葉劉淑儀之流,或者更不幸的是,梁振英仍是最多人的選擇(如參加民間公投的人數太少),各個界別的選委是否仍然義無反顧,投票給這些候選人呢?當然你可以說如此荒謬的處境,與人無尤,只能怪民主派不派人參選所致。

廣告

但民主派不參加特首選舉,確有現實也有原則的考慮。從現實看,民主派能夠派出那個候選人,在民望上可以有壓倒優勢,蓋個建制派的候選人物,卻由於無法當選而凸顯了選舉制度的不公呢?若找不到適當人選,或沒有信心通過競選工程達致預期效果,而選舉委員卻只懂按民調結果投票,最後只會把焦點錯放在那個候選人最受歡迎,而忽略小圈子選舉制度的種種毛病。

因此,與其通過選委去表達民意走向,倒不如把特首選舉看作不同界別社會動員丶組織抗爭的機會和起點。特區成立以來,尤其是梁振英亂政四年多了,不同界別都遇上各項挑戰,部份做法甚至侵蝕了本港的核心價值,而這些損害跟現行集權體制產生的特首和特區政府直接有關,必須撥亂反正。

以高等教育界為例,特區政府通過特首委任大量校董丶教育局官員丶大學撥款委員會等等多管齊下,操控大學管治,主宰教研人員僱用政策丶學術研究重點丶教學內容及方法等等,而每間院校的權力高度集中,往往閉門造車,導致決策錯誤,違反公眾利益甚至違法犯禁。

目前大學的院校自主可謂虛有其表,抵觸學術自由的事情一再出現,如鍾庭耀民調被勸停止丶浸大改制並意圖解僱抗命員工丶政府高官干預教育學院決策丶陳文敏不獲委任為港大副校長、有大學當局掩飾學術造假等等,相信大家早有聽聞。一些校內亂政,如隨意改變評核教硏人員的標準丶動用巨款為校長購置座駕,其實同樣值得社會關注,卻往往逃過傳媒的視線。

因此,趁住今次選舉高等教育界選委,大家可以溫故知新,認清各大學在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各項問題,特別是大學管治的千瘡百孔,從而訂立議程,凝聚力量,發動曠日持久的抗爭,爭取校政的合理化丶公開化和民主化 。

可以說,我們要的選委,不只是民意代表,單單反映我的意向而已,而是高等教育界的抗爭領袖,願意身體力行,背負重任,為大學教育的理想全力以赴。選他們出來,不是要虚張聲勢空言民主,完成選舉投票便了事,而是紮根他們所代表的社群之中,開展持續的在地抗爭,打拼未來。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