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要拿起石頭嗎?

2016/10/19 — 15:36

資料相片:立法會建制派

資料相片:立法會建制派

新一屆立法會剛剛開鑼,對立爭拗已不斷升級。雖然是預料之內的事,但估不到差勁成這麼樣!

上星期在一個講座中,談及「群體的復和」,我指出兩點,第一,「民主溝通是群體復和的助力」,當然相反的,極權假民主只會激化矛盾和衝突。這是香港和立法會今天的情況。

第二是「明白自己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才能建立饒恕」。不論在社會或教會,甚或是一兩個人之間,只看見對方的錯,自己是受害者,受害者也會變成加害者,結果雙方持續對立。立法會議員用不正式的方式來宣誓,這不是合理的行為,傷害他人的感受。但從另一角度看,他們是因制度不公,制度的暴力,成為了受害者。加害的人正是那些為不公制度護航的人。立法會現正處於這狀態,彼此傷害。

廣告

在講座中我又指出,只要求一方認錯是無法解決雙方矛盾,惟有彼此認錯,雙方才得醫治。不過,在今天的社會和立法會中,這想法是太奢望了。人家也會說我太天真。

兩位青年新政議員在宣誓時的行為,相信不少人已表示不認同,包括我在內。但不單特區政府不惜代價要剝奪兩人議員的資格,建制議員也想盡辦法阻止他們宣誓。或許他們會說:「不是不讓他們宣誓,只是要他們承認錯誤。」但敢問:「你們沒有錯嗎?你們有沒有為自己行使不公義的議會制度對民主的的壓制而認錯嗎?」建制議員常指責非建制議員拉布流會,但自己用同樣方法阻止立法會進行,就自圓其說,指這是「痛苦決定」。

廣告

兩位議員在宣誓時所作的,傷害了不少人對國家的感情。但包括了他們和不少香港人在內,也同樣感受過去幾年,飽受不公義議會制度的壓迫,是誰傷害了他們?談到侮辱中國和國人,邢福增院長在「辱人與自侮」一文中也指出,過去幾十年,中國共產黨對待自己國人的殘暴和極權,豈不更是對國人的侮辱。這種對國人的壓制已延伸到香港,為甚麼我們不對這些事口誅筆伐?我們有沒有要求中國政府認錯呢?

是看見人眼中的刺,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嗎?(馬太福音七章3節)我們都會如此。求主饒恕。

想起聖經中約翰福音八章1~11節的經文。有法利賽人將一個犯姦淫的女人拿到耶穌面前,要按着律法要求用石頭將她打死。但耶穌問他們:「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沒有人敢說自己無罪,於是一個一個的離開了。耶穌只是對這女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究竟以後這女人會否犯罪?聖經作者在此留下空白。

立法會主席(雖然對他擔任這位置的合法性仍有不少存疑)已作出了裁決,在沒有要求梁游二人道歉下,只要他們作出要求,會讓他們重新宣誓。法庭亦否決發出臨時禁制令。假若他們仍繼續不作出正式宣誓,他們不但沒有履行法律要求,也實在辜負了香港人對立法會議員的期望。但假若我們仍想阻止他們宣誓,除了對你們用 38 票選出來的主席不尊重,不尊重法庭的裁決(當你們口口聲聲說要尊重法治)外,更是對梁游二人擲石了。基督徒議員尤得注意!

他們宣誓後會作甚麼,那便要我們繼續留意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