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香港平凡日常 罷工推動獨立調查

2019/8/4 — 10:02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由於最近濕疹久久不退,週末我直奔醫館。

「最近睇好多新聞嗎?濕、熱、毒都齊曬喔。」醫師笑。看來因此來看病的人,為數不少。

等藥途中,電視直播旺角遊行,立即引發討論。護士 A 問剛進來的病人,來的時候有不方便嗎?遊行是否有影響交通?病人還沒回答,周圍烽煙四起。

廣告

病人 A: 「唉,個個星期咁搞,搞事嘅人多到打又打唔曬,拉又拉唔曬。」

病人 B : 「唔係啊,警察有拉 – 係又拉唔係又拉。」

廣告

病人 A : 「拉乜鬼?拉咗咪又吿唔到?」

病人B: 「咩吿唔到?吿左四十四人啦。大佬,有人路過都被告啊!」

病人 A : 「咁班靚仔打人丫嘛。」

我聽得有點火,反駁他:「警察都有打人啊!」

病人 A 也聽得有點火:「咁唔通企係度比你打?」

有關警察是否使用過度武力,我況且按下不表,只說:「既然雙方都有打,咁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唔使一竹篙打一船人。」

這是,病房中傳來一陣陣慘叫,看來是有人被按摩得痛了。

病人 A分了一下心,過了一會才記得自己要說甚麼:「唔可以獨立調查!」

這時,他身旁的妻子加入戰團,出奇地與他持反意見:「就係因為雙方都有人唔啱,先要查丫嘛。咪而家個個星期都有人打人,有人被打,然後大家亂咁鬧,為乜?」

病人 A:「總之唔可以獨立調查!一查,d 嘢咪會停曬?」

我當下氣得所有濕疹同時發出來,想跟她好好談。

這時,醫師看完症,護士把病人帶出來 – 是一位坐輪椅的婆婆。病人A 夫婦倆立即上前,接過輪椅,開始收拾行裝離去。婆婆腳不好,看病的時候被按摩得很痛,慘叫連連。原來病人 A 不是病人,是照顧者。夫婦倆嘴裡依然呢喃著各自的論點,一邊卻有默契地替婆婆整好坐姿,跟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病症與晚餐。A 由勇捍的鬥士,搖身一變成乖巧的兒子。

婆婆總愛逗年輕人聊天,沒什麼管兒子,反而笑眯眯的看著我。平常的話,我肯定會跟她搭嘴,或者幫忙收拾夫婦倆橫躺在地上的行裝。可是當時,我腦袋中正運轉著剛才大家說的論點,反應不過來,呆若木雞,辜負了婆婆一番美意。

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日常」 – 一種個多月來差不多沒有留意的狀態。除了反警暴和撐警大遊行,監察政府和保護學生,市民其實還有日常需要照顧 – 一種不能說不幹就不幹的日常。

週末要帶患病的老者覆診,或者自己身體不好要看病,本來已經夠累,竟然在等藥期間也不能靜靜一下,或者互相勉勵,而需要在每一寸可能的空間論政。

啊不,不是論政,而是以最短的時間,說服對方同意自己。哪怕是道理不在己方,或者中間有想不明白的地方,也不能平心而論,凡事只能靠兇、哮、惡、快。這對於政治光譜上任何一點的人,都是一種精神折磨,長此下去不崩潰才怪。

夫婦倆整理好行裝,男人臨行拋下一句:「千萬不要罷工,知道嗎?」我唯有苦笑,目送他們離去。

他們走後,護士 B 幽默地說:「林鄭都罷咗成個月工啦!」

對啊,始作俑者把社會搞得一團糟,然後把警民推上前線,擾亂民眾的日常,自己躲在禮賓府罷工。當老闆們口口聲聲讓罷工員工分擔租金的同時,到底林鄭憑甚麼出四十萬一個月糧?

政府一直逃避獨立調查,民間對於近日發生的事件無法取得共識,沒有可靠說法可依,被搞得身心俱疲的,值得嗎?政府對你有恩,所以你費盡心神,也要跟身邊人說它的好嗎?

沒有人想天天看警民衝突,也沒有人想要每個週末想辦法繞路外出。可是,解決辦法不是讓警察無理拘捕所有人,讓示威者從螢幕上消失;或者天天躲在螢幕後面,痛罵警察喪心病狂。想要真正走出這個死局,必須找一個讓人信服的說法。否則,即使強行把其中一方噤聲,社會繼續撕裂,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解決衝突,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能做到。這點,連早前接受訪問的警嫂Sunny 也同意,並正積極推動。

因此,請認真考慮,到底是苟且地上一天班重要,還是站出來促請政府處理爛攤子,還你長久的平安日子重要。這不為警察,不為學生,不為政府,甚至不為香港。這為的,是還你平安的日常 – 一種不需要連連因心火盛濕疹連連的日常。

無論你持怎樣的政見,也請好好站出來,為自己的「日常」負責。否則,就算你把所有街坊都罵遍了,你的日常也如青春,一去不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