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邏輯雖好,但不及立場重要

2018/9/10 — 16:22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今早聽罷一個電台時事節目,訪問一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如何回應香港民族黨陳浩天在外國記者協會(FCC)發表午餐會演講一事。該立法會議員回應道,若有人在美國宣揚恐怖主義會該怎麼辦。主持人神回一句,那是違反人類基本道德的問題。該議員頃刻語塞,也讓筆者想讓到文章的標題。

今天的香港,好像失去了理性討論的能力,也容不下理性分析、思考。港獨是校園內的禁區,是「不能觸碰的紅線」。原因,是因為港獨「沒出路」、是「死路一條」。到底甚麼是「沒出路」、誰說、對誰來說是「死路一條」等等,我們都好像不能討論、不應思想。「不能觸碰的紅線」,是誰的紅線?為何有如此說法?這個說法,放在香港、整個中國的「大棋盤」該如何理解等等?社會似乎都漸漸不容有質疑、不容有其他的說法和答案。

廣告

今天筆者不打算回顧港獨的前世今生,但只期望可以沒有預設立場的討論一下,為何有港獨不能談之說?先從現今香港法例來看,陳浩天的演辭只是分析了港獨思潮背景的點線面,並沒有一絲鼓動人們起來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統治。叛逆的元素有嗎?有鼓勵侵略嗎?有鼓勵發動襲擊嗎?有煽惑意圖嗎?若這些都有或有其中一個半個,為何香港特區的保安局、警方都不執法?把相關人等繩之於法,不就行了嗎?為何今天沒有?

建制派議員發表的聯合聲明,包括指外國記者會干涉香港內政、沒有尊重中國國情等。這些指控可謂荒謬之極。若是有真憑失據,請說明外國記者會犯了哪一條香港法律,然後報警。可惜,只訴諸於情緒,如甚麼「尊重國情」,連最基本的理據也看不見。更只懂跟著前任特首梁振英,說特區政府應該檢討未來外國記者會的會址租約,以這些東西來達到脅逼、威嚇他人,不是更值得不齒嗎?

廣告

外國記者會在這件事上的取態及面對的情況,更真真實實地把香港過去二十一年,在實行一國兩制的問題、局限,原原本本地呈現在世人眼前。中國及香港部份人的「恩主心態」,視自己為別人提供了一些方便、好處,所以「你」不應該既收別人的「恩惠」,又說別人的「壞話」。若「立場」不「恰當」,邏輯再好,也只是證明了「立場」錯了,「政治」上「不正確」。沒有顧及「感受」,尤其是我「恩主」的感受,簡直就是「恩將仇報」。

但,失去理性討論的空間,就會引發更多的問題。引述商業電台新聞報導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的回應:

「他(劉兆佳)指近年中國面對國家安全的內外環境正在惡化,內部不穩定因素增加,外部則有美國對中國採取戰略遏制措施,加上港獨勢力出現,都增加了中國的戒心,認為中央政府在今次事件,貫徹了對港獨零容忍的態度,外交部的強硬回應,是要警告外部勢力不能利用香港興風作浪,但同時也留有一手。」

中國近年強推「中國夢」、「建設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何來「內部不穩定因素增加」?既說自己是強盛一國,又何以會有「國家安全的內外環境正在惡化」?這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不正正就是道出了今天中國面對的困境,和其中的一種解讀嗎?

身為老師,如果討論不能沒有禁區。我要說的,便可能包括:中學生不應談戀愛,因為談戀愛是使學生不能專注學業,不能盡獻國家,阻礙了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香港的城市規劃一流,填海造地是唯一可行解決香港土地供應不足面對需求的問題。「港獨」兩個更是不能出口,因為這是代表醜化國家、分裂國家的行為。如果這一天真的來臨,我會懷疑自己身處於中世紀甚至是古代的極權國家,明顯不能問「為甚麼」,也知道社會只會倒退、是非標準只有當權者的一套,沒有也容不下其他人的聲音。

最近,讀畢一個有關二十來歲、三十來歲一輩的調查,指有意移民或已經計劃移民的比率創出新高。箇中原因複雜,但肯定能說,嘗過自由、人權滋味的人們,清楚知道自由、人權的可貴,也不惜一切去爭取、保存它們,寧願到別國當三等公民,也不願在「自己地方」當奴隸。這種心情,政府的官員們、建制派中人,有明白過嗎?

 

原文於 2018 年 8 月 18 日《信報財經新聞》,蒙作者允許轉載。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