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一切美好的

2016/8/3 — 13:12

作者配圖

作者配圖

我們活在一個了不起的時代,每天目睹美好的詞語變質,舊日珍重的價值在扭曲,荒謬變作日常。 

「愛國」,愛自己土地的文化歷史與傳統,很好。但當「國」已被「黨」綑綁,難捨難分,愛恨交纏,怎麼辦?再看看「愛國」人士的嘴臉,你就明白,「賊」字已成為「愛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廣告

「法治」,尊重法律精神、司法獨立,很好。但法律已成為當權者工具,強力部門要法律有法律,自賦權力詮釋,發明電視公審,無人有權監督。以法律作工具,香港急步趕上融合。

「中立」,人人自詡中立,就以為光環耀眼,當你見到警隊說自己中立,選舉主任說自己中立,根據主觀臆測作判斷,也叫中立,「中立」,真係難聽過粗口。

廣告

「客觀」,做新聞要客觀,不帶主觀情感,很好。但「客觀」卻被眾多傳媒老闆詮釋為「旁觀」,不出力監督權貴,不質疑官員前後矛盾,只會被動地接收資訊,無興趣追求真相,然後自詡「專業」。

「真相」,還記得,小學讀書,老師教人追求「真善美」,「真」排第一;讀科學,要「求真」;學做記者,「記者生涯原是真」。現在很多人不加思索,掛在口邊「你有你的真相,我有我的真相,沒有誰比誰高尚」,卻從來沒有深入了解事情,縱使真相有時難以觸摸,但我們可以嘗試追尋,步近真相。講呢啲,佢當你白痴。

有錢賺盡的人,說自己有「良心」;每隔幾天要為自己辯解沒有囤地沒有經營劏房的人,卻負責打擊劏房,為政府搶地,這叫「問責」。

「廉政」,也曾是香港之光,內地肅貪搞廉政,好歹也要到香港廉署取取經,前任專員的擦鞋醜聞,早已貽笑大方,近日的人事混帳,七國咁亂,好好一個金漆招牌,落得如斯田地。

現在寫文章,那些甚麼「愛」、「正義」、「良心」、「中立」、「客觀」、「專業」、「法治」、「廉潔」,非無可選擇的話,都盡量不用,免自己發笑。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刊於作者博客的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