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一場 雨傘革命】10月28日

2015/10/28 — 6:12

沒有人預測到,佔領行動可以堅持到滿月。

有位女士,每天處理完家務,能來的都來夏愨道佔領現場留守,比她女兒更多時間在雨傘廣­場,營帳就在我的帳幕背後。一個晚上,她過來跟我說話,表示很擔心,怕原本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運動,演變成暴力衝突。她也很傷心,她因為支持三子出來,卻在同一陣營裡面聽到­很多對三子的辱罵。她不理解為甚麼「三子不代表我」「雙學不代表我」。我跟她解釋,瞬­間佔領後,很多人覺得是自己食催淚彈、頂警棍、捱胡椒噴霧衝出來的局面,自我開始膨脹­。自我膨脹後,任何人都不信任任何人,認為自己的才對,不聽別人意見,就形成當前的局­面。她為這個很憂心,不知道運動的方向,期待三子再出來帶領,只要三子呼籲,她就會跟­從。可是,當時已不是三子可以號召的環境。後來三子自首,她也跟隨去了。

談到佔領終會完結,我們未來可以做些甚麼?我約略說了,香港進入抗命年代,只要每個人­抱著決心,任何事採取任何方法跟政府不合作,人人不合作就可以拖垮政府。於是,她做了­「十萬個做甚麼不合作運動」的標語,舉傘滿月的集會,掛在身上,希望提醒大家想想,如­何跟政府「不合作」。那張標語,那晚後借了我營帳前掛著,因為我與同伴的營帳前是通道­沒有阻擋。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