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一場 雨傘革命】10月30日

2015/10/30 — 6:18

一位香港大學社會科學課程導師,帶了一班學生到來夏愨村,在這個獨特的時空,借助 Mandala Drawing 讓學生做個自我反省。她認為社會越來越兩極化,但在這兩極化當中,每個人都有自身社會­價值或者人生意義或終極關懷。她希望學生感受運動之餘,瞭解自己內在的價值,探討自己­在運動中參與了甚麼,內心聲音是甚麼。特別是現時社會有各種聲音,反而會令大家忽略了­自己的聲音。這堂實地活動,是讓學生自我的聲音透過畫像表達出來。Mandala Drawing 是一種透過圖像顏色將靈魂深處的感覺釋放出來。

其實我不太懂。

不過,在佔領運動中,的確很多人透過圖像表達內心。那時,如果讓周永康、黃之鋒隨心畫­一幅 Mandala Drawing,他們會畫出甚麼?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