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一年,媽媽罵我不孝

2017/6/5 — 12:21

資料圖片:2014年 六四25周年

資料圖片:2014年 六四25周年

【文﹕黃比高】

我是個末代70後,記得中學時很喜歡Beyond,家駒離開時,我哭得像豬頭一樣。媽媽見我哭成這樣,沒有安慰我,反而說「老豆死了又見不得你這樣傷心」。我應了句「我都唔識老豆」,就因為這一句,我幾乎被掌摑,更被媽媽恨恨地罵我不孝。沒錯,我爸爸的確早已過身,但那時我還未夠一歲。

對我而言,談不上我與爸爸感情有多深厚,我甚至對他認識也不多。十多歲的我都未懂人情世故,當刻只為失去一位非常崇拜的偶像而傷悲,這是我最直接的感受,有錯嗎?就算有錯,是否亦要檢討為何多年來我對爸爸的認識仍是如此單薄。

廣告

應否悼念六四,近年成為老幼兩輩之間爭論的話題。首先利申,六四那年我是個小學生,但已有簡單的獨立思考能力。當年「5.28」遊行我有份參與,即使當時未必完全清楚背後的理念,但電視螢幕上那昏黃的長安大街、士兵在火堆前舉起槍枝、民眾慌忙以手推車推著傷者……所有畫面至今仍然歷歷在目。

如果我還未忘記,我相信大部分香港土生土長的30、40、50、60、70後,其實都忘不了那段歷史。差別在於你記得幾多,又願意承認幾多。對我而言,除非得了甚麼病而記憶衰退,否則我拒絕遺忘六四,亦希望能為當年的死傷者討回公道。

廣告

但現實是,近年每當有機會與一些90後談起「六.四」,他們第一句大多說「我未出世」。除了令我驚覺時間過得真快,亦讓我意識到原來那件事對他們來說是那麼遙遠。作為過來人,如果硬要一些未曾經歷過的人,以第一身感受去對待事情,我覺得並不公平,亦不切實際。但除了指罵,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呢?

當年被媽媽痛罵一頓後,我沒有發晦氣說不再承認這個對我來說近乎零接觸的爸爸。事實上,每年清明重陽我亦會和家人前往拜祭,因為我深明這是我的根。不過,直到這一刻,我依然覺得媽媽亦有一定責任。因為多年來她只讓我知道那個是我爸爸,卻沒有向我細說過他的過去,令我對爸爸的認識如此模糊。

現在細想,可能媽媽因為覺得爸爸太親近,反而想像不到我所感到的陌生。又或者她原來根本未想好用一個甚麼方式,多角度地將爸爸介紹給我認識。不過,在「不認識」的情況下,我已被冠上了「不孝」之名。

 

(作者簡介﹕土生土長末代70後,沒勇氣做街頭戰士,卻不甘心蒙蔽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