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9/27 - 11:37

那一片「中立」的幸福樂園

9月26日,政府在伊館舉行「對話會」,場外市民高舉象徵「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

9月26日,政府在伊館舉行「對話會」,場外市民高舉象徵「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

每次見到這類型民調,有一列數字,我總覺得好奇怪。

就是香港人的政治光譜分布比例,例如最近這個《明報》委託中文大學做的調查,自稱「親中派」或「建制派」的被訪者,加起來只有7%,自稱「中間派」或「無政治立場」的,卻有41%。

明明「親中派」或「建制派」在選舉中得到約一半的選票,為何甚少人敢認自己親中親建制?可以推斷,那些自稱「中立」或「無立場」的人,很大部分在選舉中票投建制派。

廣告

不敢認,有幾種可能。

一,當你看到香港政壇愛國先鋒的那副德性,或目睹「愛國者」參加完撐警集會國旗隨即當垃圾,又或是流氓惡棍拿着國旗當令箭,真正愛國者,理應恥與為伍,很合理。

二,當你看到所謂建制派現在被何君堯搶盡風頭,加上建制派政黨大員每次政治事件頭搖又尾擺飄移境界,例如反修例事件,支持修例係佢,支持暫緩又係佢,支持撤銷又係佢,勢色不對時則做縮頭烏龜,市民要大大聲承認自己支持建制派,應該是一個艱難的心理關口。

三,不認不認,對投票時就歸隊,為何如此?乃因無政治立場的人,意味對一切甚少價值判斷,無愛無恨無喜亦無惡,亦無甚原則,投票時能剩下的唯一標準,就是實利與幸福感,蛇齋餅糉很有用。

林鄭月娥第一場對話會中,30個發言市民中,言談中明顯「藍絲」只有三位,另外三位刻意站在「中立」位置,其言談方式很典型,例如有一位強調了幾次「對連儂牆我是中立的」,很迷信「中立」二字,以為是可以戴在頭上的光環;又有一位強調多次自己在機場航空界工作,講經濟講旅客數字講港珠澳大橋,只講表象卻絕口不提國家級白色恐怖在對付國泰;又一位男士,語調平和,酷愛講數字講宏觀經濟講大灣區,說自己做很多研究,香港人要理解內地人感受,等等。

不談政治,意味只盯緊眼前亂局,腦袋思考範圍,不會問前因後果,不會想深層矛盾,只講經濟講發展,抽空離地,然後因為「中立」而感覺良好,為自己的犬儒與順服,找到安身立命之地,就是那一片叫「中立」與「我無立場」的幸福樂園。

在強權與受壓逼者之間,你選擇中立?我又想起納粹德國的歷史教訓,暴政之可能,全因眾多醫生、律師、公務員、平民百姓說「我無立場」,然後默默配合。
沒錯,人生的選擇,悉隨尊便,有人重視自由、尊嚴,有人重視穩定、幸福感。

我想起回歸前後,已故大嘴巴兼全國人大鄔維庸醫生的名句:既然被強姦是無可避免,為何要抗拒,何不好好享受一下?

當一個人被強姦時,大概只能有兩種反應,一是反抗,二是為免受更大傷害,就聽從鄔醫生的忠告。很多人選擇站在強權的一方,反而可以理解,有時那是弱者的無奈。

還有一種人,被強姦時會說,我中立,我沒有立場;不肯認,只是因為不好意思講你好享受而已。

***   ***   ***

相關文章:
一場自取其辱的對話騷
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