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人還是繼續扮嘢,唔明點解年輕人鄙夷那面「旗幟」?!

2019/9/24 — 20:06

圖片來源:TVB直播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TVB直播影片截圖

那邊廂貴為政協副主席兼前任特首梁振英的挑機讕語仍言猶在耳,這邊廂另一個同樣貴為政協副主席兼前任特首的董建華又胡言亂語了。一向被譏誚為「老懵懂」的董先生不改本色,發表聲明表示對於年輕人「貶損焚燒國旗感到極憤怒」,並指責「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肆意踐踏,是對全國十四億人民感情的嚴重傷害」,同時聲稱「國民教育的重要性」,期盼「讓年輕人成為守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中堅力量」云云。

筆者對於董先生的聲明,簡單分析為四點:(一)個人對國旗受貶損的強烈反應;(二)譴責如此行為的負面影響;(三)強調必須重視「國民教育」;(四)對年輕人還是有所期望。總的來說,整件事的關鍵問題是:為甚麼香港年輕人如此鄙夷那一面有著「國家」象徵意義的「旗幟」呢?筆者以為,董先生和他的同路人其實心裡有數,或者心裡早有一定的成見,把香港年輕人對於那面「旗幟」的反感情緒鎖定在一個思想模式之中,從來不敢正視和認真處理,卻又不斷編製出這個那樣的「稻草人」,自欺欺人,以至索性詐作懵然的裝睡起來,讓感覺繼續麻木……實在可悲、可憐和可恨!

對於董先生的個人憤怒情緒,筆者不欲多言,因為一向借助「國家意識」、「愛國主義」和「民族統一」等理念來籠絡和操控人民思想的極權黨國政府,「國旗」受污損等同國家和民族尊嚴受到重大羞辱,因此,以董先生的從政背景和當前的政治地位而言,正如所有中央黨人、左派和建制人士一樣,必須鮮明護旗,畢竟這是「理所當然」的「政治表態」反應,但是到底有多少真情實意的「國家感情」筆者便不好說了。其次董先生所謂「踐踏一國兩制」和「傷害全國人民感情」的指責,更是不著邊際的空話虛言,因為對於香港人來說,他們已慣於在熒光幕前聽膩了中央黨人的說詞套路,陳腔濫調與外交部、國務院和中聯辦發言人所說的如出一轍,只會惹人嗤之以鼻!  

廣告

就以筆者在澳門成長的個人經驗來說: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仍然有一定的政治影響力量,以及在認識和感情上的認同;中學遷往香港後一直在殖民地英治下渡過逾五十年,對於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已再沒有太大的感觸,卻由於加深認識當時內地「國情」而對五星旗極度反感,此外對米字旗一直只有疏離感覺,也曾因保釣運動而焚燒過膏藥旗和星條旗。筆者以為,人民對象徵「國家」的「旗幟」所產生的感覺,絕對不可以單純視為「想當然矣」的「個人與國家」之間的因果推移關係,卻是個人對國家的認知和認同過程中的客觀尋索和主觀肯定。

概括而言,年輕人對於象徵「國家」的「旗幟」所擁有的感覺必須源自他們對這個「國家」的認知、經驗和感情,豈能只靠宣傳、教導、勸喻甚或指令便可以奏效,叫年輕人面對一面旗幟時便油然而生的懷抱著尊敬和擁戴感覺呢?回歸已逾二十年,大多數香港年輕人缺乏「國家意識」,沒有「民族觀念」,以至不認同「中國人身分」,都是客觀事實。不過,毛澤東說得十分正確:「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那麼,香港年輕人鄙棄這個「國家」,以及那面「旗幟」當然事出有緣故。可是,對於這種現象,中央黨人和那班庸官奴才,一直解說為「殖民地後時代」的思想遺害,歸咎於外部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的煽惑和荼毒,以及在教育上的嚴重缺失和誤差等等,卻從來不會內省和認錯,只是一味把一切偏差失誤都投射到外在因素,因為共產黨永遠「偉大、光明、正確」!  

廣告

可是,年輕的一代有其個人經驗上的認知能力和判斷能力,他們當然曉得內地近三十年來的經濟成果和國力增長。不過,只要他們更深切了解到內地過去七十年來在「民主、自由、法治」等範疇內的倒退情況,對人權的逼迫惡行和打壓弱勢族群的劣跡,必然有所省悟。如果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筆者更應該說,年輕一代人的眼睛不僅更雪亮,心底更純真清明,藉著現代資訊科技的訊息廣傳,對內地醜惡殘暴的政治現實有更深切認識,也更容易作出直率的反應。那麼,所謂「國民教育」所要灌輸的「國家意識」、「愛國主義」和「身分認同」等等浮薄的書面文字觀念,到底能夠起了甚麼積極有效作用呢?!

以筆者個人「老餅」身分來說,那面「旗幟」根本已沒有甚麼意義,難言任何感覺,因此那面「旗幟」被鼓掌被擁抱我是心如止水,被貶損被焚燒我也心不興波。不過,作為基本的禮貌以及避免觸犯《國旗法》,筆者不會有任何不必要的藐視行徑。為此,筆者還是勸說年輕人絕不要躁動,致令「以身試法」的犯險!說到底,筆者面對著那面「旗幟」以及所代表的「國家」,當下只有冷漠的悲哀感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