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年,港大的自由氣息

2015/8/26 — 17:47

香港大學法律系師生合照(1972-1973),第二排右十是余若薇。( 點擊放大圖片 )

香港大學法律系師生合照(1972-1973),第二排右十是余若薇。( 點擊放大圖片 )

1972年的港大,沒有法律學院或學系,只是屈居於社會學系下的一個小小「law記」(department);甚至沒校舍,全部法律師生暫居於堅道一幢舊警察宿舍中。圖書館根本不是靜修之處,女生穿著當年最流行的木屐,在木地板上走來走去咯咯作響;古老大窗向街外望,閃亮的跑車正等待時髦女大仙(senior)放學,大學是結識異性朋友的最佳機遇,誰有興趣看那艱深苦澀的法律典籍?有時間不如到到蒲飛路sports centre做啦啦隊 (註﹕本人從不運動,只有資格做啦啦隊),或附近Pink Castle餐廳聊天 (註﹕當年侍應友善,齋飲不會雙計,亦不趕客)。

開學第一天「蒲記」 (Professor)叫每個學生望望左,望望右,已警告明年有一個不能留低,但剛從中學「釋放」到大學,那種自由自在的氣息,令人陶醉,蒲記的說話早已拋諸腦後。

第一年考試放榜,蒲記沒騙人,肥佬留級三份一人,更奇怪是發現自己成績全部優等,才猛然醒覺原來渾渾噩噩竟然選對了人生方向,收拾心情專注功課,法律成為終身志業。

廣告

老實說,能進入港大做天子門生,也許不知天高地厚,但理應有點腦筋。感激當年的教授,不會像今天某些飽讀詩書的學者,發甚麼公開聲明批評學生不是,刊登甚麼文章稱學生是「寵壞了的小混蛋」,在電台批評學生甚麼「禽獸不如」,更加不會以為學生不懂思考,只會被甚麼政客操控。今天的港大,學生仍然嚮往自由,老師是否一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