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遺忘的 有音樂替我們記著 ─ 與六四有關的香港流行曲

2017/6/4 — 12:54

達明一派錄音室大碟《神經》

達明一派錄音室大碟《神經》

1990年,達明一派推出第六張錄音室大碟《神經》,這也是劉以達與黃耀明第一次拆夥之前最後一張專輯。達明一派的歌曲向來都有深意,但《神經》應當是最晦澀的一張,音樂也相當具實驗性,倒也像是映襯碟名,發神經。無可否認的是,在達明一派粉絲的心目中,《神經》無論從藝術性,還是音樂風格上來說,都是最經典,最成熟,最臻於完美的一張。

《神經》中,最膾炙人口的一首歌,大概是《十個救火的少年》,歌詞講述的是十位志願消防隊的少年去城中救火,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一個一個臨陣退縮,最後只剩下三位少年,卻難以憑藉他們的微薄之力撲滅大火,反倒被火舌吞噬。歌曲所描述的悲劇並不陌生,許多失敗令人感慨不是因為寡不敵眾,卻正是因為各人各有私心,輸在自己的身上。而歌詞的這一段:

被撇下這三位成員
沒法去令這猛火不再燃
瞬息之間 葬身於這巨變
在這夜這猛火像燎原
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
就似在怨 用處沒有一點

廣告

更是錦上添花,大眾記憶從來都如此殘酷,那堅持到最後一刻的無畏英雄,卻因為結果而被怪罪。

十減一得九 九減一得八
八減一得七 七減一得六
六減一得五 五減一得四
四減一得三 三減一得二

廣告

在喃喃的對白中,歌曲逐漸淡出,這首歌極盡戲謔的背後,卻是深深的唏噓。

《諸神的黃昏》又是專輯中一首佳作,當然和瓦格納的歌劇並沒有關係。 「濃霧已安葬黎明\ 從廝殺的角落裡驚叫中一抹鮮血屠城\ 期望眾生更虔誠」一句歌詞暗示了歌曲背景,這首歌正是形象描寫了血色之夜觸目驚心的畫面,黎明不會來臨,紅日不會升起,繁星隕落,連長夜也不復存在,只有痛苦的嘶叫,只有混亂,只有地獄熊熊烈火在焚燒。

日月迷離 荒土千里
大地長河也退避
萬物流離 滄海千里
地上人群更痛悲
日月長眠 天昏一片
末日來臨更美善
萬物無言 哀歌一片
造物神靈散似煙

有什麼景象,可以比末日更可怕,連造物主都魂飛魄散,這世界就是無間地獄,沒有拯救。

《皇后大盜》表面寫的是一對珠寶竊賊情侶的亡命天涯之路,但不免讓人聯想到黃雀行動。「繼續去路\已斷退路\ 沙滾滾 \願彼此珍重過」,是逃亡學子們的茫茫前路,不論曾是情侶,還是戰友,都將面臨分道揚鑣,各自命途多舛。而另一方面,雖然未來長路漫漫,可是退路已斷,無論對誰來說,都做好了再也無法返回故土,與親人團聚的準備,只有一句「彼此珍重過」,就此永別。

《神經》中,最值得讚歎的神曲自然是《天問》,前奏以古箏、嗩吶和大鼓,帶出黃沙滾滾的中國大地的蕭瑟的畫面,以蒼天比喻至高無上的權力,地上眾生活在恐懼與苦難之中掙扎沉淪,或有不甘不公而斗膽反抗的,可是,一句「千秋的咒詛何時作罷」的嘆息,卻正是中華民族輪迴不絕之苦難的寫照。

這首歌或許是對天地無情最好的註解,周耀輝作的詞句句都是經典:

抑鬱於天空的火焰下
大地靜默無說話
風吹起紫色的煙和霞
百姓瑟縮於惶恐下

誰挽起弓箭 射天空的火舌
誰偷仙丹飛天 月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瘋顛的漆黑的火焰下
沙啞的叫喊是烏鴉
洶湧起一天丹緋雪花
千秋的咒詛何時作罷

誰斗膽挽起弓與箭
射天空囂張的火舌
誰不惜偷仙丹飛天
月宮孤單安守青天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將近三十年來,當百姓於沉默中淡忘,卻有這首歌,替我們喊出心中的控訴。憤怒、痛苦和不甘,都在這一句中。

「縱怨天 天不容問
嘆眾生 生不容問」

另一首沒有收錄在專輯中的歌曲《今天應該很高興》,寫的是九零年代初香港的移民潮,但歌曲聽來卻分外淒涼,明明移民海外,過聖誕節是很高興的事,但想起時事局勢,出走並非心甘情願,感嘆身世就再也高興不起來了。即便是當時生活優渥的港人,也都走不出這樣的無奈。 《神經》中《今天我願你們平安,阿門》是《今天應該很高興》的旋律,樂曲的背景聲音,幾乎難以分辨究竟是鼓聲還是槍聲,點名了整張專輯的主題,而這句祝福是送給誰的,也十分明了。

1992年,Beyond推出第八張專輯《繼續革命》,其主題曲《長城》以古諷今,長城不再是保衛邊疆的軍事設施,而是隱喻一個封閉的國度,包圍的不只是國土和人民。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迷信的村莊
神秘的中央
還有昨天的戰場

事實的真相被遮蓋,人們的慾望和理想也被禁錮,大眾是迷信的,中央是神秘的,而最後那「昨天的戰場」指涉的不是籠統的概念,而是一個已經不能再提起的日子和事件。

「朦著耳朵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長城的隱喻,正是皇帝的新衣,那個地方那一天那其上的人,都假裝不知道,假裝聽不見。也許Beyond也想不到,今日的 The Great Firewall 讓這首歌不像是回溯過去,而是在預言未來,又「千秋的詛咒何時作罷」。

《歲月無聲》原是麥潔文的一首情歌,不過Beyond以搖滾風格演繹之後,卻更為出名。「淚眼已吹乾無力再回望」、「白髮已滄桑無夢再期望」所表達的整首歌曲的無望似乎適用於許多情境,不過作詞劉卓輝某次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黃家駒在創作這首歌曲的時候,是寄寓了特別的情感,尤其是「可否不要往後再倒退」,大約正是說出了他內心的懇求與盼望。

2009 年環球唱片推出一張精選集《田》,監製稱,這是一張「慘情歌」的合輯。而其唱片要說叫《田》也不合適,不如說是一張無名專輯,只是封面是黑底上一個紅色的田字格。

另外又附上同樣黑底紅字的不干膠紙,聽眾可以撕下來,站在田字格內自組封面。

機靈的聽眾一下就領悟到,這些字的組合可以有「薪火相傳」、「民主萬歲」、「自由萬歲」等等,更敏感的就請各位自己意會了。

專輯歌單如下:

1 四海一心 / 梅艷芳
2 你知我知 / 譚詠麟
3 人間道 / 張學友
4 漆黑將不再面對 / 盧冠廷
5 破曉 / 林憶蓮
6 歲月無聲 / Beyond
7 天問 / 達明一派
8 一切為何 / 太極
9 媽媽我沒有做錯 / 夏韶聲
10 不死鳥 / 鐘鎮濤
11 焚心以火 / 葉蒨文
12 國旗 / 林子祥
13 我未能忘掉你 / 盧冠廷
14 未平復的心 / 王菲 黃貫中
15 問青空 / 黃凱芹
16 長城 / Beyond
17 舞吧舞吧舞吧 / 黃耀明

其中有些歌曲前文已經提及,而有些雖則看來無關,不過專輯歌詞內頁特別對某些歌詞以紅底highlight。比如林憶蓮的《破曉》,「但是我的決心沒有點滴動搖」就以紅底標出,而張學友的《不死鳥》,就有「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這兩句。

其中最令我意外的,是童年記憶《古今大戰秦俑情》的主題曲《焚心以火》,印像中,這是為電影情節而度身定做的情歌,此時細品歌詞,在這個處境之下,倒真是似乎另有所指。

焚心以火
讓火燒了我
燃燒我心
頌唱真愛勁歌
人不顧身
讓痴心去撲火
黃土地裡
活我真摯愛的歌
情濃寫我詩
讓千生千世都知我心
萬載千秋也知你心
同享福禍
焚心以火
讓愛燒我以火
燃燒我心
承擔一切結果

2011年陳奕迅《Stranger Under My Skin》中的《六月飛霜》,似乎歌名就已經點題,六月飛霜既是中文典故,又似乎另有所指。不過林夕操刀所寫的詞卻不是糾結於過去,而是反映當下現實的黑白顛倒。只有「猶如吞仙丹上月亮,誰有膽設想這世間下場」這一句,也許是我自作多情,有些聯想起了達明一派的《天問》。

六月飛霜 世界怪得誇張
誰又去決定誰正常 不知哪個有異想
未曾盡興 剩下砒霜 當配方分享
誰來斗膽講仙丹會斷腸 誰有膽去相信過激立場
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 誰說得漂亮
最可笑的 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 笑亦正常
哪一個可 發育正常

歌曲盡數香港當下社會的種種怪相,無論是消費主義,極端資本主義還是地產霸權,但更可怕的還是「人人一把口一百種真相」這一句,可怕的是是與非不分,正常與異常的界限模糊。不僅僅是伸冤與否,在2011年的當下,對於過去歷史的解說與詮釋,不正正反映了這種虛無麼?

或許六月飛霜,不只是那一日,今日依舊如此。

而要說我最喜歡的一首,卻是謝安琪的《家明》。

2014年謝安琪新專輯中的這首歌,要說歌詞,寫得嫌太直白,並不算是上乘。感人的是歌曲所寄寓的感情,在時過境遷25年之際,或許說出的是當下我們這些後人的心聲。

歌詞表面看來,講的是一位有愛情理想的青年尋找真愛而不歸,但歌名《家明》一方面似乎是香港最稀鬆平常的男生名字,而另一方面家明也代表著「國家的明天」。

時至今日,再說起前塵往事,正如謝安琪那娓娓道來委婉的音色,憤怒控訴都已經淡去,而當年的血色記憶也逐漸變得模糊,不再那麼刻骨銘心,只有一絲心酸,為那些消逝的生命,卻似乎死得無足輕重。

這時,需要的正是這樣一首歌。讓我們記起那些犧牲的少年,他們所追尋的理想,所付出的代價,還有他們未償的心願。

在這首歌曲發布之後不久,我在香港看到了同樣的一群家明,他們的熱血,他們的眼淚,他們的付出,刻骨銘心,我一生難以忘懷,包括,同樣的失敗。那群少年如同多年之前的少年那樣,踏上以愛尋找理想的路途,至今仍未回來。

但歌詞中那一句「谁愿意為美麗信念坦克也震開」,看上去真的很諷刺,可從這些新一代的少年身上,卻讓我相信,只要心存信念,總有一天,這力量真的可以大到連坦克連威權都震開。

是的,時光飛逝,可他們值得我們紀念,是因為他們用生命教曉我們「教人夢想不要去談代價」,我希望從中所記住的,不是仇恨不是鬥爭,而是在大地上,從未有人,像他們那樣,勇敢地愛。

我不知道,今日還能做什麼,對得起這段歷史,對得起自己的國人,從憤慨地無語問蒼天直到今日,我們應當做的或許不過是,了了這個勇敢的夢想家,這個普通的平凡人,那小小的心願吧。

「誰若碰到這個他 能為他 了了這小心願嗎
無力協助他嗎 也願你任由他
騎著世上最終一隻白馬」

但願,在我有生之年,我們能看到,家明,終於找到了他的真愛。

他出發找最愛 今天也未回來
途中那些細節 沒有太多的記載
但為什麼不放開 竟吊在懸崖旁邊盼待
難道信 尚有份禮物 等他去拆開

誰若碰到這個他還望可 將那美意帶回家
流落野外恐怕 太快叫他睇化
愛情電影小說也太虛假
誰若碰到這個他 能為他 了了這小心願嗎
無力協助他嗎 也願你任由他
騎著世上最終一隻白馬

他不過想要愛 差點上斷頭台
人家跌倒兩次吧 就再不相信愛
浪漫願他不要改 所信是模糊 仍肯冀待
谁愿意 為美麗信念 坦克也震開

誰若碰到這個他還望可 將那美意帶回家
流落野外恐怕 太快叫他睇化
愛情電影小說也太虛假
誰若碰到這個他 能為他 了了這小心願嗎
無力協助他嗎 也願你任由他
騎著世上最終一隻白馬

找太耐 就算找得太耐
他拒絕 未上訴 便下台
大地上 問有那位 敢這樣愛

無論你是愛他不愛他
還是可將那勇氣帶回家
時代遍地磚瓦 卻欠這種優雅
教人夢想 不要去談代價

最後即使走進浮砂
沉沒中 也會發出光亮嗎
臨近破滅一下 要是信任童話
還是有望看到天際白馬
他出發找最愛 今天也未回來
留低哪種意義 就看世間怎記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