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年那些恥辱ㅤ只會使你更強大 — 記傘運五年

2019/9/28 — 14:10

作者攝於 2014 年金鐘夏慤道

作者攝於 2014 年金鐘夏慤道

中秋登獅子山唱歌,有傳媒人的非正式調查,《榮光》登場 999 次,《肥媽》數以百次,《海闊天空》,0 次。 

各大小集會場合,「光復香港」分貝 200 ,「又唔做嘢 又唔讀書」分貝 300,「俾啲掌聲自己!」,0。

被指罵「你收咗幾多錢?」傷心。「你有大台!」傷心更欲絕。 

廣告

發夢的說服力排行榜,「對抗濫暴」只屈居第二,「是您教我和平是沒有用的」才是榜首。 

「佔中」或「傘運」是今個夏天抗爭者最不欲觸碰的恥辱柱。毫無疑問的事情。 

廣告

✽ㅤ✽ㅤ✽

一四年十二月頭,初冬之際,銅鑼灣冷清的路障終被清走。 

沒有傷心,沒有可惜,只有呼一口氣的解脫。 

一邊廂,有人沉醉於「只要改變人就是無憾的精神勝利」,沉醉於「今天我」同「俾掌聲自己」的小資情懷,為了成就浪漫優雅不惜高呼邊個衝邊個就係鬼。 

另一邊廂,有人痛恨形式主義叫喊提防左膠,更痛恨大台的了無作為,於是益友全面進場,先是三子,後至雙學,一一送上審判台。 

而所謂群眾,lunchtime 打個轉,周末瞓一瞓,打咗卡就當抗爭過,熱情過後見勢色不對就快快割咗先,企返上山食花生。 

人民鬥人民,同路人互片同路人,箇中能手共產黨看得最過癮。

那年初冬,大家內心早咗彌留,被拔氧氣一下,解脫,也痛快。 

作者攝於 2014 年金鐘夏慤道

作者攝於 2014 年金鐘夏慤道

蘊釀多年的所謂終極武器公民抗命,絲毫未動政權分毫,大家自覺底牌盡揭,縱有反水貨與旺角黑夜的零星躁動,縱觀那年寒冬之後士氣一瀉如注,民生法理,上至一地兩檢下至鉛水事件,全都靜極不思動;配合自決「壞孩子」冒起正合梁英港共何車,王牌招式打一派拉一派如斬瓜切菜,一個 DQ,再來一個釋法,要不血流披面,要不噤若寒蟬,冇咩事,我都係返屋企淘下寶上深圳飲杯喜茶先。 

自那年金鐘離別後,你講過幾多次「今時今日講政治都戇居?」

✽ㅤ✽ㅤ✽

家中牆壁,仍然放上那時夏慤道攝下的一張相。幾年來每逢初秋,總會嗅到夏慤道村的味道,然後就可惜我愛懷念的左膠上身,偷偷播起《家明》。

那年我們將屈辱帶回家。那年其實我們也將那勇氣帶回家。幾年來,都不想將相換掉,因為深信,我們總有一日會回歸。 

我猜中了開頭,這裡的人,五年後,重新出發找最愛。 

然而我猜不中結尾,很多的人,今天,也未回來。 

那些最後即使走進浮砂的家明,這個夏天,不只勸告大家不要犯下五年前的錯誤補救五年前的割席遺憾,其實大家也知道,大家正在將當年萌芽的守望,無私與堅持,夢想與犧牲等尚待拆開的禮物與童話,身體力行地一一送上。 

那年那些恥辱,只會使你更強大。 

今日我們與勝利還遠,遠未到我們應懷念之時。但今天,值得我們驀然回望五年前的某種意義,去迎接未來屬於香港的榮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