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邵善波談旺角騷亂 成因略嫌過分簡化

2016/3/17 — 18:54

資料圖片:邵善波

資料圖片:邵善波

近日,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接受《星島日報》訪問,談論他對旺角騷亂成因的看法。他認為,主因是年輕一代的經濟狀況和出路倒退,令他們看不到出路,因此籍機宣泄。他又指出,事件跟特首梁振英的管治表現無關,直言這只是有人乘機想「糟質 」特首及港府,又不認為更換特首可以解決問題。至於香港出現分離主義的問題,邵善波認為這種思想在香港長期存在,但不會有廣泛支持。

個人認為,邵善波談到旺角騷亂的成因,有其一定道理,可是不是成因的全部。無可否認,一個社會的貧富差距和社會流動性,必然會影響當地的政治穩定,傳統左派過去常說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某程度上便是這一回事。當一個社會的年青人,他們自立和工作之後,發現生活質素難以改善,甚至在通脹之下日益倒退,晉升的門檻又越來越高,購入自住單位上車之路遙遙無期,生活便會失去了盼頭,並開始出現怨氣。

然而,邵善波既然人稱「左王」,沒可能不明白「上層建築」(Überbau) 的反作用力,也是現在社會不穩的重要成因。所謂「上層建築」,可以分為兩個層面,一個是現時的政治經濟制度,一個是主流的社會價值觀。經部份建制派人士經常強調「獅子山精神」,又不斷強調上一代人奮鬥不懈、自力更生,可是他們似乎忘記了一個事實:現在的經濟環境跟過去大不一樣。在過去,雖說生活條件較差,社會上的工種多樣性,卻比現在多。讀不成書的人不愁沒有出路,既可以進工廠打工,或學一門手藝,或在街頭擺攤,可算是「行行出狀元」。

另一方面,過去不像現在市場的各個領域,都已有甚具規模的企業,創業的條件和市場環境也不一樣。更重要的是,鑒於香港近三十年來樓市十分暢旺,當中的投機活動大幅度推高了樓價,令年青人「上車」難度極大,他們自己也難以像過去一樣,靠著「上車盤」錢滾錢,繼而進一步改善生活質素。梁振英上台後一直致力解決土地和住屋問題,成因似乎也在於此。

還有一點是我們不能忘記的,現在年青人的普遍教育水平,跟過去並不一樣,致使他們不會純粹追求改善自身的生活水平。部份人在接受教育的過程,較易信奉某一種社會價值觀和政治觀,尤其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一群。當他們看不到盼頭之時,自然會從香港現行的建制,特別是政治體制中查找問題成因,並產生政治變革的渴望。這裡所說的社會價值觀和政治觀,自然是指來自西方的民主思潮。

任何一個久居香江的人都會明白,自北京經歷八九民運,泛民主派崛起開始後,民主思潮對這一代和年青一代產生了重大影響。經過二十多年的潛而默化,加上《基本法》本身的雙普選承諾,令不少人一直期盼香港能夠實行雙普選。另一方面,在沒有普選情況下的港府,以及議會內的建制派表現,實在也未如理想。當「左王」接受訪問時,也忍不住口批評,部份建制派議員「各自搞搞震」,有些人當了議員不去開會,有些人開會時睡覺,有些人開會不知何故中途離席,「每月出十萬蚊糧你都不來」,年青人會將社會問題歸咎港府或特首的管治表現,還有現時未有普選的政治體制,實屬意料中事。

總括而言,雖然邵善波將騷亂成因,或香港現在的亂源過份簡化,但鄙人某程度上也贊同邵善波所言:即使下屆即使換了特首,也未必能解決香港的問題。畢竟,貧富差距日漸拉大,社會流動性降低,工種多樣性因去工業化後大幅減少,過去「努力讀書可改善未來生活」的社會階梯失靈,土地供應短缺,樓市炒賣致使年青人上樓困難,港人在民主思潮影響下的民主訴求,現存政制下致使部份建制派議員尸位素餐,全部都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

值得一提的是,2014 年人大常委為普選特首設下篩選框架的「831 決定」,令部份港人的「民主回歸夢」破滅,也是造成今日社會局面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當然,我們也清楚知道,不管當時誰做特首,乃至未來換了誰做特首,也不可能令中央收回「831 決定」。至於成因,實在不言而喻也。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