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邵善波:終院法官選拔須政治審核 市民不認同推翻暴動分子刑期

2018/6/20 — 15:35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備受前特首梁振英重用的前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今日在報章撰文,批評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早前指「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的說法。邵善波認為,香港終院要明白,要承認自己的政治本質,終院法官選拔要經過政治審核程序,是有其道理,以保證終院法官的政治與社會價值取向,能大致與大多數市民的傾向一致。邵善波又稱,如果大多數市民常常都不認同終院判決,如終院「推翻對暴動分子」的刑期、「對同性婚姻問題的最後處理」等,與他們的價值觀有很大差距,廣大市民自然對這制度失去信心。

立法會早前通過終審法院委任何熙怡女男爵和麥嘉琳為非常任法官的議案,但立法會建制派議員指兩人支持同性婚姻,發言時一度群起圍攻。馬道立月初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上致辭時強調,法庭只處理法律問題,不考慮政治因素。馬道立又指出,有些人完全忘記《基本法》在法官任命方面,只訂明兩項才能:司法和專業才能,「法官的個人意見,不論是否與政治有關,或其他因素,都不在考慮之列。」

現為新範式基金會總的裁邵善波今日在《明報》撰寫評論文章,表示對馬道立「法庭只是處理法律問題」的說法感到詫異,認為終院的角色就是要在出現訴訟時,對這些不同權利、價值觀之間出現的矛盾,作出仲裁,就已經是政治問題。

廣告

邵善波:政治審核不完美但必須

他提到,終院的本質,就是一個要處理政治問題的法院。這「政治」當然不是指一般的黨派政治,「而是像同性戀、同性婚姻是否人們應享有的基本權利,禁止(或法律上不承認)同性婚姻與人權法和基本法的規定是否有牴觸。這些問題都不可能單在法律中找到答案。」

廣告

邵善波指出,馬道立說法背後的概念是源自英式、無成文憲法、無人權法的普通法法制,在回歸前,香港法庭不會插手政治性的取捨和裁斷,這些政治判斷應由政治機構、立法機關處理,而且又沒有更高層次的法律如人權法、憲法等。邵指出,馬道立及香港法律界不少人士都無視香港回歸中國以來法律制度的變化,他形容無成文憲法的制度,轉變成有基本法有憲制性的法律的制度,「終院法官的選拔要經過一政治審核程序是有其道理的。」

他又稱,「審核程序是希望保證終院法官的政治與社會價值取向,能大致與大多數市民的傾向一致。像所有政治程序一樣,這程序不可能是完美,但也是必須的。」

稱如「推翻對暴動分子」刑期 市民不認同

邵善波之後提到,如果大多數市民常常都不認同終院判決,如「推翻對暴動分子」的刑期、「對同性婚姻問題的最後處理」等,與他們的價值觀有很大差距,廣大市民自然對這制度失去信心。

邵善波認為,香港終院要明白,要承認自己的政治本質、面對自己的政治角色,才能正確地執行自己的責任。香港市民亦有責任、有權利認識清楚終院的性質與角色。中央和特區政府也不例外,而且責任更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