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是一場戲

2016/10/18 — 19:52

「青年新政」游蕙禎(左二)早前接獲律政司電郵,稱正入稟法院,覆核立法會授予她與黨友梁頌恆(右一)重新宣誓權利。(左一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青年新政」游蕙禎(左二)早前接獲律政司電郵,稱正入稟法院,覆核立法會授予她與黨友梁頌恆(右一)重新宣誓權利。(左一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由上星期二中聯辦向議員發話,到政府發出威嚇性聲明,其實已經預咗部份議員會更玩嘢。可能其實就係想咁。不過估唔到兩位青年新政的年輕人會俾張咁靚嘅牌政府及建制派入,張牌大可叫「支那牌」。

之後由建制派嘅議員、政黨、外圍組織、甚至新嘅鴨脷洲街坊一齊潑水,到今日動員300個所謂「歷史學者」聯署聲討,仲要加多句叫佢地放棄特區護照,其實就係暗示佢哋係當今特區不配享有公平的政治參與權。

跟住第三幕就由立法會嗰位「戀殖假愛國」主席報效國家。政府未必有權直接禁制兩位候任議員宣誓,直接禁制也可能有手尾跟。所以先由這一位主席裁決佢哋要申請至可以宣誓,博佢哋又玩嘢,自己把宣誓拉倒,自毀長城,跟著由主席裁決佢哋拒絕宣誓(今日主席講漏了口),自我DQ。

廣告

依家佢哋乖乖申請,一則聲勢衰晒,大挫支持者的鋭氣,大壯建制派的聲威。然後政府以Plan B 接力跟上,入稟法院JR主席嘅決定,禁制二人明天宣誓。這可謂開香港憲政歷史嘅先河,亦可以成為先例,可說特衰政府十九年來最具創意嘅一著。

反正動員身為公務員嘅選舉主任作主觀判斷,Screen 走部分參選人,令political screening 成為香港人以後政治及民主生活一部份咁核突嘅嘢都做得出,重有乜嘢唔做得?

廣告

正是一件是污,兩件是穢,唔好又俾我估中,今晚如果法庭嗰個官唔熟性,政府隨時係庭上提出要提請人大釋法。到時重有冇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