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是廢法惹的禍!— 失落集體談判權的代價

2017/10/26 — 18:53

本周日(10月29日),就是集體談判權廢法二十年的日子。1997年6月26日,當年李卓人以私人法案作武器,於立法局提出「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草案,並成功獲通過。但回歸後僅僅16日,臨時立法會就通過凍結條例,直至10月29日廢法,法定集體談判權在香港只存在了約四個月便告夭折。

回首過去20年,香港工人所失落的,遠遠不止是一條法例,更加是法例所賦予我們應得的「尊嚴」、「尊重」和「公平」。今時今日香港工人所承受的種種禍害,可以說,就是源於當年廢法惹的禍:

老闆改合約當「食生菜」

廣告

九七以後,香港工人先後經歷亞洲金融風暴、沙士疫潮及金融海嘯等衝撃,每次都慘成「代罪羔羊」。老闆要更改僱傭合約,不論是減人工、削福利、加工時等,僱員為保飯碗,往往都不敢Say No,只好揸頸就命。但如果有集體談判權,工會與老闆簽訂的是「集體協議」(Collective Agreement),而不是「個人合約」(Individual contract) ,資方未經工會同意而單方面違反協議,屬於違法行為,工會可訴諸法庭尋求仲裁。

人工一路無起色

廣告

回歸20年,香港社會財富不斷增長,但個餅愈做愈大,工人卻只分得餅碎。統計資料顯示,過去20年,香港人均生產總值增加近80%,但實質工資累計只增加7.8%,平均每年增幅不足0.4%。沒了集體談判權,大部份員工根本無機會跟老闆埋枱傾加薪,只能聽候公司發落。在老闆眼中,加人工自然愈少愈好,「唔駛加」仲好!

低工資長工時惡性循環

早前發生城巴致命交通意外,轟動全城,司機被揭發日做14小時休息不足,背後原因就是底薪過低,被迫連續加班「賣血」才能持續一家生計。公司營運總監一句「係佢自願」,道盡了香港打工仔的哀歌。因為失去集體談判權,工人欠缺公平議價能力,被迫捱騾仔不斷追趕吊在木棍上的紅蘿蔔。其實不單止巴士司機,各行各業的長工時狀況,往往都是源於薪金過低引致的惡性循環。

跨國財團專「恰」香港工人

香港近年經歷不少大型工潮,都是因為僱員俾人「恰」到上心口,先至迫於無奈走上梁山。當中,不少涉事僱主更是跨國企業如和黃、雀巢、維他奶及屈臣氏等等。這些跨國財團去到第二個國家投資,因人地早有集體談判法例,所以都習慣要跟工會接觸會面,並設立正式申訴渠道。但在香港,這些財團卻忽然「變臉」,視工會為「洪水猛獸」,一句「香港都無法例」就唔駛睬你。最經典例子莫過於在港發跡成為全球華人首富的李嘉誠,他去到澳洲、荷蘭、英國,甚至發展中國家投資碼頭,都要乖乖就範承認工會地位,但返到老家卻以不人道方式剝削外判工人,最後觸發持續40日碼頭大罷工。全因特區政府無能,香港工人先會被人「恰」到上心口。

工業意外死得人多

過去20年,嚴重工業傷亡事故頻頻發生,至今已奪去3729條人命。人命無價,何況是三千多個人的生命?這些打工仔只是如平常出門開工,卻從此永遠無法回家與親人團聚。現時法例雖有規定「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但承判商每每為求趕工,罔顧安全,根本沒有依照條例去做。但在地盤內主責監督職業安全的人,就是由承判商聘請的安全主任,要打工仔監察自己老闆,自然投鼠忌器。一些有集體談判權的國家,例如澳洲,工會便有權派出合資格的安全主任巡查地盤,核查資方是否做足安全設施,這樣才能制止承建商為所欲為,將利潤凌駕於工人。

*******

集體談判權廢法二十周年,職工盟將舉辦不同活動喚起社會關注,及爭取恢復屬於我們的應有保障:

 

1)   絕食行動

來自逾20位各行各業工會代表,當中有空姐、地盤工人、巴士車長、司機、飲食工人、保安員、維修技工等等,發起絕食30小時行動,及於舊立法會大樓外通宵靜坐。

時間:10月28日(六) 上午10:00至10月29日(日)下午4:00

地點:終審法院大樓(舊立法會)對出,皇后像廣場側

了解更多參與絕食的工人心聲:https://goo.gl/XVYYZb

 

2)   絕食打氣晚會

絕食者分享感受、唱歌打氣、聲援團體發言、廢法歷史回顧

時間:10月28日(六) 黃昏7:30

地點:終審法院大樓(舊立法會)對出,皇后像廣場側

 

3) 「重奪公平職場」大遊行

要求特區政府恢復九七年被廢除的集體談判權條例,將「公平」帶進每一個職場

時間:10月29日(日) 下午3:30

地點:終審法院大樓(舊立法會)對出,皇后像廣場側

遊行至政府總部

 

發表意見